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COVID-19造成的经济冲击波及全球

2020-04-03
克里斯托弗·A·麦克纳利.jpg

新型冠状病毒的官方命名是COVID-19,如今它所导致的疾病已经变成全球大流行,在欧洲、北美及其他地区蔓延开来。没有人敢胸有成竹地预测经济前景。尽管如此,令人担忧的画面已出现,这让我们能做一些初步的分析。

目前清楚的是,COVID-19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是前所未有的。历史上与之最像的或许是1918年流感大流行,但那个时代有所不同。彼时全球经济刚摆脱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打击,一体化程度要低得多。与这次大流行的全球性规模、迅速蔓延和严重经济影响相比,2003年SARS危机,或近年的其他流行病,如埃博拉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都只是小巫见大巫。

COVID-19同时造成三种类型的经济冲击,并波及到全球。第一种变得十分突出,是由于2020年2月病毒爆发导致中国暂停了大部分工业活动。它导致材料和工业投入出现各种短缺,造成“供应冲击”,影响了从电子产品到汽车和生物制药的全球价值链。

西方、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行业都警告说,如果中国工业停摆持续到3月份以后,它们的供应链就会出现严重问题。幸运的是,中国已经可以逐步复工,大型工厂最先重启,如今许多小企业也跟上来了。

大多数全球制造商和零售商可以利用充足的库存,或从中国以外的国家采购零部件,或者在中国恢复生产之后从中国空运零部件,来解决短缺的问题。最大的例外是医疗设备,如口罩、病毒检测工具和医务人员的个人防护装备,所有这些东西在全球都极其短缺。

第二种波及全球的冲击是大规模的“需求冲击”。即使中国的工厂重新开工,并且达到接近COVID-19爆发之前的生产能力,现在也没有客户了。其他经济体眼下面临着与中国类似的停产。欧洲和北美的关键地区现在正成为这次大流行的新热点。

随着各经济体开始对本国公民实行禁闭,从娱乐到零售和旅游等各个服务行业的需求出现断崖式下降。其第二波影响已经触及制造业,例如意大利北部的所有产业以及美国的汽车工业。北美和欧洲经济活动的持续中断又会回过头来影响中国,损害那里的制造业活动。

随着全球经济要素一个接一个停摆,或者被大流行严重破坏,大规模破产的阴霾出现了。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概述的经典的不景气恶性循环可能再度成为现实。企业会解雇工人,工人不能大量消费则会降低对剩余行业的需求,这反过来又会导致更多工人下岗。其结果是企业被迫倒闭,推动经济进一步下行。

也因此,COVID-19带来的最危险经济冲击是金融。全球股市已经极为动荡,并呈现出下跌趋势。更不祥的是,信贷市场已经冻结,这迫使美联储果断出手干预,大规模注入流动性并采取了其他措施。

通过为国内和国际市场提供美元流动性,美联储的行动确实保住了金融系统基本机能的完整。类似地,欧洲、亚洲和北美各国政府也加大力度,宣布了庞大的财政支出计划。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防止出现恶性循环,就像维持一个昏迷病人的性命。

这些措施各不相同,但大多旨在为劳动者提供急需的支持,要么为预防裁员用政府补贴替代工资,要么是扩大失业保险。此外,美国和香港都宣布给居民直接发放补贴,以支撑消费。

这些支持总需求的极端凯恩斯主义做法在短期内肯定有帮助,但很大程度上要看实施情况,最终还是取决于大流行的持续时间。如果这场大流行一直持续,即使方式不那么激烈,总需求也会继续受影响。

所以,最可怕的事情还是经济持续低迷引发大规模破产,尤其是那些负债过多的企业。一波违约潮有可能先冲击众多的中小企业,但很快就会蔓延到更大的企业。

这种连锁反应一旦开始,就很难控制。一连串的破产、贷款违约和企业倒闭将损害金融机构的信用,掀起破产危机,这期间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别人。由此导致的信贷冻结——我们已经看到它开始发生——就连2008年的金融危机影响也会相形见绌。

决策者们已经意识到这些危险,各种货币和财政措施被推出,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在防止金融崩溃方面相当见效。特朗普总统日前签署了2万多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法案),以放宽小企业信贷标准,为众多小企业提供补贴,帮助它们渡过难关尤其是保障工人的就业。

我们从以往的危机中吸取教训,包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大萧条”。但最终,这场大流行造成的需求冲击却让人们无法预见其程度。如果这场冲击继续下去,并引发由大规模破产所导致的金融震荡,那么我们会全盘皆输。

希望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希望迄今和不久的将来所采取的措施是充分的。但政策制定者们必须高度关注这些冲击会如何自我加剧,进而触发螺旋式下跌,导致类似萧条的经济后果。理想的情况是,主要经济体更紧密地合作,协同推出财政支出和其他措施。世界各国央行已经这么做了,现在各国政府需要有进一步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