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中国在朝美关系上的外部智库作用

2019-07-22
a.jpg

2019年6月中旬,习近平主席对朝鲜进行了国事访问,这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首次访朝。这次访问是在中美贸易争端有很大不确定性、朝美对话自2月河内会晤后出现明显停滞的背景下举行的。6月底,中美首脑在大阪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双方在贸易问题上重启谈判,并且讨论了朝核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随后访问韩国期间,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进行了历史性会面,让人们看到了朝美新一轮外交磋商和政治解决朝核问题的希望。

对此,不少分析的解读角度是中美朝三方博弈,即中国希望在中美贸易战中打“朝鲜牌”,迫使美国达成协议,而朝鲜则期待打“中国牌”,迫使美国让步。国际政治中的“打牌论”经久不息,也有道理,然而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的对朝政策逻辑并非仅用“打牌论”就能解释。笔者认为,中国在美朝关系上更多是思考如何扮演好美朝的外部智库角色。

朝鲜对“美国特色民主制”的认知困难

朝鲜核危机走到今天是各种因素叠加的结果,而朝美始终处于高度不信任状态是核心原因。当然,美国政府采取的敌视朝鲜立场,试图颠覆朝鲜现政权,是促使朝鲜“拥核自保”的一个重要起因。同时,朝鲜对美国的认知及由此而来做出过激反应,也是不可否认的。笔者认为,从认知角度看,朝鲜最大的困难在于准确、平衡和理性地理解美国特色的民主制。

首先,美国两党政治下的总统选举往往会带来一时间政策立场上的“极端化”,具体表现为,候选人为了在论战中让自己的观点鲜明,会提出几乎全盘否定现任总统的政策。而对美国极度不信任的国家,往往会聚焦负面言行,不能完整地看到全貌。

第二,新总统当选后需要一段时间保持和竞选纲领的一致性,而这往往会被其他国家看成对外交承诺的背叛,从而对威胁产生错误认知。克林顿总统第二任期内,朝美关系的互动已经到了相当高的层级,2000年10月奥尔布莱特访问平壤,已经在讨论克林顿访朝事宜。朝鲜次帅李明騄访问美国时,曾邀请克林顿访朝,并承诺解决美国的一切安全关切。美国民主制的特点在于,每当政府更迭的时候就会进行外交政策评估,事实上不仅仅是外交政策的重新评估,国内政策也是一样,小布什执政后整个对朝话语体系就变了。

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其国内政治动态外溢到国际政治,极大地影响着外部对美国对外战略、外交政策及政策连续性的认知。与此同时也要看到,由于朝鲜的政治体制完全不同,又长期与美国没有外交关系,再加上国小力微,它自然会感到困惑、不懂、愤怒,从而产生过激反应,导致紧张升级。朝鲜应该更多地理解美国民主制的特点,妥善地应对美国国内政治过渡期出现的外交行为波动。如何巧妙地缓解美国的压力,利用好战略机遇期,中国在同美国打交道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可以分享。这方面中国可以起到朝鲜的外部智库作用。

美国破解对朝“认知僵化”需要中国

美国对朝鲜同样存在“认知僵化”问题。冷战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在对外认知上,美国对那些与其不同质的国家进行简单分类,将朝鲜、伊朗等定义为“无赖国家”,将索马里等定义为“失败国家”,将中国、俄罗斯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特别是对第一类国家,同它们进行外交谈判或对其减少制裁,几乎成了政治不正确的事。这种政治上的禁忌,造成美国对朝核问题谈判往往无法全心投入。朝核问题的最终解决需要朝美实现关系正常化,以及朝鲜融入国际社会和地区经济社会网络,而这个过程需要分阶段、同步走。朝鲜在核问题上做出承诺与行动,需要与减少对朝制裁和朝美关系正常化谈判同步进行。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总统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非常规美国领导人,是唯一与朝鲜领导人见面的在任美国总统。然而,他在对朝政策上突破的最大障碍,则是美国国内已经形成的偏见和认知。

朝美没有外交关系,经济往来为零。中国则是主要大国中最了解朝鲜的国家,也是关系最紧密的国家,中国给美国的建议对特朗普说服其国内反对者很有帮助。中国国务委员王毅近期对媒体透露,习近平主席在大阪与特朗普会面时提出适时缓解对朝制裁,这实际上就是中国在发挥美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外部智库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