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及其他关键国家挑战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2018-03-16
S4.jpg
冷战期间在土耳其的木星导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推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项横跨65个国家、前无古人的大型工程,意在建立一个欧亚贸易网络来推动该地区的经济增长与发展。通过大量对公路、铁路、发电厂、交通枢纽、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一带一路”倡议将建立六个经济走廊来支持并促进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

中国希望,这些新连通项目将为其工业产出销往新市场提供更加便利迅捷的通路,同时促进开发沿线各国的贸易潜能。这些得到中国大力支持的连通项目将增进中/东欧和南亚间的经济贸易平衡。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地区各国将如何看待中国在该地区推动自身增强影响力的做法。一些国家认为,中国这些雄心勃勃的计划旨在扩大其军事和政治影响力,正如《中国的亚洲梦:新丝绸之路沿线的帝国建设》的作者汤姆·米勒所说,中国试图“恢复自身作为亚洲主导大国的历史地位”。

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印度决定与伊朗签署租借恰巴哈尔港18个月的合约,这将建立起一条与耗资62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平行的贸易线路。印度的这一决定事实上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决策。南亚问题研究专家赵干城指出,“如果中国将瓜达尔港变成一个军事港口,我相信印度无论如何将竭尽所能在该地区遏制中国,包括利用恰巴哈尔”。

在采取措施加固防范中国扩张上,印度不是独此一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王义桅在《中国日报》上撰文指出,德国外交部长西格玛·加布里尔就提议,欧盟应推出一项反倡议,在东欧、中亚和非洲推行“欧洲标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对中国的做法表达了担忧,他认为中国在南海地区争议海域的激进行为或将对贸易产生影响。根据《外交官》(The Diplomat)杂志的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重申了首相安倍晋三于2012年提出的“钻石战略”概念,表达了日本政府“在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四国领导之间强化战略对话”的意图。

美国也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表达了关切。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支持印度反对在印巴争议克什米尔地区建立中巴经济走廊。马蒂斯说,“没有哪个国家有权定义何为'一带一路'”。此外,在谈到特朗普政府发布的首份国防战略报告时,马蒂斯说,“我们面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等修正主义大国日益增长的威胁……它们正在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外交和安全决策行使否决权”。《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一篇文章援引国防战略报告摘录写道,“中国是一个战略竞争对手,它正在利用掠夺性经济学来威吓其邻国,同时将南海地物军事化”。同时,中国寻求“将美国挤出该地区从而在未来获取全球优势”。

这些顾虑折射出美国过去十年在防务战略上的最重大转型。虽然主要的白宫官员重申,消除恐怖主义威胁依然是美国国防的首要任务,但美国国内也开始不断提出“大国竞争”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焦点。事实上,美国参议员查尔斯·彼得斯就宣称,中国试图主导欧亚的野心“与美国政策相悖”。美国代理助理国务卿爱丽丝·韦尔斯也重申了彼得斯的观点,她提出美国应向“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提供不同于“掠夺性融资或不可持续债务”的激励措施。

显然,关于“一带一路”倡议也不全都是坏消息。一些小国以及大部分欠发达国家都会从“一带一路”倡议的政策协调、基建连通、金融融合及旅游业发展等目标中获益。受制于诸如金融和政治不稳定、腐败等内部矛盾,中国的投资意味着亟需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来提振疲软的经济,建立更紧密的贸易伙伴关系,加速经济发展。随着美国大胆宣布关注该地区,这些国家几乎必然可以倚仗获取更多外国直接投资,或许还会有大量美国援助流入。未来几年或许会让人稍许联想起冷战时期。两个都拥有丰富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的竞争大国争夺影响力和主导权,而较小国家则被迫采取战略博弈,试图将与大国交好的利益最大化,同时规避选边站队可能带来的危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