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冠状病毒加速金融危机

2020-03-16
NOLT.jpg

全球金融市场上周意识到,从中国蔓延到世界其他地区的新冠肺炎(COVID-19)的经济后果影响深远。这种影响由于正在失去动力的负债繁荣已经出现不确定性而被进一步放大。

大量债务是现代经济的润滑剂,经济繁荣持续的时间越长债务就越多。把越来越多贷款提供给押注房价将继续攀升的投机者,推升了包括股票和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格。一旦经济开始放缓,信贷开始收缩,经济“软着陆”(即限制经济下滑)的机会往往很小。许多资产所有者的债务杠杆极高,若价格有一段稳定,他们必须要么迅速卖出,以清偿贷款减少损失,要么继续持有甚或借钱加倍买入,寄望于价格下跌只是暂时的。如果继续跌,空头卖家会把价格推得更低,试图等待行市变好的多头则会恐慌。很多人持有下跌资产的时间过久,就会破产和拖欠贷款。随着越来越多充斥银行投资组合的信贷资产消失,过度扩张最严重的金融公司也面临破产,很多公司取决于日渐不安的贷款方是否提供新的贷款。

债台高筑的经济可能没法缓缓地减速,就像调低暖气的温度,或者降落一架飞机。平均条件不重要,重要的是杠杆率到达极限时的恐慌,它会让经济在商业周期结束时陷入深度衰退。我们现在似乎就是这种状况。

通常,当商业周期进入尾声的时候,利率会随着信贷需求的飙升而高企。因此,如果各国央行降低利率,同时向信贷系统注入充足的流动性(通常被错误地称为“印钱”),也许就能避免深度崩盘,同时实现软着陆。这是中央银行家们的标准理论。但这一次的问题是,利率已经处于创纪录的超低水平。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破1%,至0.5%。日本和欧洲大量主权债务的收益率甚至更低,有些甚至是负的。实际上,投资者(主要是金融机构)是在用钱向政府购买获得贷款的特权。这简直再离奇不过。

这次冠状病毒的性质表明,它不仅仅是一次短期冲击。病毒携带者不必发病就能传播病毒,而当他们发病后,可能已经感染好几百人了。隔离往往来得太迟,控制它比控制典型流感病毒要困难得多。因此,纵使全球确诊的病例数已经上升到10万以上,但真实的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因为大多数新感染的病毒携带者是没有症状的。已经有3600多人死于这种像流感症状的疾病,虽然绝大多数人正在康复。迄今大约90%的不幸者是中国人,而病毒还在迅速扩散。经济后果已经很严重,可能还会变得更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疫苗或治疗的方法。与网上传言相反,我们也不能保证天气转暖会令病毒的扩散速度放慢。不管怎么说,南半球的气候正是相反的。

首当其冲的行业之一是全球旅行和旅游业。最初的影响主要局限于中国,但现在正波及全球。在世界各地,各种不必要的旅行和公众聚会已被取消。旅行大量减少引发对全球经济衰退的预期,导致油价下跌。由于预期生意兴隆而借款的各类公司将难以偿还债务。

这次病毒也许让公共卫生系统的弱点暴露无遗。最大的问题之一,可能就是美国的低薪打工者普遍缺少医疗保险。低收入、没有保险的人不太会去接受检测,由于通常没有带薪休病假等福利,他们更有可能带病上班。这些人很多是受雇于服务业,包括老年人护理、日托、餐饮服务、美容院、住宅及商业建筑保洁,如果被感染,他们是有可能大范围传播病毒的。虽然韩国这类有高效公共卫生服务和全民保险的国家正在提供广泛的免费检测,以快速鉴别感染者,遏制病毒的传播,但私人保险五花八门,有大量无保险下层阶级和弱势劳动者的美国却可能因为疫情的悄然扩散遭受更大的冲击。这种病毒或许唤醒美国人,让更多人意识到全民健康保险对公众的好处。

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已经非常严重。旅行禁令和对病毒的担心使数千万民工滞留在了家乡,即使他们的工厂、建筑工地和服务行业在政府把春节假期(当时病毒刚开始变得广为人知)延长数周之后终于复工。中国几乎所有高校都要关闭好几个月,学生们设法在家里上网课。由于许多餐馆仍然不允许堂食,食品配送服务十分红火。加油站开始出售食品杂货,因为许多购物者宁愿躲开拥挤的商场。全中国各地的公共场所都异常的冷清。

中美临时贸易协议实际上已是一纸空文,它本应是朝解决特朗普强加于人的贸易战迈出的一步。特朗普答应暂时不给中国新加关税,并把针对消费品的大部分特别关税从15%降到了7.5%,尽管中国约一半的输美产品仍被征收25%的关税。作为回报,中国承诺未来两年内从美国增加高达2000亿美元的进口。这个目标一直是不切实际的。即使中国无论如何都避不开这个协议,但病毒引发的经济衰退为它最终违背协议提供了一个现成的借口。特朗普是想假装自己解决了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以增加连任的机会,但只要美国或中国承认部分协议已经失效,他就有可能再次加税进行报复。特朗普还可能以病毒源自中国为借口,进一步限制来自中国的旅行和移民。总之,对全球经济以及中美关系和特朗普的连任来说,这场大流行都是不祥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