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尹承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冷静看待美国对华政策变化

2018-03-19
S2.jpg

不久前,美国在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宣称将其战略重心从反恐转为应对大国竞争,并将中国定为对其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和主要战略对手,随之在军事和经济领域加大了对华施压力度。这意味着美国负向调整对华政策,升高了对华遏制的一面,引起中国的严重关切和警觉。

现在中国国内及海外有些舆论过分夸大美国对华政策的负面变化及其消极影响,认为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实质性逆变,中美关系行将结束以协调合作为主的相对稳定期,进入以矛盾对抗为主的持续冲突期,两国最终将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走向冷战对抗,在南海和台海还可能发生局部军事交锋,并即将甚至已经爆发贸易战,等等。这些论调或只看现象不察实质,或见风起意危言耸听,或主观臆断昧于事实,是站不住脚的。

事实上,美国对外战略的调整不是新鲜事。在冷战结束后的第一个十年,即反恐战争爆发之前,它一直将其国家战略重心定为与大国的地缘竞逐。即使在反恐时期,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宣布结束伊拉克战争,实际上是让美国的战略重心重新回到同大国的争夺。但这并没有招致美国与其他大国发生对抗和冲突。至于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威胁和战略对手也不是从今年开始。中国在2010年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美国即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把中国视为可能挑战其世界霸主地位的主要对手。奥巴马政府随即出台“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目标就是防范与遏制中国的崛起。但现实强于愿望,美国为了国家全局利益,迄今一直把对华接触合作放在第一位,把防范遏制放在第二位。那种把现在美国对华政策负向调整极端化和认为中美爆发“新冷战”的观点,有违历史和现实逻辑,是无稽之谈。

更重要的是,推动中美关系以正向发展为主的诸多因素没有改变,甚至还有所增添。其一,在国际领域,美国仍需同中国合作。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动荡加剧。诸如核武器扩散、气候变化、国际恐怖主义、金融危机以及地区热点与战乱等全球性挑战和危机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各国均受其害,美国的力量存在和利益遍布全球,更是首当其冲。应对消解这些棘手难题,美国独力难支,必须加强国际合作,而同中国的合作是关键。现在美国在国际上日子不好过,如果离开中国的合作它的日子将更加难过。

其二,中国对美国不构成威胁和挑战。中国坚持并践行和平发展道路、和平外交政策及防御性国防政策,庄严承诺永不称霸也不谋求对世界和任何地区的主导权。这是中国的既定国策,也是中国不可改变的信念,它决定了中国不会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构成威胁和挑战。再者,中国虽然经过40年强劲发展,国力大为提升,但同美国仍有很大差距,GDP不到美国的2/3,军事科技及综合实力差距则更大。中国不会也不可能挑战美国的地位和威胁美国。美国宣扬中国威胁论不是出于事实,也不是出于认知,而是出于对华偏见和本国军工集团的利益需要。对华政策总体上务实的美国政府不会为了圆“中国威胁”和“中国是主要战略对手”这样的虚幻概念而将“遏制中国”进行到底,冒着可能引发严重不测后果的风险同中国进行冲突对抗。

其三,经济合作仍然是中美关系稳定器。中美经济关系经过40多年的快速发展,两国已相互成为对方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和重要的外资来源国。中国还是美国最大债权国,中国庞大外汇储备中大约70%即2万多亿美元是以美元形式储备,这对美国平衡财政预算、规避金融风险和危机、维系美元的世界基础货币地位至关重要。中美经济关系已成为双方整体关系的“压舱石”。双方在经济上高度相互依存,谁也离不开谁,实际上已结成休戚相关荣损与俱的利益共同体。所谓中美爆发贸易战是个伪命题,任何一方都承受不起贸易战对双方整体关系和全局利益造成的严重危害。

其四,美国新政府履职第一年,两国元首为双方关系良性发展打下了较好基础。一年中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互访与会晤三次,通热线电话十次,就重大双边和国际问题达成诸多重要共识。其中,习特海湖庄园会晤和特朗普访华都取得历史性成果,两国元首还建立了个人友谊与良好的工作关系,这对推动中美关系行稳致远起着战略性基础作用。

总之,宜客观冷静地看待最近美国对华政策的负面调整。这种调整可能对中美关系造成一定冲击,但不会使之发生根本逆转和倒退。美国对华接触加遏制并以接触为主的政策不会改变,中美共同利益大于分歧的状况不会改变,两国既矛盾又合作并以合作为主的关系格局不会改变。中美关系将在曲折起伏中继续向前向上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