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中国以及西方的中国批评者

2019-04-04
d.jpg

在中国问题上华盛顿已经形成两党共识:美国正面对一个操纵贸易的、独裁的知识产权窃贼,它对美国及其盟国构成战略威胁,理应受到惩罚。但这一共识是错的。事实上,中国的成就即使不被赞赏,也值得肯定。

最近几十年,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长和绿色创新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贡献,自从20世纪70年代末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有八亿多中国人摆脱了贫困。中国及全世界都将这一成绩归功于当局决策中的试验性措施,其特点是不断试错,不断调整。

西方普遍认为,民主选举对政府认真履行政务至关重要。与这种观点相反,中国的做法支持问责。事实上有证据表明,中国的决策是对国民和国际社会反馈的回应,领导人在获取新信息后,会纠正错误并改进过时的措施。

为这种调整提供支持的是1998年以来每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两会,即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在这些会议上,包括重要部长和总理在内的中国国务院高层官员会提交详细的报告,确认中国面临的挑战,制定继续改革开放的蓝图。

报告结果同与会代表分享,并向数千名官方代表和中外记者直播。也因此两会是展示中国决策和治理发展变化的重要窗口。

在最近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上,中国决策者权衡了对标准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反对意见,这种模式的基础是商品、资本、信息,有时还有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发达经济体及其主导的国际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扩大这种自由必然会给所有人带来更好的结果。

但是,新自由主义模式已经产生了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如环境退化、不平等加剧、出现垄断(尤其在科技领域)。在更加涉及到情感的层面,全球化和开放加剧了文化的不安全感。随着对发达经济体的做法日益失望,主张这种做法的专家和精英也越来越不被信任。

在这些焦虑下,理性的经济人演变为冲动的政治人,成为易受民族主义、部落主义、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蛊惑的代理人。其结果是贸易冲突升级,孤立主义加剧,反移民情绪高涨,而且人们基于现代货币理论等概念要求大幅增加社会开支。

对中国来说,这些动向意味着一个更有敌意的外部环境。随着经济增长已经放缓,人大和政协的决策者们把注意力放在了如何确保经济、金融和社会稳定,以及重振经济活力上。

尽管中国面临着挑战,包括高负债率和股市动荡,但事实证明中国领导人擅长确保中国继续朝着这些目标迈进。消费物价指数涨幅只有2.1%。去年增加了1360万个城市就业岗位,从而将失业率控制在5%。平均每天有1.8万多家新企业成立。中国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收入大体上保持着平衡。

这是采取全面的与时俱进战略的结果,这一战略的目标是提高生活和工作质量,减少贫困,降低小型民企的税收和监管负担,倡导绿色、创新、开放和可持续的增长。比如去年,中国将关税平均税率从2017年的9.8%下调到7.5%;新开通4100公里(2550英里)高速铁路;让1400万农民工人获得城市永久居住权;通过减税降费使企业成本减少约1.3万亿元人民币(1930亿美元)。

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将再减少2万亿元人民币的企业税收和社保负担,同时将财政赤字提高到GDP的2.8%,增加0.2个百分点,以应对贸易保护主义造成的全球通货紧缩威胁。此外,全国人大还通过了新的外商投资法,降低外国实体进入市场的壁垒,并极大改善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虽然许多西方国家牺牲经济人,讨好政治人,但中国领导人正在努力满足这两方面的需求。他们知道,忽视政治人的需求有可能导致社会动荡和分裂,但他们也知道,必须用有经济实效的手段来应对内部压力和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

不是所有决定最后都是正确的。但在中国,一旦出现错误就会立即改正。虽然这种问责形式并不十全十美,但它所创造的业绩用任何标准衡量都是十分出色的。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hina and Its Western Critics”(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