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借力中国,让美国再次伟大

2017-01-09

特朗普如今赢得大选,成为第45任总统,每个人都在为特朗普如何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承诺献计献策。他也确实有机会让政策摆脱以往的负累。在粗鲁而混乱的竞选中,特朗普表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想法。看来他对美国独自承担在世界各地的驻军责任相当厌倦,并不止一次表示要寻找办法与其他国家友好相处。

他还多次重申要把美国基础设施改造成世界一流。仔细想想,上述两点已经可以成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真正基石。

S1.jpg

基础设施投资之重要性

上世纪50、60年代进行投资的时候,美国基础设施曾是世界上最好的,但现在每个人都承认,美国基础设施急需维修和更新。这个问题已经提出过很多次,但国会缺乏意愿和共识为此拨出必要的资金。随着共和党在国会两院获得多数席位,特朗普有了办成一些事情的最佳机会。

无需置疑,密歇根州弗林特市饮用水受到铅污染,以及明尼阿波利斯的塌桥事故,都明确提醒人们改善基础设施已经是现实而迫切的问题。据美国环境保护署统计,美国需要3840亿美元投资来帮助改善弗林特这类地区的饮用水处理与配送,从而防止美国其他经济破败地区将来再上演悲剧。

美国有700座桥梁,是与明尼阿波利斯郊外塌掉的大桥同属一类。为防止高峰时段垮塌事故再次发生,这些桥梁将来都会是改造或更换对象。更新明尼阿波利斯大桥的成本超过2亿美元,因此,仅为确保这700座桥梁安全,总支出就约达1000亿美元,此外还有根据实际需要也要整修的桥梁。

特朗普在他的胜选演讲中说过,“我们将修整我们的内陆城市,重建我们的公路、桥梁、隧道、机场、学校、医院。我们将重建我们的基础设施,顺便说一句,那将是首屈一指的。我们将让数以百万计的人民参与重建工作”。

特朗普没有说明他将如何找到资金来投资。而无需忽悠公众的真正的解决方案,就是改变国家的当务之急,重新分配资源。

特朗普的“相处”外交政策

再来看看他的胜选演讲,特朗普说:“与此同时,我们会和其他国家处好关系,如果它们愿意与我们好好相处的话。我们会拥有伟大的友谊……我们会与所有人平等相待。所有人和所有国家。我们会寻求共同利益,而非敌意;寻求合作,而非冲突。”表面上看,特朗普的这一立场表明,他与两位前任的灾难性外交政策是分道扬镳的。

小布什任总统时,为实现美国的经济政治目标,采用的是新保守主义的政权更替思路。他在伊拉克更换了政权,但却以地区动荡、全球安全失控、非人道行为泛滥的灾难收场。他无力终止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到奥巴马接任时,美国已花掉数万亿美元。

其实在电视辩论中,当特朗普批评美国军事介入时,他说,我们还不如花4万亿美元(美国花在军事冒险上的钱)“来整治我们的道路、桥梁和其他所有问题,这样我们会好过得多”。

不幸的是,奥巴马没有按照人们对他的选举期待校正航向,反而继续谋求政权更替。奥巴马利用美国例外论来为他立足于干涉的外交政策辩护。

而国务卿希拉里当之无愧得了满分,因为她让利比亚更换了政权,同时由于美国一心更换叙利亚政权,而没有扼住伊斯兰圣战运动苗头,导致了“伊斯兰国”的崛起。叙利亚因此陷入战乱,成为“伊斯兰国”大本营。对于从地中海蔓延到欧洲的难民危机,她和奥巴马应该负全部责任。

对特朗普来说,不幸的是,他不能无视前任留给他的中东战乱。但如果坚守与各方友好相处的信念,他就可以避免产生更多冲突和新的地区紧张。事实上,友好相处的成本远远低于对抗。

特朗普显然已经想好如何与普京和俄罗斯相处。在中国问题上,特朗普有机会再起炉灶。布什和奥巴马都尝试使用战略模糊手段,有时作朋友,有时搞对抗。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显然基于美国必需是统治世界的霸主这一新保守主义理念,而不是基于中国的挑衅。

两个美国航母战斗群驶入南海就是一例。奥巴马政府调集舰队维护“航行自由”,这是一个伪名题,是显示武力的借口。在美国海军出现之前或之后,南海的航行从未受到威胁。

另一个例子是中国在吉布提建立补给基地。中国开始派军舰在非洲之角附近巡逻,打击海盗保护商船时,所有人都对中国的参与鼓掌欢迎。现在,中国与吉布提政府签合同,为其军舰设立补给基地,美国便发出警告。美国在全世界有近千基地,却好像因为中国的一个基地而受到威胁。大家想想吧。

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政府会发现,中国与吉布提的关系颇有启发性。中国正在吉布提建造第二大机场,扩大并改善一个新港的商用航运设施,并将提供10亿美元贷款为吉布提的其他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包括一条输水管道和一条连接邻国埃塞俄比亚的铁路。换句话说,中国对吉布提像对其他国家一样,是通过经济合作交朋友。

S2.jpg

通过对华合作取得杠杆效应

对美国来说,中国的战略并不是非赢即输,除非美国硬要这么想。奥巴马显然就有这种想法,因为他试图劝阻西方国家不要参加习近平倡议的亚投行。而其他人比奥巴马看的远,那就是,基础设施的改善不仅对受援国有利,水涨船高,其他所有人都会得到好处。

特朗普应该意识到,用经济合作去交朋友的方式与中国竞争,美国不占优势。相反,新政府应该想法利用中国。例如,中国已经是联合国维和部队最大贡献方,并允诺还会增兵。而美国一向对联合国的工作兴趣不大,特朗普也许喜欢这样的想法:让中国支付维护世界安全的账单。

美国国防预算,包括照顾退伍军人,每年接近9000亿美元。由于使用承包商等预算外支出也要算入军费开支,因此它每年的军费总支出超过1万亿美元。如果不必遏制和对抗中国,美国最终就可以收获前苏联垮台带来的部分和平红利。钱不花在军事上,就可以拿来改善基础设施。

在特朗普的竞选言论中,他曾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人为压低人民币,从美国抢走就业机会。但就像其他人指出的,最近中国对人民币的操纵其实是防止它过度贬值。指责真是够多的。

至于“工作流失到中国”,用这个拉拢选民是徒劳的。了解情况的选民都知道,制衣制鞋这类低薪工作几十年前就从美国转移到了台湾和韩国等地。现在这些产业正从中国转向孟加拉国、越南和其他成本更低的地方。这就像水往低处流。想筑堤阻拦就如征收进口税,虽然暂时让流动停止,但美国消费者会是最后的输家,他们将不得不为美国制造的产品付更多钱。

中国并没有浪费精力指责越南和孟加拉国偷走他们的工作。相反,中国致力于自动化、国内设计和创新,以便在经济食物链上提供更高价值的产品和服务。对特朗普政府来说,重点应该是如何从中国的发展中获益,而不是去阻止中国的努力。

S3.jpg

其他国家愿与中国合作

为生产更高附加值产品,中国公司成为在美国活跃的投资者,它们希望通过与美国公司的合作取得协同效应。双向协同合作,以及中国对美国的外来直接投资会增加高收入就业,这对美国本地经济有利。一些似是而非的、排外的人找借口阻止来自中国的投资,其结果将是双输。新的政府应与中国一道,支持合作大势,而不是以排外作为回应。

中国一直在世界各地推介他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一带一路”需要基础设施项目,中国有兴趣给这类项目投资,并与远近各东道国合作。合作的国家都清楚,这些项目不是暗含条件的施舍,而是风险共担,互惠互利。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在国内大量投资基础设施项目。他们也意识到,基础设施的改善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刺激经济,促进增长。一个附带好处是,他们因此得以擅长管理运营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项目。这也是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愿与中国合作并对合作结果充满信心的另一个原因。

特朗普也许不打算让中国公司接手美国的基础设施项目,这确实会引来政治热议。然而,在帮助管理部分项目时,中国可以提供切实的好处。他们在桥梁、公路、极限隧道和高铁方面的专业知识可以帮助基建项目在预算内按时完成。

不幸的是,由于当选总统破例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特朗普团队发出了关于他就任总统后将如何对付中国的敌意信号。加剧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显然,中国已经通过捕获美国一个水下装置来反击,理由是这类装置将危害“航行自由”。

明显的,特朗普受到了同一批新保守主义者的影响,他们曾为小布什和奥巴马出谋划策,并导致中东的崩溃。他们只给世界带来死亡和破坏,让美国的开支失控。但唐纳德·特朗普并不必须接受这种想法:美国通往伟大的道路在于让世界各国政权更替,在于抬高与中国对抗的赌注。如果特朗普新政府放弃怀疑和敌意,设法与中国合作,那么他将使“让美国再次伟大”向前迈进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