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朝关系真的有突破吗?

2018-03-05
S2.jpg

冬奥会带来的“朝鲜之春”结束后,一些观察人士夸大了美朝直接对话的可能。南北朝鲜对话有明显突破,是因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向韩国总统文在寅发出了举行首脑会晤的邀请。朝韩关系升温让副总统彭斯的处境变得尴尬,文在寅同金与正女士交谈时,多余的彭斯被晾在一边。为挽回颜面,他在离开韩国时表示,与朝鲜对话实际上是有可能的。这个让步为的是显示美国决定与韩国保持一致。

但美国对朝鲜的立场真的发生转变了吗?在对彭斯的一次采访报道中,《华盛顿邮报》的乔希·罗金得出的结论是“特朗普政府现在愿意坐下来与朝鲜当局对话,同时继续保持压力,用彭斯的话说就是'压力最大化与接触同时并存'。这表明美国之前的立场发生了重大转变。之前的立场是保持最大压力,直到平壤作出真正让步,只有到那时,美国才会直接与朝鲜政权接触”。在罗金看来,“白宫对不设先决条件启动谈判的概念予以认可,这是非常重要的,它为弥合华盛顿与首尔的分歧提供了真正的解决办法”。

但仔细看过彭斯的讲话后,我得出全然不同的解释。首先,彭斯并没有说美国的立场是赞成与朝鲜进行无条件谈判。其次,美国对朝鲜核武器的政策仍然是先全面无核化,然后再谈判。第三,为迫使朝鲜实现无核化,美国将继续依靠制裁的不断升级。第四,在与朝鲜打交道方面,华盛顿和首尔仍然是各行其道。

彭斯实际上的意思是:美国的政策是否改变,由你们自己来判断。关于与朝鲜对话,他说,盟国将要求朝鲜“在开始任何新的对话或谈判时”把“无核化方案摆上谈判桌,与国际社会一道采取具体措施,永久而不可逆地废止核与弹道导弹计划。只有到那时,国际社会才会考虑进行谈判,并改变今天加诸朝鲜政权的制裁”。彭斯补充说,“重点在于,压力不会解除,除非他们真正采取行动,让盟国认为它朝无核化方向迈出了有意义的一步。所以,压力最大化仍会继续,而且会不断加码。但如果你想谈,我们就谈”。

我的结论是,彭斯只是试图表现出与韩国立场一致,同时保持对朝鲜人的强硬姿态。实际上,这对任何有意义的美朝对话都是不利的,因为面对严厉的制裁和美国的各种军事压力,平壤并不打算拆除它的核武器和导弹,甚至不会把它们拿到谈判桌上来谈。我的猜测是,在平壤看来,美国的立场丝毫未变,正如彭斯所说,“最大压力”还会加码,同时附带不可接受的前提条件(“采取具体步骤废除……”)。金正恩很可能会问:“对话到底能带来什么奖励?”

即便如此,南北双方的对话仍有可能改善朝鲜半岛的战略态势。正如温斯顿·丘吉尔所说,“吵吵”总比“打打”好得多。虽然美国领导人担心文在寅政府的核对话不会有成果,而且朝鲜会在美韩之间打下楔子,但文在寅明确表示,首脑会晤必须超越对话本身。即使在核问题上没有立即取得进展,但通过恢复以往的海上边界、军事沟通、朝韩贸易投资和人员交流等协议,仍能增进南北方的共同安全。减少紧张感所具有的价值不应被低估。

美国可以做出的最重要贡献是帮助恢复多边外交,也许要与中国密切合作。一个办法是不设前提条件恢复六方会谈,并恪守之前六方会谈和南北双方的联合声明。最关键的是2005年9月联合声明蕴含的原则:“以承诺换承诺,以行动换行动”。在新一轮六方会谈中,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应提供一揽子方案,为朝鲜提供安全保证,并提出结束朝鲜战争、签署一项拥有大国(包括中国在内)担保的不侵犯条约、由NGO和政府提供实质性经济援助的提议,以此换取通过可核查机制遏止乃至最终清除朝鲜的核武库。随同一揽子计划,还应该有取代威胁的语言和行动,如美朝高层进行直接对话,美国向平壤派遣有身份的特使。这些步骤涉及面子和地位的敏感性,我们知道这对于朝鲜领导人来说十分重要。

六方会谈有个严重问题,就是它只关注朝鲜核问题。一个替代选择或许是建立东北亚安全对话机制,它解决的是广泛的地区安全问题,而核问题甚至排在最后而不是第一(见我在2011年1月10出版的《亚太期刊》第九卷第二期第二册中所写的《避免东北亚战争:一个建议》)。我们也许记得,六方会谈的最后声明曾经预想过这样一个组织。中国一些知名分析家如张沱生等也提出过类似建议。东北亚安全对话机制将发挥“熔断器”作用,在地区紧张加剧的时候打破对抗不断升级的模式。其范围也许涉及环境、劳工、贫困和公共卫生;管理领土和边界纠纷的行为准则;军事预算透明度、武器转让和军事部署;打击恐怖主义和海盗的措施;在东北亚全境或部分地区建立无核武器区;支持信心建设和对话过程本身的信任建设。六国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应当成为优先事项,美国和日本全面承认朝鲜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但会成为赢得朝鲜参与的重要诱因。

东北亚安全对话机制如何运作呢?首先,参加六方会谈的所有国家都应是其成员。如果朝鲜拒绝,该组织亦应继续开展工作,并在平壤有意加入的时候对它敞开大门。其次,它应该机制化,也许设在北京,并承诺无论地区形势如何,每年都定期举行几次会晤,同时规定任何一方在遇到危机时都有权召集开会。第三,对于召开对话机制会议是否需要各方赞同,成员国之间应达成谅解,这样可以防止由于一方抵制而无法举行会议。第四,对话机制的议程应该不受限制,成员国应准备讨论任何一方认为重要的任何问题。

东北亚安全对话机制的各方都将从稳定东北亚安全局势这一尝试中获益。朝鲜的收获是得到外交承认(从而增加合法性),并获得长期经济发展援助,主要大国还会因为它停止核武器和远程导弹试验而向它提供安全保证。

特朗普政府向来敌视多边主义,因此不太可能对恢复六方会谈或建立东北亚安全对话机制感兴趣。但这不应阻止其他各国向前迈进,就像 特朗普对TPP、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和北美自贸协定的厌恶不会阻止其他国家通过合作谋求自身利益。也许本届美国政府或2020年接替它的政府会明白,多边合作而不是单边主义有时更符合国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