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新冠肺炎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刘遵义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教授

“第一阶段协议”和技术脱钩

2020-01-30
Ma-Shikun.jpg

1月15日,有关中美贸易争端的“第一阶段协议”在华盛顿签署,两国之间持续了近两年的贸易战暂时休战。不仅对中国和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这都是最值得欢迎的进展。估计,我们将迎来一个相对平静稳定的时期,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下降,这反过来将增加全球投资和消费,加快经济的增长。

然而,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美国,这不是净赢,当然也不是大赢。彼此的关税让两国都蒙受了经济损失,并且它们还将继续蒙受经济损失,因为“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并不意味着事情会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不会的。美国仍然对大约3600亿美元的商品维持平均近20%的关税,占到中国输美商品的60%以上。同样,中国也将保持对美国近60%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征收关税。

事实上,无论绝对的还是相对的,相互加征关税给中国造成的预估GDP损失都高于美国。由于美国持续征收关税,中国总的经济损失估计相当于其GDP(2019年为14.3万亿美元)的1.44%,约为2060亿美元。而中国持续征收关税给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大约是其GDP(2019年估计达21.4万亿美元)的0.31%,大约在660亿美元左右。不过,假如没有“第一阶段协议”的话,中国的经济损失将达到GDP的2.4%,即3430亿美元,美国的经济损失将达到GDP的0.52%,即1100亿美元。以上还不包括美国企业因为美国单方面限制对华出口高技术产品和服务而在生意上蒙受的损失。

另外,根据协议,中国承诺到2021年底以前增加进口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然而,中国此类采购必须基于商业考虑,并要符合WTO规则。这些采购本身不能被看作损失,因为中国对大豆和猪肉、石油和天然气、飞机和先进半导体等产品有巨大的需求,及时从美国进口这些产品可以使严重的国内短缺得到缓解,使中国受益。

至少,有了“第一阶段协议”,两国彼此之间的关税升级已叫停。双方承诺早日展开“第二阶段协议”磋商,并将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出结果。它预示着贸易战的战场会有一年时间的相对和平。

贸易战还令现有的技术供应链面临脱钩威胁。这不仅仅是由于两国彼此征收关税,还因为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向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和服务。事实上,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朝鲜战争而对中国实行的高技术出口限制从来不曾彻底取消过。华为、中兴和海康威视等中国高技术企业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清单,实际上就是要阻止它们购买美国的高技术零件、设备和服务。建立“实体清单”的动机与中美之间的巨额双边贸易逆差没有多大关系,在高科技产品和服务贸易方面,美国拥有巨额双边顺差,停止此类贸易只会扩大美国的双边贸易逆差,而不是使之减少。美国限制对华高技术出口,其主要目的是基于国家安全考虑滞缓中国高技术产业的发展。这种技术脱钩是中美在经济、技术乃至地缘政治主导权方面有意无意竞争的体现,说明双方缺乏互信。

实际上,此类做法会在短期内产生影响。例如,所有华为手机都采用谷歌安卓系统作为操作系统,而美国的那些限制让它无法再这么做。对华为来说这是它自己的“人造卫星”时刻,它意识到若要继续留在手机行业,就必须为其手机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新的操作系统可能要一年左右时间才能完善,而开发人员可能再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开发出应用程序。与此同时,华为在美国差不多被禁,在欧洲也丢了业务。不过鉴于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以及仍然把“买得起”作为考量因素的发展中经济体市场,华为手机业务会生存和繁荣,只不过在这期间它将付出额外的研发成本。

但“第一阶段协议”没有说明美国对华高技术产品和服务的出口限制是否会取消,而人们的预期是这种可能性不大,两国间争夺经济和技术主导地位的竞争会一直存在,成为“新常态”。对全球经济脱钩及其负面影响,特别是对现有全球高技术供应链的影响,相关讨论继续有增无减。

不过,脱钩不只有代价,它还有潜在的好处,不幸的是,这些好处只有在中长期才会表现出来。其实,对全球来说,让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至少能有第二供应源是个好主意。供应链不仅可能因为贸易争端和地缘政治紧张中断,也可能因为地震、海啸和台风等自然灾害以及疫情而中断。拥有第二供应源可能成本更高,但它为应对意外突发事件提供了保险,并有可能防止供应商过度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如果一家公司有多个潜在供应商,它的议价能力就会增强。脱钩为成功培养第二供应商创造了条件。事实上,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中国高技术企业必须要不惜一切成本,找到非美国的第二供应源。

而这种短期阵痛可以变成长期的收益,因为走到最后,第二供应源不仅可以让中国的高技术公司继续像以前那样做生意,它也可以服务于世界上所有的其他用户。如果竞争者能够提供类似的产品和服务,出口限制就百无一用了。这会制约一些高技术公司垄断权力的行使,降低所有用户的成本。

正如空客、波音两家大型商用客机制造商让全世界明显受益一样,存在两个独立但并行,而且相互兼容的5G无线通信系统不是坏主意,它将防止一家企业成为垄断性5G设备与服务提供商。竞争只会让全世界消费者以更少的成本享受到更高的福利。某些多样化、分离和冗余,实际上有利于整个体系的稳定和可持续,这样,灾难冲击之下才不会一切全都垮掉。例如,对一个大国来说,国家电网可分离或许更好,这样才不会全国同时断电。

而且,随着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兴起,无节制的垄断企业可以更多地盘剥消费者,因为它获取到潜在客户的大量信息,可以根据客户的支付能力及愿望对产品或服务价格进行个性化处理,针对每一位顾客实行完全的价格歧视,从而榨取它的所有消费者的余钱。只有通过有效竞争,也就是通过第二供应源,这种垄断权力的滥用和完全价格歧视才能被遏制。

中美技术竞争的后果之一是全球高技术供应链脱钩,这对所有人来说,包括中国的高科技公司,它们美国供应商,如谷歌和英特尔,以及全世界的消费者,在短期内都是代价高昂的。可从长期看,这实际上对整个世界都有好处。我们应当承认,短期内脱钩也许不可避免,但我们要努力通过建立共同、开放的全球标准,来确保互通性。而长期来说,存在两个必须相互竞争、提供类似产品或服务的供应商,会让世界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