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彼时之日本,今日之中国

2019-05-29
b.jpg

“当政府允许伪造或抄袭美国产品时,它就是在窃取我们的未来,而这也不再是自由贸易了。”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在1985年9月签订广场协议后如此评价日本。在很多方面,今天发生的一切多么像是这部上世纪80年代电影的重制版,但这次身处总统宝座的主角由一个真人秀电视明星替代了当年那位好莱坞电影明星,而电影的反派也不再是日本。

上世纪80年代,日本被描绘成美国最大的经济威胁,不仅因为存在日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指控,还因为美国人担心日本汇率操纵、国家支持产业政策、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以及存在规模庞大的双边贸易逆差。在与美国的对峙中,日本最终屈服了,但也为此付出了高昂代价,几乎“失去”30年,在这30年中日本饱受经济困顿和滞胀的折磨。今天,同样的情节正在中国重演。

除了两国共有的令人生厌的重商主义,日本和中国还有其他相似之处:它们都是美国为自身经济问题寻找替罪羊这种恶习的受害者。正如上世纪80年代“敲打日本”一样,今天“敲打中国”正是美国日益险恶的宏观经济失衡的副产品。在日中两个例证中,美国国内储蓄的大幅短缺滋生的大规模经常账户和贸易逆差为美国与日中两个亚洲经济巨人展开贸易战预设了舞台,虽然这两场战争相隔30年。

当里根1981年1月宣誓就职时,美国国内净储蓄率为国民收入的7.8%,经常账户也基本处于持平状态。但在两年半之内,因里根推出极受欢迎的减税政策,美国国内储蓄率下滑到3.7%,而经常账户和商品贸易也陷入了永恒的赤子。在这重要的一点上,美国所谓的贸易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作自受。

然而,里根政府却拒绝承认这个事实。他们几乎认识不到或完全否认储蓄率与贸易失衡之间的关联。相反,他们把一切都归罪于日本。上世纪80年代前半期,美国对日本的商品贸易逆差占美国全部商品贸易逆差的42%。从那时开始,“敲打日本”成为一股风潮,伴随着的是广泛的对不公平和非法贸易行为等一系列的不满。当时领导这股攻击浪潮的正是彼时还年轻的名叫罗伯特·莱特希泽的美国副贸易谈判代表。

快进30多年,彼时与今日的相似之处显而易见得令人震惊。与里根不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并未从前任手中继承一个储蓄充裕的美国经济。特朗普2017年1月宣誓就职时,美国国内净储蓄率仅为3%,甚至远低于里根时代初始的一半。然而,正如他能言善辩的前任鼓吹“美国正在迎接一个新的早晨”一样,特朗普也选择推出大规模的减税计划,而这一次是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

这样做的结果是,联邦预算赤字如预想般扩大,其幅度远远超出私营储蓄的周期性增长,这种增长通常伴随一个成熟的经济扩张周期而来。结果,截至2018年年底,美国国内净储蓄率事实上下滑到仅占国民收入的2.8%,这令美国国际收支深陷赤字旋涡,截至2018年年底,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2.6%,同时商品贸易逆差占GDP的4.5%。

而正是从这里中国开始扮演上世纪80年代日本曾经扮演的角色。表面上看,中国对美国造成的威胁更为严重。毕竟,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占美国全部商品贸易逆差的48%,而上世纪80年代前半期,日本对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所占比例为42%。但这种比较因全球供应链而扭曲,上世纪80年代这种扭曲几乎并不存在。来自OECD和WTO的数据显示,美中双边贸易逆差中约有35-40%反映的是那些在中国境外制造、在中国境内组装并从中国运往美国的产品。这意味着今天美国贸易逆差中贴有“中国制造”标签的产品份额实际上小于上世纪80年代“日本制造”的份额。

正如当年“敲打日本”一样,今天爆发的“敲打中国”一直被便利地置于美国更广泛的宏观经济语境之外。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如果没有国内储蓄率的提升——在目前美国预算走势下这是极不可能出现的情景——贸易只会从中国转移到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随着贸易很可能被转移到世界上成本更高的平台,美国的消费者等于被加税。

讽刺的是,特朗普召唤的依然是那位处理上世纪80年代对日贸易争端的老手莱特希泽,任命他来领导这场针对中国的战役。不幸的是,对于今天的宏观情况莱特希泽似乎像当年那样无知。

在这两场战争中,美国一直都在否认,这种否认甚至接近妄想的边缘。沉浸在未经检验的供给侧经济学荣光——尤其是减税会带来财政自给这种理论——里根政府未能意识到日益高企的预算支出与贸易逆差之间的关联。今天,低利率的无穷魅力加上巫术经济学的最新变种现代货币理论,这些对特朗普政府及美国国会达成“敲打中国”跨党派共识的人士而言同样具有诱惑力。

一个储蓄不足的美国经济所面临的严峻宏观经济制约就这样被忽视了。没有哪个美国政治选民层支持通过削减预算赤字来降低贸易逆差,进而提升国内储蓄。美国既想保留蛋糕,又想品尝蛋糕,其医疗体系吞噬了18%的GDP,防务开支超过了世界上第二到第八军事预算大国的总和,减税计划令联邦政府财政收入占GDP比例降至16.5%,远低于过去50年17.4%的平均水平。

退一步而言,这部老电影的重制令人不安。美国再一次发现敲打别人要比量入为出容易得多——当年是日本,今日是中国。然而,这一次的电影或许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 “Japan Then, China Now”(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