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摆脱“美元霸权陷阱”的出路

2022-12-24
张茉楠.jpg

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呈现强势美元周期与“去美元化”浪潮并存的显著特征。近年来,美国滥用美元“过度特权”,周期性收割世界财富,频繁举起金融制裁大棒,不仅加剧了世界经济风险,也严重侵蚀了自身的国际信誉。尽管美元霸权依然强势,但根基正在动摇。

美元霸权的第一个体现:美元周期性收割全世界

美元作为全球货币,在全球支付结算、外汇交易、储备资产等方面占据绝对统治性地位,美联储成为全球的中央银行。美联储货币政策不仅主导了全球的货币政策周期,其利率的升降也对全球美元流动性产生了巨大的“潮汐效应”和“虹吸效应”。今年以来美元“涨势如虹”,美元指数突破110大关,创下20年新高。而包括欧元、日元、韩元等非美主要货币则“一泻千里”。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统计,美元对包括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在内的多种货币名义有效汇率几乎处于1994年数据公布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元周期性波动导致全球汇率市场的剧烈波动,进而造成各国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的不稳定,甚至导致国际金融危机频发,而美国则借此收割他国财富。美元一家独大以及“过度特权”已成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最大的系统风险。

美元霸权的第二个体现:滥用金融制裁大棒

回溯历史,强势美元周期往往与美元化同时出现。然而与以往不同,本轮强势美元周期中并未出现“美元化”,而是“去美元化”。美国滥用金融制裁、推行极限施压的种种行为,严重损害美元国际信用,正成为推动“去美元化”的始作俑者。根据BIS数据,目前美元占国际支付的40.4%、外汇交易的88.3%、国际债券票据的45.1%、SDR篮子的41.73%,以及全球外汇储备的59.23%。全球美元储备超过7万亿美元,短期内美元霸权地位依旧无法撼动。然而,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裂痕”早已显现,以加速脱钩美元清算系统、抛售美国国债、增加黄金储备、减少美元结算为特征的“去美元化”浪潮不断升级。

俄乌冲突及其导致的史无前例的金融制裁正成为“去美元化”浪潮的加速器。美国将金融“武器化”,不仅给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和秩序的稳定性、可靠性蒙上阴影,也彻底改变了国际金融市场的运作逻辑。国际金融市场不再遵循中立原则,主权国家拥有的财产不再不可侵犯。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结算系统等长期由美国掌控的金融系统已成为其推行单边主义的工具,美元不再是“无风险资产”,而正在变成“高风险”的国际结算工具。长期看,其对美元的国际公信力正在造成严重损害。

全球“去美元化”趋势正加速推进

美元债务货币化,以及金融制裁沦为博弈工具,导致美元霸权根基失稳。从全球范围内看,除日本、中国、俄罗斯之外,越来越多的海外债权国加速抛售美债。全球美债储备持续下滑,至今年6月已跌至两年来最低水平。10月,日本持有美债规模降至1.12万亿美元左右,创下三年来新低。中国美债持仓为9336亿美元,相比2013年11月的1.32万亿美元,累计净抛售比例达30%。值得关注的是,沙特自2020年以来,已累计抛售高达620亿美元的美债,累计抛售美债比例达35%。特别是近一时期以来,沙特加大了抛售美债力度,这主要是对前期美国对沙特实施“NOPEC法案”的回击。沙特还声称其石油交易将弃用美元以阻止 “NOPEC法案”,石油美元体系的裂隙日益加深。

与此同时,国际替代性贸易结算体系也从构想变为现实。近年来,为绕开被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支付结算系统,消除政治经济风险,越来越多的经济体正在或已经开发了独立支付系统。2019年,德、法、英三国宣布建立欧盟对伊朗的贸易结算支持机制,旨在促进非美元和非SWIFT交易,绕过美国制裁,INSTEX(支持贸易往来工具)机制应运而生。印度也已建立了用于国际贸易的印度卢比结算机制,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国际储备货币格局“去美元化”进程将进一步加快。今年以来,以色列央行开始推动外汇储备多元化,并计划将美元在其外汇储备中的比例由66.5%降至61%。巴西央行发布的国际储备管理报告显示,2021年,美元在巴西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较2020年下降5.69个百分点至80.34%,为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人民币在巴西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从上2020年的1.21%升至2021年的4.99%,为2019年人民币进入其货币篮子以来的最高水平,成为其第三大外汇资产。而首届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上,双方也达成了开展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的战略共识。凡此种种,都显示出“去美元化”进程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上都在加速展开。

“一超多强”而非“一超独大”是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方向。随着新兴经济体主权货币国际化进程推进,多极化国际货币体系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制约美元的“过度特权”。同时,国际替代性贸易结算体系的建立,也在世界各极力量对比格局中壮大了抗衡美元霸权的力量,为促进国际货币体系朝着多极化方向均衡发展铺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