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围绕华为筑墙不会让美国再次伟大

2019-05-27
c.jpg

针对华为的边境墙正在美国网络的空间筑起来。5月16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授权美国政府判定“外国对手”,禁止此类目标进入美国市场。同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家关联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禁止美国企业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向华为提供零部件或技术服务。美国政府的两项政策均基于“脱钩”的理念。该理念认为,只要切断中国产业与美国产业的联系,美国就会免于安全威胁。

与美国政府的愿望一致,美国企业正在不情愿地与华为“脱钩”。近日,谷歌公司宣布将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和合作,等待美国政府进一步决定。这意味着华为的海外用户未来可能无法继续使用谷歌的操作系统和附加服务,这对两家公司的商业利益都会造成直接影响。

“脱钩”并非一个全新的理念。在创造出“金砖国家”这一概念后,西方经济学界就一直在探讨全球经济“脱钩”的可能性。一些学者认为,即便西方经济体增速乏力或者进入衰退,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也可以保持独立的高速增长。得益于巨大的国内市场和不断完善的产业链,新兴经济体可以仅通过国内市场和内生性增长来保持经济增速。当前美国“脱钩”支持者所信奉的假设与之类似,即依靠美国国内的庞大市场,美国可以在失去海外市场的情况下“再次强大”。

美国当前提出的“脱钩”与之前有一些区别。“脱钩”变成了西方经济体的一种主动行为,其目的变为预防新兴经济体借助西方国家的教育资源提升经济竞争力,预防新兴经济体的一些企业损害西方国家的国家安全。美国的“脱钩”是筑起科技领域的“柏林墙”,是一种显见的逆全球化措施。

2008年金融危机后,“脱钩”被证伪。事实证明,一旦出现全球性的经济失调,新兴经济体所依赖的债务杠杆会面临巨大的风险。如今,美国主导的“脱钩”也将考验美国科技巨头的数据杠杆和资本杠杆是否牢固。

在美国政府的政治干预下,“脱钩”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但是“脱钩”的代价却很可能超过美国政府的预期。在美国政府看来,“脱钩”会带来岗位回流,将更多科技人才留在美国本土,促使美国形成更为完善的科技产业链。但是,修建一堵墙只会带来恐惧,无法达到上述乐观的结果。

从短期看,“脱钩”对美国的影响在于美国企业需要重新寻找合作伙伴和用户群体。过去十年来,美国互联网产业悄然发生了新一轮转型,如今的互联网巨头将主要业务放在云端,将主要盈利点放在云服务上。这些企业把终端设备的生产和设计外包给中国企业,降低了这些终端产品的生产成本,有利于将产品推广到收入微薄的民众手中。不断扩大的用户群体是美国科技巨头蓬勃发展的根本保障。

如今,华为被“脱钩”的先例将让更多美国企业和中国企业重新思考这种商业合作模式的可靠性,毕竟其中的任何一方都不希望遭遇类似的突发变数。相比投资生产线所带来的成本增加,美国科技巨头可能更加担心会因此丧失中国这个“十亿级别”的市场和更多中国企业打下根基的发展中国家市场。而中国企业也会考虑是否继续与美国产业链绑定,是否尝试弯道超车,利用在市场推广和品牌塑造上的积累来与美国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从长期看,美国采用政治干预的方式实现“脱钩”根本性地改变了美国数字经济的发展环境。美国的科技研发不再自由,国家安全担忧将成为一个可以被随意引用的借口。根据特朗普签署的行政命令,美国政府将有权将外国科技企业视为“外国对手”,对其采取严格限制。华为是第一个被美国打上“外国对手”标签的企业,但不会是最后一个。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使美国政府通过政治手段干预数字经济市场成为一个新惯例。

这种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将使海外用户与合作伙伴无法像以往一样相信美国科技巨头云服务的可靠性,导致美国科技产业被迫改变发展方向。科技产业从来不希望受到政治干预,被打上国家标签。但是,特朗普政府却试图在美国塑造出一个“美国优先”科技产业,改变美国数字经济自由开放的环境。这种生硬的改变只会让一些企业和科研人员选择没有政治之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