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贸易协议毫无艺术可言

2019-10-31
168.jpg

交易商们永远知道在什么时候止损,自诩最牛交易商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是如此。在承诺要与中国做一笔“大交易”之后,第13轮中美贸易谈判于10月11日波澜不惊地结束了,双方达成一项打了折扣的局部协议,即“第一阶段协议”。

这本来是不会发生的。长期以来,特朗普政府都是采取三管齐下的谈判策略,其内容是大幅减少双边贸易逆差,建立处理所谓知识产权剽窃、强制性技术转让、服务业改革和非关税贸易壁垒等问题的冲突解决框架,同时辅以严格的执行机制。美国方面的主要谈判代表、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表示,这桩“大交易”在今年6月份已经完成90%,但却毁于双方相互指责诿过,以及继续你来我往地加征关税。

不过,希望总是生生不息。由于两国经济均已出现颓象,新的乐观情绪认为,理智最终会占据上风。虽然美国的武器化政策不断升级——威胁资本管制、传闻在美国股市上市的中国公司将被摘牌、新的签证限制、更多中国企业将被列入黑名单、国会有可能通过《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金融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在10月11日协议声明发表之前,市场已经受预期驱使而上涨。

然而,大张旗鼓宣布出来的第一阶段协议却非常令人失望。首先就是,对于它的执行并没有文本协议或明确的规定,而只是中方模糊地承诺有意在未来几周内购买价值400亿到500亿美元的农产品,并同意努力就汇率操纵达成意义并不大的协议,同时暗示将采取某些措施,保护知识产权,开放金融领域。倒是中国因此获得重大的让步,其价值2500亿美元输美产品的新一轮关税再次被暂缓实施,这轮关税原本应该在10月1日生效。

这些松散的承诺与从前的类似允诺一样,都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远远谈不上是突破。多年来,在化解对美贸易紧张关系时,中国一直都是采取“花大钱”的办法。从前这意味着增加美国飞机的进口,今天则意味着购买更多的大豆。当然,它还有更长的购买美国产品的清单,特别是那些与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技术供应链相关的产品。

但中国打开钱包解决不了美国更深层的经济问题。美国2018年的商品贸易逆差为8790亿美元(2019年第二季度的年化值达到9190亿美元),反映的是美国与102个国家的贸易失衡。这是一个多边问题,不是政客们为安抚痛苦的美国制造商和工人而执意解决的围绕中国的双边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导致多边贸易逆差的宏观经济失衡,即国内储蓄的长期不足,就算针对中国的政策全都有效,那也是把贸易转移给成本更高的外国生产商,其作用等同于给美国的消费者加税。

对货币协议的应允同样值得怀疑。对于任何协议来说,这都只是一个简单却没有必要的补充项。自从2018年3月贸易战爆发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下跌11%,而2004年底以来,扣除通胀因素,人民币对中国一众贸易伙伴国的货币升值46%。与贸易一样,汇率问题必须从多边角度去评估,去判断一个国家是否通过操纵汇率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这样的评估清楚表明,中国并没有达到公认的汇率操纵标准。中国一度庞大的经常账户盈余已经不存在了,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官方公开干预外汇市场。今年8月,IMF的中国年度第四条款磋商报告重申了这一结论。虽然美国财政部最近认定中国操纵汇率,但这一裁决与财政部自己的标准不符,姆努钦现在也暗示,事情可能会有反转。签订一份新的货币协议,只不过是获得政治上吹嘘的权利,根本不具有实质意义。

第一阶段协议的真正问题出在协议所适用的基本架构。从贸易到汇率,方法如出一辙,都是用双边补救措施解决多边问题。这是行不通的。多边问题所需要的解决方案,应该是针对这一问题赖以存在的宏观经济失衡。这可能意味着要有一个互惠的市场开放框架,比如签订双边投资协定,或者再平衡两国之间的储蓄差距。在储蓄方面,中美两国是处在两个极端。

储蓄问题对美国来说尤为重要。2019年第二季度,美国的净国内储蓄仅占国民收入的2.2%,远低于20世纪最后30年的平均6.3%。到目前为止,增加储蓄(从预算赤字的不祥走势看,它与美国当前的做法正相反)是减少美国与中国及其他101个国家贸易逆差的最有效方法。这么做也可以让人们不再误把注意力放在对多边世界中美元的双边评估上。

对于政治家,用宏观视角考虑问题总是很难,在今天的美国尤其如此,因为它不那么适合排外的双边思维定势,比如抨击中国。随着抵制中国的新迹象正浮出水面,第一阶段协议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结果。即使有结果,对于解决当今世界最棘手的经济问题之一也是弊大于利。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No Art to the US-China Trade Deal”(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