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东晓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

中美需重新确认维护世界经济体系稳定的共同利益与责任

2019-07-17
a.jpg

中美关系已到了一个何去何从的关键十字路口。目前左右这种关系发展的驱动系统令人担忧。比如,过去几十年里在双边关系中发挥“压舱石”作用的经贸关系,已经成为当前中美之间分歧和紧张的一个最突出的动荡源。尽管刚刚结束的大阪G20峰会上,中美两国领导人同意重新启动贸易磋商,暂时刹住了双方再次迎头相撞的势头,但经贸领域的摩擦升级只是当前两国关系紧张的一个方面,更令人担忧的是中美之间在过去几年里日益加深的不信任感甚至敌意。

从美国方面看,过去两年华盛顿对华政策的主流意见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被美国官方定位为美国主要的“战略对手”,是美国创立和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的主要“修正主义国家”。许多美国观察家因此认为,过去几十年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美国对华政策需要改弦易辙。在此背景下,与中国“脱钩”这种极端主张也在美国流行起来。

从中国方面看,尽管目前北京还没有公开提出一套全新的对美战略,而是强调要保持战略定力,但北京认为必须做好准备,应对美国可能全面阻扰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不过,中国方面对究竟怎样调整对美政策也存在不同意见。一些中国学者认为,这轮美国对华政策变化主要是美国国内经济、社会矛盾加剧的表现,美国历来有夸大外部威胁来转移国内经济社会矛盾、重新凝聚国内共识的传统,因此主张中国不必以牙还牙。还有不少中国学者认为,作为霸权的美国必然会对快速崛起的中国实施战略打压,这是国际政治中大国兴衰的历史规律,因此中方不应对美国放弃对华遏制政策抱有“幻想”,而是要对美国实施更强有力的战略反制。

中美关系的确无法回到从前,同时我们还很难确定当前中美两国的政策及互动究竟会把中美关系带向何方。尽管我们很难想象未来中美之间可能爆发热战的情景,但是双方的战略互疑不断加深,经贸摩擦和科技领域的竞争也已经升级到“贸易战”、“科技战”的程度。这些证据似乎都显示中美至少在科技领域正加速分道扬镳,不少人也开始讨论中美关系是否进入了“新冷战”。

如果我们讨论当下的中美关系仍然仅从霸权争夺、意识形态冲突等传统语境出发,甚至用“文明冲突”的宿命论来指导政策,那么这是对时代特征的严重误读。在全球化、信息化和多极化的大背景下,仅就经济和科技联系而言,中美两国已经深度嵌入一个高度关联、相互依存、同时日益脆弱的世界经济体系之中。中美两国之间经贸和科技联系的部分转移和脱钩固然可能,但让这种联系全面脱钩,将使中美两国长远利益乃至整个世界经济体系承受灾难性后果。

刚刚结束的G20大阪峰会发出了些积极的信号。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领导人表示要继续加强合作,推动世界经济良性增长,共同建设自由、公平、非歧视、透明和稳定及可预期的贸易和投资环境,同时表示要加强数字经济领域的创新合作,实现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对中美两大经济体而言,至少有三个方面问题急需两国进一步加强政策协调与合作,同其他利益攸关方一道,共同维护世界经济体系的稳定,强化应对各种风险和破坏性力量的韧性。

一是如何管理数字经济创新对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潜在的巨大冲击。G20大阪峰会宣言指出,要密切关注数字经济域“加密资产”(如数字加密货币)的发展态势,对其现实及潜在风险保持警惕。特别是随着Facebook联手其他数字经济巨头发布数字加密货币Libra,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将面临多重的巨大冲击。正如曾是Facebook联合创始人的克里斯·休斯撰文指出的那样,一旦Libra发行成功,它有可能根本改变目前主要由各国中央银行控制货币发行的国际金融体系,尤其将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金融小国、弱国的央行控制能力造成根本性破坏,进而冲击整个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切不可等闲视之,各国央行包括IMF等国际金融机构要加快合作步伐,尽早制定相应的监控和管理机制,防止系统性危机爆发。

二是如何平衡国际科技领域合作与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人类科技历史的发展轨迹表明,人类创造信息的能力是决定人类利用能量的水平,从而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最重要动力。近现代以来,人类之所以在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创造出的知识总和超过了自文明开始以来的所有时代,就是因为人类掌握和创造信息的能力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包括各国科学技术工作者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能更有效地相互交流,并开展跨国合作。根据中国政府的数据,从2000年到2014年,中美两国在科技领域合作论文的数量从5000篇增加到55000篇。2012年到2015年,中美双方科研合作项目数量增加了80%以上。今年G20大阪峰会的一个主题是讨论如何为“数据的自由而有序流动”设定国际规制,这也是主要经济体领导就当前数字经济时代如何保持数据和信息的流动,以及同必要的国家安全等目标保持平衡的一次重要讨论。总之,中美作为世界科技进步的两大主要力量,要与国际社会其他成员一道,在推动国际科技合作和人类知识信息的创造,以及维护国家安全这两个目标之间找到平衡点,形成国际社会新共识,防止过度割裂信息和思想的有序流动交换阻碍科学发现和科技进步,影响人类福祉。这是中美两国领导人和有识之士的共同责任。

三是如何管控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武器化风险。当前,一国为了实现其对外政策目的,单方面过度使用经济制裁、加征关税、限制贸易等手段,或者利用自身在国际金融体系的强势地位,用国内法对第三方经济活动进行长臂管辖的趋势愈演愈烈。国际社会日益担心金融、货币、贸易工具武器化趋势将严重削弱人们对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体系稳定性和可预期性的信心。如何防止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武器化的上升风险,尤其如何防止其滥用从而减少这种“大规模破坏性武器”对世界经济体系长久的负面影响,包括中美两国在内世界主要经济体需严肃对待,加紧制定国际规则来约束这种趋势。

中美关系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关口,需要我们重新审视中美两国面临的共同利益和挑战,重新明确我们维护整个世界经济体系稳定需承担的共同责任。只有如此才能超越你输我赢的竞争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