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当交易艺术造成混乱

2019-06-18

66355d3165762abe071cfa1d8cea65ea.jpg

特朗普肆无忌惮地对中国施以惩罚性关税,这样做虽然缺少对经济学的把握,不怎么解决问题,甚至标志冷战的开始,但他却在给全世界特别是他的粉丝们演一场好戏。瞧瞧我可以干什么?你们觉得怎样?

每一次挑衅性表演,他都从粉丝那里获得快感,为此他担上坏名声,也让对手困惑不已。更为重要的是,在一场也许是灾难性的贸易战中,他扬起了一大片尘雾,好为掩饰他的退却创造时间和空间。这种没有自我反省精神的政策对整个国家有害无益,其中也包括他那些言语混乱的追随者。

人们看到,特朗普三番五次地使用充满活力的“交易艺术”。虽然这位美国总统粗心、鲁莽和冲动的决策并非没有收到结果,但对于一件事情,他的表态永远不会是终章,因为他总在改主意。

任何老练的二手车商和地毯商都熟知这类把戏:用离谱的报价下挑战书,然后哄骗、讨价还价、让步,把价格降到某个点位,让一个坏交易在人家看来是捡了便宜。尽管可能并非如此。

外交上,特朗普的坏名声是他对情报摘要、资料手册以及好的建议不屑一顾,只是“凭直觉办事”。连他自己也这么说。结果可能相当见效,至少短期内如此,因为没人参得透他反复无常的念头。只需看看这位总统的大量推文就会发现,他自相矛盾,一天之内经历几次好警察、坏警察之间的情绪变化。

与美国打交道的中国人认识到,特朗普表面的疯狂当中有可以拿来做交易的一面,他们视之为危机中的机遇。对中国精明的、有时堪称无情的外交团队来说,特朗普幼稚的浮夸作派是一种加持。这也见诸他们与一些古怪且反复无常的非洲独裁者的交往。只要做成交易,就不在意那些孔雀羽毛和自我吹嘘。长期以来,中国面对不公平的外国政权一直处变不惊,因此对夸夸其谈的特朗普,他们显然从一开始就故意纵容。

虽然事实证明,中国的交易者很容易认为(不巧暴露了当地的做法),通过向特朗普圈子中的“太子党”让渡好处就可以取胜,但北京釆用商业手段的动力还不是那么离谱。问题在于,特朗普虽然在金钱问题上很贪婪,但他对品牌看得更重,这个品牌就是“特朗普”。该拿这种人怎么办呢?本质上他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皇帝,他在媒体面前裸奔,既可笑又无遮蔽,觉得全世界都应该把他看成他自己以为的人。

就口无遮拦来说,他可能是历史上最危险最好战的总统,正如他的朋友霍华德·斯特恩所承认的那样。需要给这个人一些严肃认真的忠告。

他不喜欢战争,从内心来说是个逃兵,而这另当别论。这是一个潜在的缺陷,或许最好把它称作潜在的力量。与前任总统老布什、比尔·克林顿、小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不同,特朗普不曾让美国卷入战争。他退出与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冲突,不愿与朝鲜硬杠。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以色列在中东的要求,但他却避开了与叙利亚或其他国家的战争。

这并不是说,听特朗普讲话不会让人感到害怕。他讽刺、争吵、虚张声势、捅刀、爱吹牛。不可否认他有一种乖张嗜好,如果只是为了施虐的乐趣,为了让对方眨眼,他会允许用恐吓战术来混淆事情,甚至把国家带向战争边缘。但是,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处于和平状态,全球经济受益于强劲的贸易,尽管出现一些紧缩似乎不可避免,但事实证明,这个人雷声大雨点小。

世界需要明白的是,他们不是在与一个政治家、后备役军人或者有思想的人打交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来自皇后区的骗子,喜欢挑衅,永远想证明自己配得上曼哈顿。这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他在虚张声势、边缘政策和破产的基础之上搭建了一座纸牌屋。

由于毫无连贯的意识形态、远见或主见,特朗普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他可以借着心血来潮,在每个时刻占据新闻头条。他的记忆是短暂而有欠准确的,但并没有听上去那么糟,因为这会让他在必要的时候改弦更张。出尔反尔和明显丢面子不是问题,因为他擅长提并非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建议,他所做的一切,无论好坏,还是不好不坏,都是交易的一部分。

对墨西哥进行末日威胁的突然逆转,在危机爆发前让局面几乎回到现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特朗普向来喜欢虚张声势、让步、屈服,然后宣布自己是胜利者,这是有据可查的。他粗鲁无情的休克疗法有一定的模式:制造一个无中生有的问题,引起媒体大书特书,新闻节目充斥着恐慌,权威人士大谈一切都将完蛋。然后,他煞有介事地出面,促成协议达成(一个弥补他自己造成的损失的协议),并宣布胜利。他就是这么一再漂白自己。

太平洋两岸的怨恨一旦被挑起,把经济民族主义魔鬼重新收回瓶中可能就难了,但高层仍有可能转变方向。特朗普实际上处在有利的位置上,并且依他的性格,他会通过做出意想不到的让步来令自己从与中国旷日持久的经济战中脱身,同时打扮得好像是自己得分。他的那些铁杆追随者随时都准备相信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必须与他的喜好有关,所以,6月下旬一次成功的大阪会晤,必须有一个相当于海湖庄园那种的“你见过的最漂亮巧克力蛋糕”。

贸易战有可能失控。但如果特朗普只是虚张声势,同时谎言与矛盾的纠缠让他在外交上被说服,那么损害将是有限的,甚至可以逆转。他可以猜得到的不可预测性,一贯的前后不一,改写事实,重新划线,都是要保证自己站在聚光灯下的中央位置。对于他的总统任期,人们能说的最好就是“如果不喜欢,就等他作出改变吧”,因为他很容易感到无聊,并总是要寻找一部新戏来充当明星。

对于世界或大多数美国人来说,问题不是我们想要从白宫得到什么,而是我们得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