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帆 外交学院副院长

美国的历史性恐惧是必要的吗?

2019-02-01

历史上,由于地缘或国力的原因,日本、中国是很有忧患意识的国家,现在美国也变成了这样的国家。美国的恐惧来自对失去霸权的担心。美国对于霸权是十分在意的,因为美国的一系列优越感都与其霸权相关。美国认为,它有权享受与其他国家不一样的奢侈生活,在国际事务中可以例外。美国可以批评、指责或干预其他任何国家的国内事务,只要愿意。所有这些特殊的想法均与美国的霸权心态相关,而如果美国的霸权衰落或失去,它的独一无二的生活方式就将失去。这就是美国恐惧的深层原因。

美国对霸权丧失的历史性恐惧从1991年苏联解体就已经开始。那时候美国认为世界进入了单极世界,美国必须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机遇中强化自身,加大全球布局,从而使霸权得以持续。那时候的恐惧还是一种对远景的可能担心,而自2008年和2012年之后,这种担心变得越来越具体现实了。中国威胁变成美国恐惧的具象,且这种威胁不再只是一种潜在的挑战,而是变成了必须解决的战略竞争问题。

美国预设中国的潜在威胁为眼前威胁,首先是国内需要。美国国内需要外部敌人,美国的军工企业和国防开支都离不开外部敌人,美国的两党政治竞争也需要外部因素来平衡和统筹。如果说俄罗斯还只是美国的军事威胁,那么中国就被当成了美国的综合竞争对手。所谓的外部威胁还可以作为美国为自身失误寻找借口的直接原因,比如美国经济出现问题,美国的失业,美国的制造业萎缩,这些都可以从竞争对象中国身上找原因,以平息选民和在野党的压力。

还就是国际战略需要。美国实力相对下降,影响力也相对下降,在实力决定对外战略的前提下,美国应该收缩其防线,但美国的外部威胁在上升,战略竞争对手的能力也在提升,美国又必须强化对外施压。如何让美国国内确认美国需要对外施压,理由显然也是中国崛起。有趣的是,美国一方面渲染中国威胁论,另一方面又不断强调美国军力占有绝对优势。但美国对手太多,难以聚焦,这是美国忧虑所在。当美国把焦点锁定中国的时候,它会发现在全球范围内有许多问题让美国难以取舍。这也成为美国战略不确定和战略混乱的原因。美国作为全球霸权,世界上许多问题都与其霸权稳定相关,但美国已经感到力所不及,于是夸大地将这些问题与中国无端地联在一起。中国没有想谋取霸权,但美国担心霸权丧失,于是中国成了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很大成就,中国需要从这些成就中提取未来发展的信心,但并不是说中国已经成熟到可以充当世界领袖。中国不仅没有这种愿望,也没有这种能力。中国绝没有自信到妄自尊大的程度。不能把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勇于担责的义举,当成中国谋取霸权的证据。当今时代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中国尚未真正强大,而美国未老先衰,因而有一种日薄西山的焦虑。其实问题还在美国自身。

美国对自身发展真的失去信心了吗?如果中国发展模式是不正当的,不合法的,那么应该是没有前途的,美国应该没有必要担心。如果美国认为自身模式出了问题,而别国模式也有可取之处,美国通过纠错借鉴就可以了,何必杞人忧天?当然,美国承认自身不足这一点很难,但是美国为了自身发展,理应有勇气面对自身不足并加以改正。世界各国都愿意看到美国通过合理纠错的方式继续强大。压制别国是一种手段,但不是根本的手段,发展自己才是根本之路。

美国没有使用所谓国家资本主义,但美国一直在使用霸权的方式统治世界。美国是有特权的,美国是独断专行的,而中国没有这样的可能性,更不可能通过战争来替代美国的霸权。难道中国有可能仿照美国的对苏联战略使美国和平演变吗?中国从来没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