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特朗普能和中国达成协议吗?

2019-02-28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正在接近3月1日这一最后期限,之后双方将恢复关税战,首先是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将从10%提升到25%。虽然全球金融市场仍在剧烈波动,但投资者似乎以为,由于风险太大所以美国和中国不会达不成协议。他们的乐观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诚然,双方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实施机制等一些关键问题上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然而要想可持续化解美中之间的紧张,就必须彻底转变思维方式,在此基础上采用更加全方位的措施。

过去40年来中美交往是以合作为主,所反映的是对全球整体利益的统筹兼顾。但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政府似乎并不认为与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接触是对双方都有益的。正如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所显示出来的那样,美国正在进行一场零和游戏,它的目的就是要赢。

例如,美国威胁要惩罚或者放弃它最亲密的盟友,除非它们增加国防开支。在特朗普政府的压力下,韩国最近同意在2019年把支付给驻韩美军的费用增加8.2%,达到9.23亿美元。

同样,特朗普还一再斥责北约其他成员国国防开支不足。就在不久前特朗普批评德国仅仅拿出其GDP的1%用于防务,而美国却达到4.3%。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作出了回应,她谴责美国的孤立主义,呼吁恢复多边合作。

特朗普政府的短视做法还体现在把双边贸易失衡问题作为了当务之急。在特朗普眼里,与其他任何经济体存在贸易逆差都是美国的损失。这样看的话,如果中国同意削减与美国的双边贸易逆差,那么其他对美国有贸易盈余的经济体,包括欧盟国家和日本这些美国的亲密盟友,也都有可能发现自己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削减双边贸易逆差的压力。

由此而导致的贸易下降将加剧全球经济增长正在面临的负面压力,使所有人都受到伤害。一场全球性经济衰退是当前这个世界最不需要的东西,这个世界已经被各种风险所困扰,包括可能的英国无协议退欧,以及在5月份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民粹主义者有可能获胜。

当然,虽然特朗普没有放过他的盟友,但他的主要目标仍然是中国。毕竟中美之间的竞争远远不止于贸易。尽管美国仍保持着军事、技术、金融和软实力优势,但中国一直在稳步追赶,这使美国两党都支持对华采取更加对抗性的政策。

去年10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直言不讳地指责中国窃取技术、从事掠夺性经济扩张和军事侵略。彭斯的立场呼应了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担忧。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所说的,“正因为它是共产独裁政权,所以中国能够把政治、军事、经济工具结合在一起来对付美国企业和我们的贸易伙伴,而像我们这样的政府是无法与之匹敌的。这让我们处在了天然的劣势地位”。

不过,美国的工具也并非完全无用。美国当局动员了广泛的国内和国际资源,从法律、外交到国家安全措施,以阻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海外扩张。美国鹰派及其盟友们争辩说,如果西方国家允许华为建设它们的5G基础设施,在未来战争中它们将容易遭受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

所有这些都从根本上动摇了商业和市场信心,使数万亿美元市值蒸发。特朗普政府不加掩饰地坚持要求各国在它与中国的争端中选边站队,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担忧。正如世界其他贸易国家所理解的,特朗普的做法将割裂商业活动,使几十年来推动经济增长的以全球化为基础的规模经济受到重挫。

更广泛地说,特朗普政府对多边主义的拒绝破坏了解决一系列问题所需要的全球合作,这些问题包括移民、贫困与不平等、气候变化,以及新技术带来的挑战。特朗普对地缘政治对手的专注,以及安全与防务支出的相应增加,会使本来可以用于基础设施和减贫计划等全球公共产品的资源大大减少。

结束中美贸易战需要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具备相当的政治才能。除此之外,双方还需要认识到,维护全球和平与繁荣需要的是更少的意识形态,和更多的对政治、社会及文化制度多样性的尊重。做不到这些,裂痕就会如同上世纪30年代那样不断加深,进而为全面的战争埋下伏笔。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an Trump Make a Deal with Chin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