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关系:对抗与合作

2017-09-05
S2.jpg

中国的崛起,西方的相对衰落和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都给中美关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近70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中美关系演变成了西方尤其是美国主导并塑造的国际秩序的一部分。如今,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相对衰落使西方主导地位被削弱,而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让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受到质疑。所有这一切对中美关系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两国会像一些人以为的那样走向战争吗?还是如许多人期望的那样发展出一种新型大国关系?

虽然有人预言说,作为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的中美两国终会兵戎相见,但它发生的机会仍然很小。首先,我们生活在核武器时代,没有哪个国家能承受一场最终有可能使用核武器的战争。而且,中国从未寻求过领土扩张。事实上,自从1949年建国以来,中国一直寻求解决与邻国的边界问题,并通过谈判成功划定了大部分陆地边界和部分海上边界。而中国将来也不可能寻求领土扩张。尽管中国对海上主权主张及部分遗留的陆上争端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但它的领土主张一向未变。

而且,自上世纪70年代重返国际体系尤其是1979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逐渐融入现有国际秩序,并与美国一样成为一个主要的利益攸关方。因此,中国并无兴趣颠覆现有国际秩序,事实上维护这一秩序对中国有利。这就需要中国照顾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愿望,以获得它们的合作。最后,虽然各国的优选项不同,但中美双方原则上共同的价值观越来越多,如和平、稳定、法治、人权和民主。随着中国日益走向现代化,两国在实践这些价值观方面的差异也会缩小。

如果两国关系不是以对抗告终,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它们将发展出一种以非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为特征的新型大国关系呢?虽然不是绝无可能,但也颇为困难。首先,中国的崛起改变了它与美国的关系。经过近40年经济快速增长,两国的实力差距已经大为缩小。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GDP在2014年已经超过美国。经济学家预计,要不了多久中国就会取代美国,成为名义上的世界最大经济体。虽然中国全面赶上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已经造成双方的焦虑。此外,两国发现很难彼此平等相待。中国日益担心美国计划围堵或遏制中国,美国则日益担心中国计划扩张领土或挑战现有国际秩序。

况且,中国的崛起导致它的身份和利益发生变化。中国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贫穷、落后、虚弱的发展中国家,但它也还不是一个富裕、先进、强大的发达国家。两者都似是而非。身份决定利益,所以中国很难界定自身的利益。例如,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国发现很难确定自己的利益所在是优先强调发展权,还是推动减少碳排放,因为它既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也是发达国家。国家利益决定对外政策,由于中国在许多问题上有双重国家利益,所以它发现自己无法实行一致的对外政策,这使它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外部世界的关系变得复杂化。

此外,随着中国崛起,其经济发展方式与美国日益矛盾。多年来,虽然引入诸多市场化改革,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却仍以国家为中心。中国政府不仅为经济发展制定、实施5年规划,还通过政策扶持和补贴有选择地促进某些产业的发展。

以往,这对中美关系来说并不成为一个问题,部分是因为中国经济落后且缺乏竞争力,部分是因为现有经济理论认为国家干预市场是不会成功的。然而随着中国经济规模与效率的增长,美国人开始愈加严肃地看待中国以国家为中心的发展方式。他们担心中国的做法会扭曲市场,牺牲美国的利益。为此他们要求中国政府放弃这种做法。最近去美国,我听到许多美国人抱怨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这个为期10年的国家规划旨在全面升级中国的产业,它由工信部起草,由国务院通过并于2015年公布。中国政府会放弃中国人普遍认为符合本国利益的经济发展计划吗?当然不可能!未来日子里经济发展方式的冲突很可能困扰两国关系。

最后,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及美国对外政策的相应改变给中美关系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二战以来,美国将它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定义为领导、塑造以及维护世界秩序。美国人认为,美国只能通过维护世界秩序来增进它的利益。也因此,美国对世界事务的参与达到史无前例的水平。

美国人很早就意识到维护世界秩序代价不菲。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保罗·肯尼迪就指出,从历史上看, 超级大国衰落不是因为它们被新兴大国打败,而是它们被维持秩序的成本压垮。想象一下,保护国际海上航道、执行WTO规则与环境条约、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都需要花掉多少钱吧。

为避免霸权衰落的命运,或尽可能推迟它的到来,美国别无选择只能尽量减少维持世界秩序的成本。概括说来,二战结束后,美国为应对这一挑战做了三件事:(1)建立了一个军事联盟体系;(2)创建了一批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机构;(3)与其他国家发展各式各样的合作伙伴关系。为回报它们的帮助,美国对其他国家作出各种承诺。总之,这让美国得以利用这些国家,并以最小成本维持国际秩序。

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或许使这一切发生改变。他力主美国通过牺牲盟友和伙伴利益来减少国际承诺,希望美国成为一个搭车者,而不是国际秩序的守护者和领导者。为此,他主张的政策是:(1)“美国优先”;(2)盟国向美国交更多保护费;(3)对等贸易;(4)双边协定。

如果特朗普得逞,短期内他也许能凭借美国独一无二的实力与别国达成更好的协议,但长期看,他的做法将破坏让美国受益匪浅的现有国际秩序,阻碍对增进美国利益来说十分重要的国际合作。

美国放弃全球领导地位对美中关系有广泛影响。一个被弱化的世界秩序可能会:(1)使中美如何处理彼此以及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更加不确定;(2)使两国更有可能爆发贸易战及其他类型的冲突;(3)使两国就日益增多的全球性挑战进行合作更加困难;(4)促使美国的盟友自主掌握本国安全,包括寻求核武器,因为这是最廉价的防御手段。简言之,它会让已经十分复杂的中美关系进一步复杂化。

一些人也许会说,唐纳德·特朗普任期有限,他离职后继任者会推翻他所做的一切。也许是,但他的一些政策也有可能保留,因为他的当选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全球化背景下美国社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的结果,是对以往历届政府政策的回应。

有鉴于此,中美关系最终有可能介于敌对与友好合作之间,并继续在有限冲突与有限合作之间摇摆。一方面,利害关系重大,双方共同利益颇多,亟需合作。另一方面,分歧切实存在,双方不信任感极强,有所行动的冲动难以抗拒。剧情将怎样展开,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国领导人管控双边关系的眼界、智慧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