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徐赛兰 “中国崛起资本预测”CEO

企业外逃:公司正在逃离中国与贸易战

2019-09-18
o.jpg

对于迁出中国的企业来说,美国征收的高关税是业务转移的主要原因。企业外逃是切实存在的:美国、欧洲、日本和台湾的企业正在抛弃它们在中国的工厂,因为成本变得过高,已无法保持盈利。这种转移给转型中的公司带来了新的成本和复杂性,但却没能成为一种有意义的手段,来应对中国的强制技术转让,并使企业重回美国。其结果是,贸易战已经演变为一场针对全球化的战争,一场针对中国的经济战。

企业被迫过早迁出

对企业来说,如果新的运营地区有足够的基础设施,来提供合适的生产环境,那么转移到另一个国家才是有意义的。那些回到日本和台湾的公司在自己的家乡有完善的道路和电信系统,尽管这些因素有可能导致更高的生产成本。而那些转移到越南和泰国的公司,则面临着更糟糕的条件,以及生产成本的可能上升。

越南缺少交通基础设施、供电网络和城市基础设施。胡志明市和河内的交通拥堵严重。政府的资金和规划都不足以提供充分的资源,来改善基础设施环境。据估计,该国未来十年需要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4000亿美元。然而,腐败与技术不足使这一切无法实现。

泰国的基础设施比越南好,但它在进一步推动基础设施发展时遇到了瓶颈。这是因为中央政府审批项目需要很长时间,而地方政府又没有能力完成建设计划中的基础设施项目。在泰国的政治精英看来,基础设施项目是长期的,而他们的任期也许是短期的。

随着企业为了利用亚洲的供应链而向亚洲发展中国家转移,它们正面临着种种挑战。在越南,企业很难为工厂选址,港口也难以协调集装箱船的运输。即使在中国工资上涨之后,泰国的劳动力成本也还是高于中国。试图迁往印尼、马来西亚和柬埔寨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在柬埔寨,上个季度检查的所有货物中,几乎有一半不符合检验标准。

这意味着,贸易战正迫使一些公司过早地将生产转移到吸引力较低的地方。为提高盈利能力而向国外转移业务是一回事,因为核心国家反自由贸易立场的并发症,导致企业从已经站稳脚跟的地方迁走,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到目前为止,由于关税的提高,生产卡洛驰(Crocs)、伦巴(Roomba)吸尘器和雪人(Yeti)啤酒冷却器的公司都在迁出中国。

企业回流并不成功

的确,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一些公司已经计划离开中国。雪地摩托制造商北极星(Polaris)和儿童服装公司卡特(Carter's)正迁回美国。然而它们只是极少数,大多数离开中国的公司则试图在其他低成本的发展中国家重新落脚。

贸易战并没有促使企业像特朗普总统在竞选中承诺的那样,集体返回美国,这是因为美国的劳动力成本远高于其他任何地方。中美之间关税所起的作用,是在一定程度上使供应链移出中国,同时使继续在中国做生意的企业成本上升。这对美国的跨国公司不利,从长远来看也将损害中国的经济基础,因为已经离开这个亚洲国家的公司不打算回来了。

针对全球化的战争,针对中国的经济战

特朗普的贸易战是针对全球化的,特别是针对处在全球化进程中心的中国。特朗普大肆抨击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仿佛这种顺差一件坏事,而不是说明中国不过是美国的主要生产国。其原因,是他不懂驱动全球化进程的经济学。

中国一直是全球化进程的典范。当然,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做法应该受到谴责,但作为这种做法牺牲品的公司,却很少有哪家真正相信贸易战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况且,企业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之际向周边国家转移,会使中国面临更低的GDP增长速度,从而造成不必要的痛苦和折磨。

特朗普对中国的穷追不舍,实质上是对一个以往经济表现亮眼的国家发动的一场经济战。作为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国与美国有意识形态和制度上的差异,但这些差异正是美国公司在中国外包业务时希望利用的。较低的强制监管水平、较低的成本、善待自由贸易的稳定政权,正是这些因素将跨国公司吸引到了中国,然而特朗普却改变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