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可持续发展建设绿色“一带一路”

2019-05-17

4月27日,为期三天的北京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闭幕。这次活动吸引了37位世界领导人和150个国家的代表。尽管有计划不周和议程不足的抱怨,但论坛仍然产生了若干重要的关注点。一个格外值得关注的领域是“绿色一带一路”理念,这一理念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概念下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论坛开幕式的致辞中,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着重表达了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绿色及可持续性的关注。

a1.jpg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来源:联合国新闻

论坛召开前夕,在北京设有办事处的环境保护组织——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DRC)也对“一带一路”促进可持续发展和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潜力表示乐观。然而,正如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分析报告所指出的,要真正实现绿色“一带一路”目标,中国还必须要克服诸多障碍。最受诟病的环境问题,是中国虽然减少了国内的煤炭使用量,但却一直持续投资“一带一路”国家的煤炭发电。美国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今年1月的报告称,中国为海外的在建煤炭发电厂提供和承诺提供的资金占到全球总额的1/4以上。

b1.jpg
中国出资的(确认和拟议)燃煤能源生产项目分布在全球23个国家,其中许多是“一带一路”国家。来源:美国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

从经济和环境理由上看,把持续投资于煤炭作为“一带一路”的组成部分,这是一个冒险的发展战略。经济方面,煤电投资存在着资产闲置的巨大风险。随着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价格不断下降,依靠中国新建工厂提供燃煤发电将变得越来越不可行。有人预计,最快2021年,陆上风电厂的建设成本将低于目前煤电厂的运营成本。况且,如果接受中国煤电融资的“一带一路”最不发达国家采取与中国同样的碳资源开发模式,和中国一样使之成为发展动力,那结果将是一场环境灾难。

不过,煤炭还不是阻碍绿色“一带一路”的唯一紧迫的环境问题。其他大型项目,如水坝和高速铁路,也是这项全球倡议打造真正环保意识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绊脚石。虽然一些人吹捧说,水电是更好的化石燃料能源生产替代品,但它的最大缺点是发电所需要的水坝不可避免地会给河流的生态系统带来灾难性影响,并频繁地影响下游社区。由于在本国境内河段一连建造七座水坝,中国给湄公河(中国称澜沧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投资建造的柬埔寨最大水坝——桑河二级水电站已经给河流生态系统和当地的民生造成了进一步的破坏。东南亚其他地区另外41座中国投资建设的大坝也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此外,就算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期间与中国签署了三项双边合作协议,中国在缅甸最重要的融资项目之一——密松大坝的前景也正在变得越来越不确定。大坝规划区内的居民已经充分意识到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强烈反对修建大坝。结果,缅甸政府如今必须冒失去面子的风险来保护公民不受“一带一路”投资项目的影响,而如果项目继续进行的话,也会有半途而废或者破坏当地环境的危险。在老挝,“一带一路”支持的高铁项目也有类似的环境和社会担忧。中国资助的总长414公里的这段高铁连接首都万象和中老边境,这固然可以看成是国家的进步,但在建设过程中,老挝的景观被破坏,4000多个老挝家庭失去家园。

除了能源生产和建设,还存在着众多作为“一带一路”项目副产品的生态问题。最近一篇科学期刊文章强调的一个问题是,“一带一路”促使各国活动与联系增多,有可能增加入侵物种的传播。随着建设的大规模兴起,对森林的砍伐也开始令人关注。“一带一路”贸易合作的加强,还使泰国出口中国市场的榴莲产量急剧增加,导致出现了作物单一化等问题。“一带一路”使运往中国的榴莲数量大增,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影响有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冲击,因为单一作物给农业带来的典型问题会更加突出,例如植物恢复力缺失,土壤的成分发生改变。如果“一带一路”以同样方式塑造其他农业系统,那它所形成的趋势将把生物的多样性置于危险之中。

眼下,“一带一路”的环境影响还难以评估。可以计算煤的排放量,可以预测大坝造成的环境危害,但事实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基础设施项目网络规模是前所未有的。世界银行强调,“一带一路”新建项目有可能使人口定居点的变化发生转移,从而造成更大的环境危害。

由于无法预测“一带一路”倡议对环境的全面影响,因此至关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要充分利用一切机会有意识地打造更加绿色的“一带一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去年10月发布报告,强调了若要保持地球现状,人类必须作出重大改变来重新配置当前能源结构的迫切性。正如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致辞时所强调的,世界到2050年所需要的基础设施还有75%尚待建设。如果中国要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开发这些所需项目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那么它就有道义责任去履行建设绿色“一带一路”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