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民主党夺回对众议院控制影响几何?

2018-11-27
b.jpg

此次美国中期选举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特朗普主义与美国传统政治的较量。特朗普是凭借民粹主义获得大选胜利的。他当上总统后,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帜,继续煽动民粹主义。在外交上他“退群”,在国内则改造美国政治,首先是把共和党“特朗普化”,建制派明显屈居下风,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众议院议长瑞恩即将引退。但美国的政治传统是三权分立,是制衡。美国选民不喜欢一党独大,习惯于在白宫和国会之间保持某种平衡。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执政时期,1994年民主党痛失国会两院控制权,2010年民主党丢掉了众议院的多数。此次中期选举之前很多观察家问,在民粹主义如此得势,特朗普主义横扫美国政坛的情况下,制衡还起作用吗?还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约特朗普呢?结果,共和党失去了控制了八年的众议院。这表明,虽然特朗普很强势,传统的政治规律还是起作用的,美国选民发出了对他制约的信号。

当前美国政治的一个特点是两极化。历史上,美国两党内部是温和派占多数,两党温和派在政策主张上的差别比党内温和派与极端派的差别要小。在这种情况下,两党温和派之间容易达成妥协,形成共识,成为美国政治的主流。但从伊拉克战争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两党的温和派逐渐萎缩,极端派显著增强,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这种状况已经非常明显,以至奥巴马在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对此表示非常遗憾。

中期选举结果对独立特行的特朗普的掣肘将主要表现在美国国内问题上。

医保改革是奥巴马最重要的政治遗产,特朗普一上任就试图推翻它,但又没有什么好的替代办法。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知道此事难办,也没有全力支持,为此遭到特朗普的攻击。现在该实行的改革已经实行,特朗普要再回到改革之前是不可能了。

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民主、共和两党本来就分歧颇大。奥巴马第二任期主要是通过行政命令来实施其主张的,特朗普一上台就把那些政策废了。这个问题关系到民主党人的基本理念,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不会就此罢休。

移民是个老大难问题,奥巴马政府想实行改革,还跟国会一些共和党大佬沟通好了,但国会中共和党人的反对是压倒性的,结果改革胎死腹中。特朗普上任后出台了若干有关移民的禁令,每次都激起轩然大波。现在又面临中南美洲“大篷车”移民问题。两党在此问题上的斗争会很激烈,特朗普原先承诺的在美墨边境建移民墙的计划恐成泡影。

共和党历来主张减税,里根时期这就是两党争议的话题,民主党批评共和党是“倒转罗宾汉,劫贫济富”。特朗普已经实行了力度很大的减税,进一步推高了美国的预算赤字,他还表示要进行第二波减税。但在民主党掌控众院的情况下,新的减税就很难实行了。

民主党可能施加影响的一个重要议题是预算。民主党不赞成特朗普政府猛增国防开支,对这两年的预算案颇为不满,并认为白宫让五角大楼自行其是。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将加强对五角大楼的监督和审查,诸如军队部署、军费开支、武器研发和购置等都将成为民主党议员监控的对象,特朗普的国防开支计划将面临严峻挑战。冷战结束后曾发生过数次因为国会没有及时通过政府提出的预算导致政府关门的事件,此类情况在今后两年中恐难避免。

民主党控制众院也会对政府的外交政策产生影响。

美国的盟国体系是美国全球霸权的一个重要支柱,特朗普对此不珍惜,屡屡得罪盟国,甚至羞辱盟国。众议院会在修复与盟国的关系,包括美欧关系、美日关系、美韩关系方面采取主动。

伊核问题一直是两党的一个尖锐分歧,2015年达成全面政治解决方案时共和党就是激烈反对的。特朗普政府已经退出了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了制裁。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有可能提出这一问题,两党在国会里将先有一场斗争。

美国观察家普遍认为,朝鲜拥核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个威胁。民主党批评特朗普对朝鲜的态度轻率、多变,众议院显然会加强在这一问题上对总统的监督。

这两年来,华盛顿的建制派对“通俄门”一直揪住不放,一再挫败特朗普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尝试。民主党在众议院得势可能加强对“通俄门”的调查力度。不管调查结果如何,美俄关系的改善更是遥遥无期了。

由于两党在对华政策上已经取得基本一致,中期选举对于美国对华政策似乎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民主党人常常更注重人权问题,以后众议院中可能会在这一方面做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