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郑羽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普京可能的外交政策调整对中美关系影响几何?

2018-03-06
S3.jpg

2017年12月25日,俄罗斯目前最具有影响力的外交政策官方智库俄罗斯国际事务学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 )发表长篇研究报告《俄罗斯外交政策:展望2018》,其中一段论述特别值得关注:“在政治发展的新阶段(指普京的新任期----引者注),国际伙伴和反对者都期待俄罗斯能提出新思想、新概念,外交政策中的新观点,并重新审视其所积累的经验。”该学会是根据普京总统的指示在2011年成立的,其主席是前外长伊戈尔·伊万诺夫,总干事是著名的国际问题学者安·科尔图诺夫。由于其雄厚的政府资金支持和囊括了百余名顶级学者,该学会近年来作品连连,影响力迅速超过了1992年成立的曾经名声显赫的半官方智库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学会(Russian Council on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y)。上述关于俄罗斯外交政策将进行重要调整的婉转暗示,绝不是空穴来风。

笔者认为,普京在赢得本次总统选举之后将寻找机会实施外交政策的调整,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其一,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被占克里米亚半岛所点燃的俄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抬高了普京的支持率,同样挤压了普京政府在这一棘手问题上的政策回旋空间。此次大选获胜后,将开始普京最后一个任期,普京及其团队已经不再担心其内外政策忤逆民族主义情绪而影响选举结果。其二,目前贫弱的俄罗斯已经没有继续与美国和西方强硬对抗的资本,在持续大规模的经济制裁面前,不仅国内经济发展难以为继,而且社会稳定都难以维护。更明显的原因是,最后一个任期的普京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执政遗产和历史名声,留下一个内外焦困的局面,无法向国民和历史交卷。其三,尽管2017年经济增长指标回升到正数,但普京及其幕僚很清楚,国内经济的稳定增长没有内生动力,更重要的是本国产业技术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日益扩大,除了能源和原材料,本国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这不仅导致其国际经济地位和国际影响力不可遏止地不断衰落,也使欧亚经济联盟发展无望,独联体区域内去俄倾向加速推进,俄罗斯将日益孤立。从目前的情况看,最理想的国内改革也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比如在普京新任期内)取代制裁前顺畅的先进技术引进和较为宽松的国际市场融资条件。

就当前形势来说,俄罗斯外交政策中最可能调整也最有效果的领域是其对乌克兰的政策,其中包括克里米亚问题。因为这是目前国际事务中俄罗斯与西方矛盾最深、直接造成不断深化的长期制裁的首要领域。在其他世界热点问题上,例如叙利亚问题和朝鲜核问题上,俄罗斯的妥协与合作立场都不足以换来欧美国家解除制裁。俄罗斯可能从三个方面开始着手与美国和欧盟进行以解除制裁为目的的谈判:

第一,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乌克兰四方签订一个乌克兰中立化的国际条约。从2008年北约峰会上德法两国反对北约吸收乌克兰,以避免欧洲长期处于与俄罗斯军事对峙状态的考虑看,这一方案不难被各方接受。

第二,俄罗斯终止对乌克兰东部分裂武装的军事支持,撤出在东部的重武器和相关人员,说服东部武装领导人与乌克兰中央政府和谈。乌克兰政府则在不修改现有宪法和不损害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基础上给与东部俄罗斯族一定的自治权。显然,这是需要俄罗斯在现有立场上作出较大让步的领域。

第三,乌克兰危机中最难解决的是克里米亚半岛问题。由于俄罗斯黑海舰队驻扎于此,俄罗斯在归还半岛的问题上没有回旋余地,归还后仍旧租用军港的模式与上述第一条不符。俄罗斯最有可能采取对半岛的赎买方式。鉴于目前的经济困难,可能提出的具体解决方案是,免除乌克兰欠俄的约30亿美元能源债务,以长期的对乌无偿能源供应合同或者其他原材料供应作为赎买款项。这需要俄乌双方同时作出妥协。

毫无疑问,一旦美国与欧盟解除对俄经济制裁,将会造成美俄关系的大幅度缓和,并对当前的中美关系形成某种影响。

首先,俄罗斯与美国关系的缓和,有助于减弱西方集团关于中俄联手挑战国际现存秩序的主观感觉。有助于美国朝野减弱对中国的对俄政策和中国国际行为的猜忌和疑虑。

其二,俄美关系的缓和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相当微弱。一方面,美国对俄政策虽然强硬,但实际上在叙利亚特别是乌克兰问题上投入并不大,也就是说俄罗斯对美国国际行为的牵制和国力的消耗作用非常有限。因此客观上基本不存在俄美关系缓和后美国将用更多的力量针对中国,对华政策更趋强硬的因果关系。中美关系将继续按照自己的逻辑运行。

最后,俄美关系可能出现缓和有助于减弱国际战略形势的紧张度,有助于中美俄等大国在共同面对的非传统安全领域实施更多的合作。但这类合作基本上不会减轻美国在国际经济领域和双边经济关系中对华遏制实际上的紧张度,以及在中国南海围绕国际航道和中国声索的12海里领海权问题上中美军事对峙形式上的紧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