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时殷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预兆不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世界和中国的含义

2016-11-18

关于新近赢得美国总统竞选的唐纳德•特朗普,至少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显著特征:他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选开始,到赢得白宫总统宝座,甚或直至当今,从未对美国的宪政民主制显现过真诚的尊敬,从未对以颇大程度上的社会取向多元化和宽容为特征的当代美国传统主流价值观作出过真诚的呼应,也从未对比较开放和自由的世界经贸体制乃至更广泛的全球国际和跨国合作表示过真诚的赞许。不仅如此,严格地说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这样,他才赢得了总统竞选。他主要靠的是以与所有以上这些相悖的放纵、专横、偏狭和排外,去迎合、煽惑、聚合美国“白人草根”。他的当选,对世界来说预兆不祥。

事实上,在特朗普选胜以前,人们就可以相当强烈地感觉到某种意义上的“变天”趋向:全球政治文化正在颇为显著甚至急剧地发生朝本土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方向变更。美国特朗普-桑德斯孤立主义潮流的强劲凸显,宪政民主体制在美国许多“白人草根”选民那里遭遇的相当广泛的心理动摇甚或信念瓦解;英国经全民公投产生的令人意外的脱欧决定;比冷战后头20年远为广泛和频发的经济保护主义;欧洲国家愈益高涨的反穆斯林移民潮舆论和欧洲极右翼运动的更大的势头等等,都表现了这一趋向。不仅如此,俄罗斯普京咄咄逼人但颇得国内民心的、与西方在战略和军事上的激烈对抗态势,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的民粹主义的伊斯兰化举措和急剧集权趋势,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法外反毒、对美攻击、连爆粗口以及所有这些至今在菲律宾国内草根民众那里得到喝彩,台湾地区导致台独政党经普选大胜而执政的大众政治大变动,香港地区严重作乱的“黄伞”/港独逆流,甚或中国本身的部分显要舆论等等,都显示本土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在世界范围的风行倾向。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表明,世人自冷战结束前后至今大部分时间里大致一直熟悉的世界面临严重危险。什么是这熟悉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着绝大多数重要国家以其基本政策赞护的愈益增进的全球化,还有这愈益增进的全球化在世界各处粗略而言大致比较有益的经济效应甚或社会效应。在这个世界里,广泛地存在着相信上述两点的意识形态信念,或者说有着占显著优势的全球开明政治文化。在这个世界里,不仅中国怀抱主要出自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的自信,而且各发达国家也怀抱自信,这种自信特别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以前相当充分。在这个世界里,大国之间的关系大体而言相对稳定,而且比较互容和协调。在这个世界里,从战略心理和军事态势上说,美国不那么神经质,中国不那么激进,俄罗斯不那么不顾一切,日本不那么“修正主义”。

现在,所有这些都已改变了,或者正在显著地改变!换句话说,世人自冷战结束前后至今大部分时间里一直熟悉的世界已经大致结束,或者至少正在结束。对于中国来说,显著变弱和失序的美国和西方必然给出非同小可的战略和外交机会,但同时也会在中国自身经济和金融相对为难的时候严重加剧这一困难。还有,美国和西方的变弱和失序很可能使中国中长期内在对外战略政策上加大发力,大为进取,尤其在战略审慎近年已经显著减少之际。较具体地说,特朗普的战略安全政策和外交政策可能会给中国提供一些可以利用的机会(尽管这机会大概比中国现在许多人预料的要小,并且可能包含上面提示的风险),但这与他可能给中美经济金融关系造成的伤害相比是第二位的,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的首要挑战就在经济金融方面,而中美经济金融关系对中国经济金融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