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何“特金会”有可能在蒙古举行?

2018-04-23
d.jpg

据一些可靠的媒体上周报道,来自美国政府的非官方消息称,蒙古的乌兰巴托最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备受期待的双边会晤的地点。最先报道消息的CNN说,美国和朝鲜的情报官员已经开始就准备事项进行磋商,乌兰巴托看来是最有可能举行会晤的中立地点。预计会晤将于5月下旬或6月上旬举行。随后,韩国也确认说双方正在进行磋商。

计划中的对话将以朝鲜半岛的核裁军问题为中心,这是对全球利害攸关的重大而且一直在持续的安全风险。2017年朝鲜加紧核试验,挑衅性地发射飞越日本的导弹,并表现出它有能力用可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打击美国的大部分地区。

虽然对话的时间和地点尚未确定,但如果由蒙古政府扮演对话的东道主,那么,这将是这个位于中俄之间的内陆国家走出的重要一步。近年来,蒙古十分重视自己在高级别对话中的中立仲裁者形象。除了朝鲜和日本之间的双边会谈,它还举办了名为“东北亚安全乌兰巴托对话”的朝鲜核问题多边会谈。

很少有双边会谈比美朝领导人之间的对话更重要或具有潜在的历史意义。这二人曾经激烈地隔空对骂,为紧张的地缘政治增添了戏剧性。去年,特朗普和金正恩投身于幼稚而危险的推特战,特朗普吹嘘他核“按钮”的份量,金正恩则把特朗普称作“老糊涂”。

为什么蒙古首都有可能成为特朗普和金正恩举行梳理分歧的会晤的首选地?对此朝鲜和美国也许都有很好的理由。

美国不可能接受金正恩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会谈的提议,这不仅是由于潜在的安全威胁,其风险还在于,世界最早的民主国家领导人的到访,会让这个独裁政权的流氓恫吓手段合法化。出于后一种原因,华盛顿肯定也不是可考虑的地方。美国宁愿会晤在与两国有稳定关系的民主国家(因此排除中国)举行,而蒙古是被悉心培养的。2016年,当时的国务卿约翰·克里称蒙古是一个“民主绿洲”,因为它四周全是非自由的政权。

同时,朝鲜也不可能让其领导人飞到新加坡、日内瓦、斯德哥尔摩或任何其他地方。一些分析人士猜测,金正恩并不拥有这样一架飞机,能安全地长途飞行,中途不必加油。而要前往其他目的地的话,加油可能是必需的。他还可能担心被击落。乌兰巴托可以经由铁路到达,而这似乎是金正恩的首选出行方式。金正恩上个月就意外前往北京,正式拜会了习近平主席。

最重要的是,蒙古是为数不多的美国和朝鲜都可以信任的国家之一,也是极少数同时驻有美国和朝鲜使馆的国家之一。朝鲜大使吴胜浩和美国在蒙古的代表曼努尔·P·米卡勒,都分别会见过蒙古总统哈勒特马·巴特图勒嘎的办公厅主任赞·恩赫包勒德,商讨在乌兰巴托举行对话的事情。

蒙古于1948年与朝鲜建交,它是继前苏联之后第二个承认朝鲜独立的国家。蒙古向民主过渡后,两国关系一度紧张,但此后趋向缓和。蒙古前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提升其国家的中立调解人角色,并曾在2013年访问平壤。

值得注意的是,蒙古政府受到过人权组织的抨击,因为它过于安享与朝鲜的劳务承包关系。朝鲜劳工在恶劣条件下长时间工作,而且要把90%的工资上缴给朝鲜当局。去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把目标对准了通过外来劳工计划支持朝鲜的国家,之后蒙古赶走至少1200名朝鲜劳工。

尽管美国和蒙古去年庆祝它们建交30周年,但美国目前没有驻蒙古国大使,这也表明特朗普和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让国务院力有不逮。也因此,目前美国还没有一位正式的国务卿能陪同特朗普总统一道完成这次可能的行程,尽管前中情局局长迈克·蓬佩奥未来几周内有望得到参议院的认可。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是蒙古重要的“第三个邻居”,向它提供大量外援,以期平衡蒙古对其两大邻国的依赖。美国每年都会参加像“可汗探索”这类在蒙古举行的联合军演。

高调的美国领导人在对该地区进行访问时,一直重视访问蒙古。前国务卿约翰·克里2016年曾经访蒙,之前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曾于2012年访问蒙古,2005年小布什成为第一位访问蒙古的美国总统。上月,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派他的正式代表雅•奥特根巴雅尔大使前往华盛顿拜见特朗普,并递交了国书。

那么,蒙古希望从举办对话和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中获得什么呢?中国又如何看待乌兰巴托对话的前景呢?

经济上,蒙古希望,如果国际制裁解除,贸易增加,那么更加开放和一体化的朝鲜能让蒙古在跨西伯利亚铁路沿线发挥作用。朝鲜与欧洲的贸易可以让作为沿途中转枢纽的乌兰巴托获得巨大好处,虽然目前这种可能性还极小。

政治上,这个“永远有蓝天的地方”希望提升自己的地位,成为未来地区问题谈判中的关键一员。有著名学者猜想,作为全球主义者的前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他本人非常希望蒙古能在2022年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个席位(也许那个职位会由他担任)。正是他最先在推特上建议,要把蒙古作为未来对话的地点。这些知名蒙古人士还预计,只要不过分招摇地提升自己的联络者地位,美朝紧张关系的加剧对蒙古也许有好处。

蒙古对外似乎相当低调,但它正通过适当的外交渠道来启动一切有益的对话。到消息发布时,没有可靠的报道称中国、俄罗斯或韩国等关键国家明确反对在乌兰巴托举行对话。事实上,虽然中国显然愿意对话在北京举行,但中共在《中国日报》下属《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论中,表示支持蒙古成为可能的举办国。

不存在障碍,而且,由蒙古举办对话有清晰的逻辑。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眼下蒙古最有可能被选中,成为让美国、朝鲜、韩国和中国都满意的对话场合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