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方大为 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总裁

美国的成功与中国利害攸关

2019-09-26
2.jpg
方大为先生于2019年7月9日在香港举行的“中美经贸关系:现状与前景”论坛上发表了演讲。

今天在美国,我们正目睹一场“涉及中美关系核心本质的斗争”。

中国究竟是美国的死敌,还是必不可少的伙伴?中国崛起同美国的安全与繁荣是不是先天不相容,两个国家能否同时取得成功?中国梦和美国的全球霸主教义能否存在于同一时空,还是这个世界不足以让两个国家在充分发挥各自潜能的同时和平共处?这些是当前美国关于中国辩论的核心问题。

在乔治·H·W·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亦称布什中国基金会),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立场非常明确。我们从作为当今世界最伟大政治家之一的老布什总统那里得到启示,他坚决否认中国是美国敌人的观点。相反,布什总统在2007年为这一关系提出了十分不同的愿景:“我热爱中国人民,”他写道,“我对这个世界的梦想之一,就是这两个强大的巨人不断致力于全面的伙伴关系和友谊,这将为各国人民带去和平与繁荣。”

显而易见,布什总统的中美关系愿景,同华盛顿那些美国重要部门今天对中国的普遍看法有非常大的差异。

美国政策的内容、风格和事实基础

这种差异不仅体现在美国政策的内容上,也体现在制定和执行该政策的方式上,甚至体现在对基于事实进行决策的重视程度上。

我们今天在美国看到的,是从罗纳德·里根和老布什的有限政府、亲市场、亲贸易原则的最大倒退,这是自里根1989年离开椭圆办公室以后从未有过的。特朗普总统宁愿给美国农民发放政府补贴,也不让他们从与中国的贸易中获得收入。实际上,他是在把美国的农业部门国有化。特朗普总统是在用美国没有的钱,为农民提供他们并不需要的收入。

就风格而言,特朗普总统在两种完全相反的政策立场或观点之间的摇摆不定,破坏了全球贸易的两个重要条件:一致性和可预测性。一个例子是,就在大约一周前,美国禁止与华为进行贸易往来还纯粹是为了国家安全,毫无商量余地,但到了第二天就变成贸易问题,禁令也部分解除了。这样的朝令夕改严重损害了美国的信誉,我认为,最终它也会削弱我们在一系列问题上的谈判地位。

但是,除了美国对中国政策言论的内容与风格,我发现最令人震惊的是美国当下对中国的许多说法,包括特朗普总统自己所说的东西,完全与事实不符。

特朗普总统在对华政策上犯太多错误,就是因为他的很多政策不是以事实为依据,就像一些圈子里所说的,是“显而易见的谎言”。

我们来听听这些说法,这都是特朗普总统本人或其他在对华政策上有影响力的美国人一再说的: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5000亿美元,美国进口这么多中国商品和服务,代表中国对我们国家财富有盗窃行为;是中国在支付特朗普的关税,而不是美国消费者和生产者,所以中国的钱正前所未有地流入我们的国库;中国不恰当地干预我们的政治和选举过程;孔子学院正恶意并且非法地渗透我们的校园和社会。按特朗普总统的说法,几乎所有在美国的中国学生都是间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所有这些说法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根本没有事实根据。那些所谓的事实陈述,明显而且肯定是假的。

有鉴于此,我认为,有关当前美国对华负面心态的许多迷思,存在着根本性的两点。第一,这种超级负面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也许全部)办是一种精英现象,而不是天然的草根现象。第二,我的说法可能会让有异议的人感到惊讶,那就是,这种负面感虽然在华盛顿精英中相当普遍,但实际上并不深,原因或许是很多负面感基于错误的前提,或许是人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看穿真相。也许最重要的数据是,过去20来个月,美国一直在抨击中国,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它对美国公众对中国看法的影响微乎其微。正如《华盛顿邮报》所报道的(这家报纸的中国评论可能比特朗普总统还要强硬),与过去25年一样,美国人对中国的态度仍然相当温和。

中美关系的非正常时期

正如大家都知道的,当前中美关系处在非正常时期。我们有一位共和党美国总统,有直到今年1月还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在他们的带领下,美国背离了有限政府、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原则以及美国的相对优势概念。我们这位美国总统一心只想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然而,他如今却让美国有了史上最大的对华商品贸易逆差,以及美国243年历史上最大的总体对外贸易逆差。美国政府现在采取的很多做法,正是被前几届共和党、民主党政府所谴责的中国做法,他们把中国某些最糟的做法当成最好做法来效仿了。我们的总统谴责假新闻,但他关于中国的几乎所有重要声明,都被共和党同僚、包括他自己的顾问认为不具备真实性。

我们正式进入了超现实的世界。其实,当前美中关系的紧张局势并不完全是由特朗普总统及其顾问和盟友造成的。事实上,中国对中美关系的现状也负有相当大的责任。我想在座的各位都不会反对这样一个基本的评价,即中美贸易关系的确存在着严重的不对称,互惠不足。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今天上午CNBC的采访中,我分享了这样的观点,即中国应该向美国的商品和服务开放,就像美国近几十年来对中国的商品和服务开放一样。中国在这方面还有很大改进余地。

是敌人、竞争者,还是合作伙伴

其实,我相当同意埃德温·福尔纳博士对这一重要问题的看法。我强烈反对当前美国政府的地方在于,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办法上,政府偏离了轨道,而这是危险的。把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敌人,或使其自我实现变成敌人,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最不幸的战略失误之一。

和在座的各位一样,我、我的同事和布什中国基金会的目标是尽我们所能,防止美国做出这种愚蠢的、自我毁灭的选择。在此我要补充一句,我反对现政府对中国采取的做法,不是因为它对中国不利,而是因为对美国不利。我认为特朗普总统是有责任的,不是因为他没能实现方大为的目标,而是因为他至今没能实现他自己的目标。

不过,我还是要做一个略为积极,也许稍微与众不同的总结。在关键的对华问题上,2020年总统大选将与最近几次大选有所不同。很可能在对华言论上趋向缓和,而不是充满恶意和两极分化。为什么呢?因为在我看来,特朗普总统可以是关税总统或他自己所说的关税人,他也可以连任两届总统,但他不可能两者兼得。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已经越来越意识到眼前战略政治选择的二元性。正因为如此,我相信,我们将在今年或明年初看到,目前动摇美中关系的贸易问题将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

美国人应该努力记住,中美关系存在看似矛盾的两个真相,我认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接受这种真相。这就是,中国既是美国强大而可怕的竞争对手,也是美国不可或缺的伙伴,是美国成功的重要利益相关者。认识到这两种陈述的基本真实性,我们就能够,而且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正确对待中国,让中美关系走上正轨。

中美关系当中仍然存在着能够发挥作用、实现互利共赢、政治上可持续的可行路径。为了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利益,我祈祷我们的领导人拥有远见和智慧,看清这条道路,并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让我们一起帮他们做到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