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许多 耶鲁大学福克斯研究员

APA酒店事件:日本自夸史观的崛起

2017-02-09

过去几周,两位酒店业大亨频频成为全球新闻热点,但他们的言论在很多人看来荒诞得离谱。一位是新近就任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特朗普酒店帝国的掌门人;另一位是元谷外志雄,日本连锁酒店集团APA的CEO。前者斥责美国媒体充斥“假新闻”,而后者则指责中日间充斥“假历史”,并宣称南京大屠杀实属虚构。

S1.jpg

看上去,两位酒店大亨有颇多共同之处。例如,他们的装潢品味惊人地相似,都喜欢繁复奢华。美国总统的酒店不少都有标志性的金色玻璃外墙,外加五个巨大的字母“TRUMP”;而日本APA酒店则喜欢用元谷夫人的巨大肖像当装饰。身为APA酒店社长的元谷芙美子是集团形象代言人,她巨大的肖像出现在大多数APA酒店楼顶。每次我路过一家APA酒店,都会看到元谷芙美子那标志性的时髦帽子和艳丽衣服。说实话,我每次都折服于她的勇气,在日本这么一个低调的国家,穿着如此夸张自己还不觉难堪,实为不易。或许她根本不在乎,毕竟这对夫妇的财产总额达2200亿日元,年收入30亿日元。

传统智慧认为,审慎是成功商人应当具备的关键品质,但显然这两位酒店大亨打破了这一观念。在美国,上台仅仅两周特朗普就在国内闹得怨声四起,从情报机构到职业外交官都被他开罪;而在国外,他也令传统盟友和中东国家更加忧心忡忡。在太平洋的另一边,元谷外志雄则因在旗下酒店的数千个房间内摆放他自己的修正主义历史著作而惹怒了中国。

正如特朗普斥责美国媒体散播假新闻,元谷声称南京大屠杀根本不存在,纯属中国宣传机器的虚构。

这一表态引发来自中国方面的强烈批评和谴责。作为回应,APA集团在官网发布声明:“我们意识到在不同国家历史解读和历史教育有所不同,但请理解,这本书并非旨在批评任何国家,其目的在于让读者看到,以事实为基础的对近代史的正确解读。”这本书的标题是《真正的日本历史:理论近代史学II》,标题就反应了元谷的核心观点:“解读历史事件应当不受'传统'理论的束缚”。

一些元谷的支持者认为,这位商人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否定南京大屠杀也并不必然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危险的右翼民族主义者。说实话,我不反对人们传播自己的观点,人人都享有言论自由。不过,如果我们仔细审视就会发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元谷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后援会“安晋会”的副会长、日本李登辉之友理事、日本最具保守色彩的《产经新闻》爱読者俱乐部代表干事、日本航空自卫队小松基地金泽友之会会长。一些日本学者相信,这对富有的夫妇经常借APA酒会之机结交党内高层、商业大亨和自卫队高官,因此有能力在日本政坛发挥实质性的影响力。

和元谷家族相关的一起著名事件就是自卫队航空幕僚长田母神俊雄的辞职事件。在参加2008年由APA赞助的一次有奖征文竞赛中,他的论文获得了最高奖。但这篇论文和日本官方对二战的立场背道而驰,他否认日本在亚洲发动侵略战争。他还进一步认为,日本并非是加害者,而是被美国和中国用阴谋拖入太平洋战争的受害者。他也因此被迫辞去自卫队官职。

即便我们接受元谷只是在表达自己对战争看法这样的说法,也仍可对他的言论提出质疑。南京大屠杀是史料详尽的历史事件,无论是官方还是学术界对其真实性都没有怀疑。唯一的争议是死亡人数。中国政府坚持30万人遭到屠杀,在二战后成立的远东军事法庭则认为死亡数字超过20万。日本一些保守政治人物和学者主张,这一数字可能更低,约1.5万-4万人。但元谷却认为这一事件是虚构的,并且他自认为他的观点是“以事实为基础的对近代史的正确解读”。

有人认为,此番APA事件不过是充满敌意和对抗情绪的中日关系的一个新插曲。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APA事件中媒体的措辞。虽然大多数西方主流媒体,如CNN、《纽约时报》、BBC等都使用了“大屠杀”一词,但日本媒体,即便是代表日本自由派(左派)的《朝日新闻》也避免使用这一字眼,而用“南京事件”来替代。

这并非孤立现象。我对2015年二战结束70周年时日本三大报(《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所刊社论的研究显示,不仅南京大屠杀鲜被提及,一些通常用来形容日本战时暴行的词汇也几乎集体消失,例如:法西斯主义(ファシズム)、军国主义(軍国主義)、大屠杀(虐殺)、不道德的(非道な)、非人道的(非人道的な)。《朝日新闻》仅仅在纪念广岛原子弹爆炸的社论中使用了一次“非人道的(非人道的な)”这一词汇,但这个词也并非用来描述日本的行为,而是用来形容核武器。

这背后是近年来日本媒体生态的转变,《读卖新闻》这样的保守派报纸日趋壮大,而《朝日新闻》这样的自由派报纸影响力江河日下。这意味着日本对战争的集体记忆正发生更深层次和更大规模的转变,即从“自虐历史观”转向“自尊历史观”。

S2.jpg

而元谷外志雄及其好友田母神俊雄则代表了日本政治光谱中最极端的一极,他们支持“自夸历史观”。在他们看来,日本历史是“战胜者强加给我们的”,“我们必须夺回那个值得我们自豪的真正历史”。

历史从来都不中立。历史记忆不可避免地拥有不同侧面,并受到国际关系、政治风向,乃至个人经历的影响。在战后的日本,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围绕历史解读的争论从未停歇,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无疑,自虐历史观已经过时,自尊历史观的确是日本所需要的,但日本更应提防极端、危险的自夸历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