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邓马克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

对朝外交失败的危险

2018-03-28
S2.jpg

特朗普总统出人意料地决定会晤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国际社会引起轰动。美国在位总统从未与朝鲜领导人直接交谈,而两个月之内特朗普将与金正恩相对而坐的前景有可能带来历史性的外交突破。

假定峰会召开,那么现在尚不清楚双方会带着什么坐到谈判桌前。不过我们确实知道,美国和朝鲜的一贯立场都很强硬,完全水火不相容。金正恩已宣布朝鲜有能力使用核武器打击美国,他有可能寻求对朝鲜是核国家的承认,同时寻求其他一系列让步,包括取消制裁、签订和平条约、实现关系正常化。朝鲜还一直谋求结束美韩同盟和美军撤出半岛。据韩国报道,金正恩表示“朝鲜会让朝鲜半岛无核化……一旦对朝军事威胁得到解决,同时朝鲜的制度获得保障,就没有理由拥有核武器”。这或许反映了他的目的。

华盛顿的要求始终比平壤窄得多,但与朝鲜的目标完全相悖。数十年来,美国始终孜孜不倦地寻求确保朝鲜全面、可核实、不可逆转地实现无核化。华盛顿一向表示愿意接受平壤的其他要求,但这要在全面、可核实、不可逆转地实现无核化之后。特朗普政府也重申了这一立场,特朗普总统本人则将怒火集中在朝鲜拥有利用核武器打击美国的潜在能力上,并在推特上表示“这种事不会发生!”

特朗普和金正恩要想成功取得外交突破,一方就必须接受它自己一贯反对的立场。最终,要么美国(明里或暗里)接受朝鲜为核国家,要么朝鲜同意全面、可核实、不可逆转地实现无核化,以换取一系列让步,就像它在从前的外交倡议中做过的那样。考虑到这场危机的利害关系及其历史,有理由担心取得这种突破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成功,也注定是短命的。

这就提出了外交失败的可能性。一个不成则败的峰会,其危险在于它有可能破裂并使一方或双方领导人相信外交手段注定要失败。事实上,一位对与朝鲜展开外交能否收效表示过严重怀疑的领导人,比如特朗普总统,有可能已经认定外交选项没有出路。如果双方领导人无法达成协议,较低级别外交官在这方面数十年来的努力也会付诸东流,而人们会断定外交手段已经用尽。

一旦外交失败,领导人会认为他们必须在两种严酷的选项中进行取舍:接受失败得过且过,或尝试使用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他不愿容忍一个可以用核武器攻击美国的朝鲜。如果断定外交手段已经失败,并且不能容忍朝鲜沿着当前的道路继续走下去,特朗普总统表示,他会倾向于军事选项。他表示:“如果制裁不起作用,我们就必须进入第二阶段。第二阶段或许是非常艰难的,对世界来说也许非常非常不幸。”

美国可以有多种方式对朝鲜使用军事力量,要么是小型外科手术式的,要么是大规模破坏性的,要么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种种。但显然,每一种选择都意味着朝鲜极有可能令事态升级和采取报复行动,这将威胁到韩国、日本甚至美国成千上万乃至上百万人的性命。

然而,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一些人仍争辩说,从长远看现在采取行动远比坐在那里看一个更强大的朝鲜如何行事好得多。这种建议的出发点是估计朝鲜仍未获得打击美国的能力,但会在“数月内”搞定它。还有一些人认为,冲突最好集中在朝鲜半岛,从而使美国的风险降至最低。这对美国盟友和生活在韩国、日本的成千上万美国人来说是无济于事的安慰。

在外交成功或失败情况下,华盛顿应考虑中国可能发挥的作用,这一点极为重要。的确,虽然北京或许对特朗普总统同意与金正恩会面感到宽慰,但他们仍然担心外交手段有可能失败。而且中国领导层担心自己在首尔、平壤和华盛顿的外交活动中被边缘化。如果中国寻求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它就不会允许地区最重要的安全问题在北京未发挥重大影响力的情况下得到解决。

鉴于中国的地理位置、实力,以及它(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左右着国际社会对朝鲜实施经济制裁的能力,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仍然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尽管北京在对平壤施加经济压力方面有重大进步,但不清楚在特朗普和金正恩取得外交突破情况下中国领导人是否还会保持这种压力。事实上,虽然特朗普政府也许想在无核化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前保持对朝鲜的经济压力,但这需要北京的合作,而北京可能并不配合特朗普政府的战略。中国领导人也许会在华盛顿认为时机合适之前开始减轻对朝鲜的经济压力,从而利用它的影响力重新参与这一进程,并向华盛顿表明与北京合作的重要性。考虑到最近冲击美中关系的地缘政治动荡,华盛顿应该认识到,北京很可能利用“施压牌”来对更广泛的双边关系施加影响。

如果外交手段失败,中国仍会回到过去,担忧美国的军事冒险主义和朝鲜的好战。这样的话,人们一定想知道,究竟要过多长时间中国领导人才会意识到他们从前的战略是失败的,进而重新调整战略方向,更直接地对抗平壤无数次的犯规,或者把朝鲜当成与美国展开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竞争的竞技场。

这样的结果只会凸显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会面取得外交成功的必要性。如果不能达成理想的外交协议,华盛顿的战略家就必须考虑其他选择,这些选择虽然远远不够理想,但至少能改善朝鲜局势,同时保留避免冲突的一线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