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首脑大阪会晤

2019-06-25
b.jpg

G20峰会将于本月底在日本大阪举行,预计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将在参会期间举行会晤。近日,美中两国经贸谈判团队已经开始恢复接触,为首脑会晤做准备。距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和中国副总理刘鹤的上一次会面过去六个多星期。国际社会期待,中美经贸谈判能再次尽快走上正轨。

显然,举行此次首脑会晤,美方的热情程度远比中方要高。经过历时一年多的谈判,北京如今对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的诚意深表怀疑。特别是,去年12月中美首脑阿根廷会晤达成的共识已被美方破坏。当时特朗普表示美方愿同中方通过协商增进两国合作,并就双方存在的问题积极探讨对双方都有利的解决办法。

然而,美国接下来对中国实施的“极限施压”策略只是为了让美国赢,而不是实现互利。近日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声称,美方不想要一个“平衡的”协议。美国的极限施压不仅没有让中国屈服,反而激发了中国奉陪到底的决心。从近期中国官方媒体释放的信号可以看出,中国领导人已经准备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最坏情景。

在6月18日与特朗普的通话中,习近平表示,他在大阪首脑会晤期间希望“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根本性问题交换意见”。不难看出,中国方面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意图正在发生影响深远的消极变化,美国近期的种种恶意行动显示,华盛顿正在把中国当成一个“准敌人”而非“竞争者”。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和政治资源与美国达成经贸协议,因为美国的目标不是确保美中经贸关系稳定,而是要“击败”中国。

已经宣布竞选连任的特朗普正在为他的错误和鲁莽政策付出代价。他不顾欧洲盟友反对,决定撕毁伊朗核协议,并肆意威胁德黑兰。伊朗近日击落侵入其领空的美军无人机后,特朗普却临时叫停了他本人已经批准的报复攻击行动。这实际上反映了特朗普政策行为模式的特点:动辄对他国进行极限施压,但对恶意言辞和行动的后果估计不足。正如伊朗外长扎里夫所言,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可能在房地产市场有用,但在与伊朗打交道方面并不奏效。

虽然经常采取令人不屑的大胆行动,但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的成就乏善可陈。美国和伊朗陷入爆发战争的边缘,与朝鲜实现缓和依然遥不可期,对委内瑞拉的政权更迭日益受阻。实际上,特朗普迫切需要一份与中国的经贸协议,这对美国国内的经济健康状况以及他自己的竞选连任至关重要。

特朗普就美国的经济状况提供了一系列假新闻,他对贸易战好处的吹嘘正在成为笑话。据6月13日《华尔街日报》报道,对经济学家进行的最新月度调查显示,近73%的受访经济学家预计特朗普政府关税政策带来的任何长期利益都不足以抵消对美国经济的短期伤害。经济学家预测未来12个月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达30.1%,为2011 年末以来的最高水平。换言之,如果贸易战继续打下去,美国经济在2020 年下半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加大了。

美国企业对贸易战的反对和担忧,在近日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举行的系列听证会上再一次得到集中体现。面对特朗普政府对剩余3000亿美元输美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参加听证会的美国企业大多表示,除了中国,它们在服装、电子产品和其他消费品生产方面几乎没有其他选择,从中国以外国家采购会增加高额成本,且在很多情况下这一成本甚至会超过25%的关税负担。

此外,摩根大通CEO 戴蒙、苹果CEO 库克等数百名首席执行官也对白宫发出明确警告,担心美国的经济竞争力和就业情况遭到进一步破坏。如果特朗普政府对剩余3000 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导致苹果手机生产成本上升14%,而苹果公司几乎不可能将生产线移出中国。即便在最理想状况下,苹果仅能在未来一年内将5-7%的手机生产线迁至印度。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企业华为公司进行的致命伤害,已经传导到了美国企业。芯片制造商博通发布二季度营收报告,将2019 财年预期收入下调至225 亿美元,较此前预期的245 亿美元减少20亿美元。博通方面表示,这是由于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持续发酵,以及对其最大客户之一华为实行出口限制造成的。实际上,华为的美国芯片供应商,如高通和英特尔,正私下敦促美国放宽对华为的出售禁令。

总之,在特朗普启程赴大阪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会晤前,华盛顿需要进行自我反思,尤其是要诚实地面对极限施压的尴尬结局,以及当前美国自身所处的困境。要想让中美首脑大阪会晤取得成效,根本前提在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目标需要重新校正,而不是继续被那些从心底里仇视中国的激进鹰派所误导,进而落入一味寻求“击败”中国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