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是世界的,还是世界是美国的?

2018-11-27
a.jpg

近来,中美关系紧张使许多人对两国关系和世界秩序忧心忡忡,不确定性增大。一方面,美国副总统彭斯“冷战式”讲话给人“冷战来临”的感觉,连保尔森也有“经济铁幕”之说,美国支持中美关系者大多“噤若寒蝉”,或者亦步亦趋;另一方面,美国民调显示,美年轻人对华持积极看法者较之前上升,中美贸易摩擦谈判继续艰难推进,最近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为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做准备,双边对话渠道依然敞通。

在“过去未去,未来已来”的“现实的历史”中,如何正确认识美国、认识中美关系及其与世界秩序的关系,至关重要。不管是美国还是其他国家,这里需要回答一个重要问题,即美国是世界的,还是世界是美国的?

从中美建交40年历程看,两国有合作有分歧,但合作占主流,共同利益大于分歧。两国携手推进全球化,维护国际体系和世界秩序,为世界和平与经济繁荣发挥了重要作用。中美关系之所以能经历风风雨雨而持续向好,在两国发展战略对接中找到共同点十分重要,同时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为中美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国际环境,可以说内因和外因同样重要,缺一不可。无论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推动中美经贸合作,还是中美参与“6+1”模式的伊朗核问题谈判,在六方会谈平台上合作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或是携手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哥本哈根协议》和《巴黎协定》,无不证明美国需要各国尤其是中国的合作,美国是“世界的美国”。

如今美国对华战略判断有变,遏制一手明显加强。美国及西方以埃利森《注定一战:中美能逃脱修昔底德陷阱吗?》中提到的近代历史16个大国博弈案例为依据,试图断定中美必然陷入全面对抗的“修昔底德陷阱”,而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报告似乎也在“印证”这一论断。这样的判断起码有两大错误认识:一是无视全球化时代各国特别是中美利益相互依存的事实;二是把美国置于世界之上,世界就是“美国治下的世界”,并以此俯视世界和中国的发展。

以历史和现实为纵横轴,自1648年签署《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来,“中心-边缘”国际体系惟欧洲为大,世界就是“欧洲的世界”,亚洲、非洲、拉美均为边缘地带。二战后演变成“美国治下的世界”。西方由此形成以欧洲(后来是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观。虽然70多年前建立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包含了国际关系民主化思想,但近400年的“中心-边缘”体系基本上信奉的是实力和“零和”思维。如今一些国家依然迷信丛林规则,希冀用军事经济金融力量统治世界,压垮任何对手。

殊不知在大变化、大发展、大调整的新历史时代,无论国力多强,各国都是“世界的国家”,都需要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体系。现有国际和全球治理体系给了各国和平相处、和平竞争的广阔空间和时间。而且,由于大量核武器导致“确保相互摧毁”(MAD),战争解决问题的选项可以基本排除。因此,继续拿“中心-边缘”的世界观来追求“世界是我的”,显然违背历史潮流。只有维护利益共同体,进而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各国前进的方向。

从这个角度观察美国,美国如今背离了开国之父的民主和自由思想“初心”,纠结于“帝国情结”难以自拔。这种根植于“美国例外”的西方文明优越的思维模式使美国对世界包括对中国发展的看法发生严重偏差,中美关系的“死结”也因此越扣越紧。特朗普举“美国优先”大旗,与俄罗斯全面对抗,重新制裁伊朗,对中国全面施压,与盟国关系也若即若离,导致许多地区形势和双边关系紧张,全球治理更加“无序和碎片化”。

在世界变化、动荡、调整之际,利益磕磕碰碰难以避免。如果坚持“世界是美国的”逻辑,就会四处寻找“假想敌”,假以时日“假想敌”变成真敌人,什么陷阱都可能出现。这不仅祸害美国自己,更会殃及世界。英国伯利教授在《现实的历史》(A History Of Now)中告诫美国,不要把中国想象成“升级版德意志帝国”,把中国描绘成“无处不在的威胁”是危险而不负责任的。

习近平主席说,“无论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会威胁谁,都不会颠覆现今的国际体系,都不会追求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国领导人的“三不”承诺体现了中国的“天下观”、世界观,是基于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来认识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希望美国也能摒弃旧有思维模式,认识到美国也是“世界的美国”,与中国和世界各国平等相待,合作共赢。

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中说,当今世界秩序也不会持久,因为它主要是美国秩序观的体现,缺乏被普遍认可的合法性,注定会在权力关系发生重大变化时面临危机。世界秩序的危机自然也是美国的危机。这种危机从本质上看,是美国对自我、对世界的认识有误。

现行世界秩序基于威斯特伐利亚主权国家体系,拥有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为核心的一系列全球治理制度和规则,是一种开放、扩展型秩序。目前,世界有三大问题:一是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市场效益与社会公平无法兼顾;二是广大发展中国家话语权匮乏,全球治理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脚步迟缓;三是地缘政治矛盾加深,干扰全球形成全面合作的共同体共识。世界秩序的调整势在必行。

爱因斯坦说,“我们不能以产生问题时使用的思维模式来解决现在的问题”。他讲的是研究科学,但对于研究世界一样管用。

习近平主席在出席2018年APEC峰会时明确指出,“以规则为基础加强全球治理是实现稳定发展的必要前提。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力气大,谁就说了算”。

世界不少冲突和动荡是美国诉诸武力、滥用霸权造成的,肇因是“世界是美国的”逻辑。难道现在还要用同样的思维逻辑,靠武力和霸权打压“对手”来维护“美国的世界”?对国际社会来说,这样做很可能形成亨廷顿所说的“真正无助无望的社会”。

事实是,旧的世界秩序维持不下去了,旧的思维逻辑行不通了。由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引导的新世界秩序是大方向,以“美国例外”为基础的“美国的世界”其实已经难以为继了。美国仍将是世界强国,要维持其强国地位,正确的选择是“世界的美国”继续与中国和其他各方合作,共同加强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逐步推进新旧秩序的平稳转换。惟有包容才能共存,惟有合作才能共赢,惟有开放才能发展,惟有和平才能繁荣。这些应当成为新世界秩序的基本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