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彭斯的中国政策演讲没有自圆其说

2018-10-19
b.jpg

美国时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对华政策发表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演讲。美国方面在一周前就已经为此次演讲做了预告,声称演讲将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定调。中国方面担心演讲会给已经高度敏感的中美关系增加负面情绪,甚至让国际社会认为中美之间的“新冷战”已经不可避免。从彭斯演讲的内容来看,这次演讲更多出于美国国内政治目的,有意将中国作为特朗普民意支持下降的替罪羊。

演讲汇集了近年来美国国内对于中国的不满、猜疑和误解,给中美关系留下了更多的困惑。如何理解这些困惑很可能将决定着中美关系的未来。

第一个困惑是演讲没有说明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根本逻辑。演讲以“特朗普对华政策”为题,但是演讲的绝大部分内容与中美之间的互动无关,而是关于所谓的中国干涉美国内政问题。相对于两国在经贸和军事领域的诸多问题,“中国干涉美国内政问题”只是一个新近出现的、仍具争议的话题,在中美关系中所占的分量很小。这种问题如同中美两国之间出现的若干突发性危机一样,不足以决定中美关系的基本价值取向。演讲没有解决美国对华政策的根本性问题,即美国如何与中国建立一个可持续、对美国和世界和平有利的关系。彭斯在演讲中称,希望与中国建立建设性关系。如果说这种关系是以美国通过贸易、外交、军事等领域施压来“改造”中国为基本手段,那么这显然并不是建设性关系。这种做法只会加剧两国之间的对立和敌意,最终演变为不可逆转的螺旋。

第二个困惑是演讲并没有证实中国如何干预美国内政。彭斯在演讲中提出了很多所谓中国干涉美国内政的证据,例如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美国30多个电台播放对中国友好的节目;在美中国留学生建有联合会;中国试图分化美国商界、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在中美经贸摩擦上的团结等等。但是,彭斯所列举事例带有明显的政治偏见。运用商业渠道在他国投放有利于本国国家形象的宣传片是一种国际惯例,属于软实力宣传的范畴,美国同样试图用“美国之音”等媒体对华宣传。在美中国留学生的结社自由应当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和美国政府的接受。而美国商界、地方政府与中国各级政府的互动,多数并非是由中方主动发起,而源于美国地方政府对特朗普极端贸易政策的忧虑。美国的联邦制和选举制度给了地方政府和各种利益集团充分表达其诉求的权利,这种权利是美国之所以成为美国的基石。

第三个困惑是演讲让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表述更加令人费解。彭斯的演讲延续了特朗普总统在对华表述上的一贯矛盾:特朗普既希望与中国领导人建立良好友谊,又毫无忌惮地批驳中国的对外战略,将中国国内经济和社会政策描绘为可怕的阴谋。特朗普既不愿意看到中国经济遭殃,又把让中国股市大幅下跌、中国国内投资者损失惨重作为其贸易政策有效的证据。这些相互矛盾的表述损害了美国政府在中国的信誉,使中国难以确信与美国的谈判能够得到长期有效的结果。

第四个困惑是演讲提出了一个双重的公平、对等和尊重标准。彭斯认为,中美关系重新回到以合作为主的渠道需要双方以公平、对等和尊重重建信任。但是,从彭斯的表述来看,这种所谓的公平、对等和尊重标准是以中国在各方面的无条件让步为前提。美国可以随意挑战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却不准中国拥有自卫能力;美国可以增加对台湾的军事援助,干涉中国内政问题,却不允许中国在美国投放商业广告宣传本国形象;美国可以在印太地区推出大规模基建机会,却不允许中国继续推动其“一带一路”倡议。这种双重标准源于美国的优越感和“美国例外论”,这与公平、对等和尊重的精神是矛盾的。彭斯希望中国把美国视为“他同我们也一样”,但他所提出的要求却表明美国希望中国把美国称为“圣上”。

第五个困惑是演讲没有给出美国对华政策的清晰前景。彭斯称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手,希望与中国共同迎接未来。但是,彭斯的演讲并没有解决中美竞争的一些关键性问题。例如,中美关系的下限在哪里?中美之间是否需要遵守一些共同规则?中美是否应当共同避免陷入某种形式的“新冷战”?中美之间如何在当前形势下相向而行?美国希望通过怎样的机制来解决中美关系中的新问题?等等。

这些困惑表明彭斯讲话并没有给特朗普对华政策画下句点,没有标志着美国对华新共识的形成,没有预示着中美新冷战必然发生。如何看待、处理这些困惑给中美关系的未来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在积极方面,这些困惑意味着美国对华政策的良好期望并没有完全消失。彭斯所提出的问题不少是中美关系中的长期性问题,另一些则是由于政治、意识形态因素带来的新误解。中美双方仍然有可能通过澄清误解、在利益冲突问题上展开务实对话来解决大部分问题,并且将一些难以短期内解决的问题留给将来。这种将问题分解、逐一沟通、分阶段解决的方式是1972年以来两国形成的较为成熟的模式。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双方也有机会通过沟通寻找共同利益和创造新的合作机遇。中国官方对于彭斯讲话的回应已表明,中国没有放弃与美国建立建设性关系,不希望让当前中美关系的紧张局面放任自流。

在消极方面,这些困惑意味着美国方面仍然有可能采取更单边的措施来表明美国对华政策的有效性。由于美国缺乏通过中美良性互动的方式解决中美关系诸多问题的意愿,美国更可能采取一些突发性、可以持续升级的措施来逼迫中国让步。这种政策不仅将像“中美贸易摩擦”一样给两国关系带来超预期的消极影响,也可能给世界和平及美国经济带来反作用。除了少部分对华有深刻偏见的人士,没有人希望中美完全决裂和走向全面对抗。这种结果也将标志着特朗普“良性大国竞争”世界观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