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中国必须为全球创造可共享的财富

2021-03-28
沈联涛.jpg

经合组织(OECD)预计,2021年的经济将呈现出后疫情时期不均衡的K型复苏。能够在更大范围投放疫苗的富裕国家,将有能力重新开放和刺激经济。较贫穷的经济体则要竭力保护民众健康,避免发生债务危机。但老话所说的“除非大家都安全,否则没有人安全”,其重点就在于必须要让所有人享有健康、财富和自尊。一个日益繁荣的中国能够并且应该为这一努力发挥核心作用。

虽然世界银行估计,新冠疫情有可能使全球每天生活在1.9美元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增加1.5亿,但危机期间各国的亿万富翁却变得更加富有。瑞银和普华永道202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主要由于科技股的高回报,全球亿万富翁人数增加到2189人,其财富总和上升到10.2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瑞士信贷集团估计,2020年6月全球家庭财富为400万亿美元,比2000年底的117.9万亿美元增长三倍多。中国家庭财富增长迅速,从2000年占全球总财富的3.2%上升到2020年年中的占17.7%。同期,美国的占比从36.2%下降到29.4%,欧洲从29.3%下降到25.2%,而印度从1.1%上升到3.5%。然而,财富增长带来的好处并没有平等地被分享,因为几乎所有国家的基尼系数(衡量不平等程度的指标)都在恶化。

不过,尽管中国亿万富翁的人数因房地产和科技繁荣而急剧增多,但中美两国之间财富中位数的差距却在缩小。瑞士信贷的数据显示,2000年,中国成年人口的个人财富中位数为2193美元,仅为美国的4.8%。到2019年年中,该数字上涨9.5倍,达到20942美元,相当于美国65904美元个人财富中位数的31.8%。

此外,尽管中国的人均债务20年来有所增加,但在2019年年中仅为财富中位数的21%。相比之下,美国在2019年年中的人均债务相当于财富中位数的95%,高于2000年年中的76%。这种更快的债务增长使美国人的净财富中位数增长放慢。这些数据也证实了安格斯·迪顿和安妮·凯斯的发现,即美国工薪阶层的生活已急剧恶化,不仅与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相比,与中国的工薪阶层相比也是如此。

在宏观经济层面,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中国与美国净国民财富差距的缩小,甚至比GDP差距的缩小还要快。排除房地产等资产估值的差异,2000年中国的GDP(按市场汇率计算)和净国民财富都只及美国的12%左右。但到2018年,中国的GDP(13.4万亿美元,人均约1万美元)已经达到美国的65%,净国民财富为88.6万亿美元,是美国110万亿美元的80%。2018年,中国净财富与GDP的比率为6.6,与法国相仿,高于美国的5.3,略低于澳大利亚的6.8。

过去三个“五年规划”期间,受持续的高储蓄率和投资率达到GDP的40-50%推动,中国的净国民财富分别增长了28%、25.3%和11.5%。中国国内资产价格的上涨,得益于政府采取了由市场决定价格、利率和汇率的政策。

引人瞩目的是,截至2019年底,中国净国民财富中的24.6%,即162.8万亿元人民币(25万亿美元)是为国家所有;家庭部门拥有77.4%,即512.6万亿元人民币;中国的对外净债权为净国民财富的2%。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底,美国家庭部门占有117.3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净国民财富的111.7%,中间的差额为10.6万亿美元净债务,主要是联邦政府欠外国债权人的。

中国通过快速改善公共基础设施,增加了国家在净国民财富中所占的份额,这些基础设施惠及的是普通民众,而不仅仅是精英阶层。国有资产份额居高,使政府得以在新的“十四五”规划中调整养老金和社保部门的资本结构,有效地将财富转移给低收入阶层。

此外,由于90%的家庭已经拥有住房,近十年实际工资每年增长约3%,中国如今可以依靠消费作为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并不像美国决策者也许以为的那样害怕中美经济脱钩。而且,中国是从全球化中受益的,因此它并没有兴趣攻击全球秩序(或美国)。

那些认为总债务水平上升对中国构成威胁的人应当注意,中国(与日本一样)主要是国内债务,它本身是一个向世界提供净贷款的国家。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的对外净负债占到其净财富的11.7%,超过GDP的一半,而且还在上升。只有在没有资产支持的情况下,高水平负债才是问题。通过果断行动控制企业债,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已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60.4%下降到2019年底的151%。

随着人口老龄化和财富不断增长,中国必须应对社会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全球共同的挑战。共同繁荣即是共享和平,繁荣若不能被充分分享,就不会有哪个国家能享受真正的繁荣。所以,中国完全有理由通过解决自身社会和气候问题,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参与者,而不是把资源用于加大与美国的争斗。

财富越多社会责任越大。2019年,中美两国的净财富总和达到全球GDP的227%。这两个超级大国应当停止争吵,开始合作解决全球性问题。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hina Must Create Shared Global Wealth”(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