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黄岩岛依然困扰中菲关系

2018-07-11
1.jpg

黄岩岛争端就像一个旧的、仍未愈合的伤口,不断困扰着中菲关系。过去一个月,关于菲律宾渔民在有争议的黄岩岛持续被骚扰的报道,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搞好对华关系的愿望面临着严峻考验。

6月初,菲律宾主要媒体GMA电视台播放了一段据称是中国海警对菲律宾渔民进行恐吓勒索的视频。一位被采访的心灰意冷的渔民诉苦道:“难道我们(现在)成了中国的奴隶吗?”他批评杜特尔特政府没有站出来与这个亚洲强国抗争,任凭孤立无援的渔民受中国准军事力量的摆布。“我们的政府好像(对这种形式的侵略)没有什么行动。”

接下来的几周里,菲律宾政府和北京为防止出现外交危机做出了不懈努力,它们向菲律宾渔民和广大民众保证情况会得到控制,并且肇事者将被追究责任。

然而,政治反对派成员和主流媒体利用这一机会,公开质疑杜特尔特在南海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的明智性。事件突出表明,这位菲律宾总统主导的菲中两国最新和解是相当脆弱的。

永远的导火线

早在2009年,马尼拉就批准通过2009年菲律宾领海基线法(第9522号共和国法案),试图使其海上主张与现代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保持一致。根据新法案,黄岩岛(以及菲律宾在南沙群岛有主权主张的其他岛礁)被列为该国领土的一部分。

在他加禄语里被称作帕纳塔格礁的黄岩岛,在菲律宾语里也被称作巴约的马辛洛克,这反映自从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以来,菲律宾对这一岛礁就有主权主张。黄岩岛距离最近的菲律宾海岸仅130多海里,是三描礼士省沿岸大量渔民的传统渔场。

正如菲律宾著名海事法专家杰伊·巴汤巴卡所说的,从西班牙殖民时代,一直到美国占领、独立后和冷战时期,菲律宾都对黄岩岛行使着持续有效的主权。

快到20世纪末的时候,菲律宾甚至考虑在岛礁上建一座灯塔和基本设施,以强化其主权主张。但是,由于担心与其他邻国特别是中国的潜在外交争端,该计划被搁置了。

北京把这处岛礁称作黄岩岛。中国对这个有争议岛礁的主权主张至少可以追溯到13世纪。中方坚持认为,从北边的西沙、东沙群岛,到南边的南沙群岛,再到东边的黄岩岛,它对整个南海的争议岛礁都有“固有的、无可争辩的”主权。

但直到21世纪下半叶,中国才开始有效控制黄岩岛。2012年,菲律宾军舰拘捕越界进入岛礁的中国渔民,一支中国海监船队与之发生对峙,这使菲律宾和中国陷入长达数月的危险僵局。

在愚蠢地达成“脱离接触”的协定之后,菲律宾撤回了它的军舰,中国海警则开始对有争议的黄岩岛实行长达数年的事实占领。作为回应,菲律宾将中国告上海牙仲裁庭,从而引发了长期的外交隔阂和相互指责。

回到未来

然而,杜特尔特上台后呼吁用外交方式解决争端,淡化了2016年仲裁庭的裁决。该裁决对中国限制菲律宾渔民进入黄岩岛一带海域进行了谴责。按照最终裁决,黄岩岛一带海域是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多个国家的“传统渔场”。

杜特尔特于2016年底访问中国后,两个邻国通过谈判达成了一项非正式协议。根据协议,菲律宾渔民被允许在最小限制下到该地区捕鱼作业。菲中两国还讨论了联合巡逻的可能性,以及在该地区建立海洋保护区,保护海龟和巨蚌等濒危物种。

不过到目前为止,在这方面并没有任何正式的协议。让菲律宾人惊愕的是,中国继续对黄岩岛行使着有效管辖。因此,菲律宾渔民被迫用宝贵的收成交换中国海警的过期面条,这样的消息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

在马拉坎南宫总统府的记者会上,一位渔民抱怨说:“每次中国海警从菲律宾渔民这里得到鱼,他们就用面条、香烟甚至水来换……我们不想这样,但又不得不接受,因为他们在那一片海上有权有势。”

对此,菲律宾临时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呼吁杜特尔特政府根据国际法正式投诉中国。他表示:“我们可以要求赔偿我方渔民的经济损失。如果我们想保护自己渔民的利益,就应当采取这样的行动。”

在公众压力不断加大情况下,菲律宾外长艾伦·彼得·卡耶塔诺表示,政府正在“采取一切外交行动”反对对菲律宾渔民的伤害。而中国驻马尼拉大使赵建华则不断淡化这些事件,把它们称作孤立的案件,并许诺会处罚犯错误的中方人员。

不过,如果中国决定收回黄岩岛,并像在有争议的南沙、西沙群岛那样部署武器装备和设施,那么菲律宾的大规模抗议,就是两国政治关系的预演。正如菲律宾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所说,那是“不可接受的”。一个潜在的游戏规则改变者,有可能彻底毁掉杜特尔特主导的蓬勃发展的菲中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