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尽管有贸易战,但美国未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

2018-10-25
3.jpg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有一个著名的誓言,那就是,他会在进入白宫的第一天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650天和四个半年一度的报告周期已经过去,特朗普总统还没有兑现这一承诺。理由是充分的。人民币没有被低估,相反,它在外汇市场上的交易价格最近得到IMF的认可,认为与经济基本面大致相符。即使按照美国财政部的汇率操纵与失调标准(美国的要求比IMF低),中国也不是“汇率操纵国”。而且实际上,按照财政部自己的客观判定标准,与前五个报告周期一样,中国甚至不应该被列入财政部的“监测名单”。

10月17日,就在唐纳德·特朗普依照301条款单方面非法对中国征收关税整整三个月之际,美国财政部发布了最新版《主要贸易伙伴宏观经济与外汇政策》半年度评估报告。按美国财政部的判定标准,一个外国贸易伙伴如果符合三个条件,就将被视为为获取国际贸易竞争优势而采取了不公平汇率行为。所谓三个条件,第一是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这说明了重要性;第二是经常账户盈余超过该国GDP的3%,这说明了实质性;第三是过去12个月内多次购入外汇的净额达到该国GDP的2%或者更多,这说明了持续单方面干预的违法性。

贸易伙伴如果符合所有三个标准,就会面临美国附带实质性处罚的“增进双边接触”。贸易伙伴如果只符合三个标准中的两个,就会被列入“监测名单”,受到严密监视。

根据最新的汇率报告,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仅为其GDP的0.5%,与2007年接近GDP的10%峰值相比已有极大改善。这样的盈余就其本身而言没有实质意义。顺带提一句,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远远小于其他东亚经济体,日本、韩国和台湾的盈余占GDP的比重都是中国的好几倍。接下来,尽管人民币汇率从特朗普7月份实施关税以来已经下跌7%,但中国人民银行对外汇市场的净干预基本上是中性的,因此并不存在持续单方面干预的证据。要说明的是,人民币的真实有效汇率仍比它20年平均水平高20%以上,更比2005年7月高40%。最后,中国对美商品贸易顺差在过去四个季度达到3900亿美元,远远超过200亿美元门槛,因此才被判定为意义重大。

由于只符合三个条件当中的一个,所以北京本不该被列入“监测名单”。但是,与特朗普政府先前发布的报告一样,中国是因为它“在美国整体贸易逆差中占有不成比例的份额”而被列入了“监测名单”。

不过,应该承认财长史蒂夫·姆努钦在财政部就汇率问题所发挥的领导作用。相对于各个经济行政部门(商务部、国家经济委员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财政部在政府对华贸易技术战中扮演了最小的不负责任的角色。指导判定“操纵”标准的评估因素(200亿美元对美贸易顺差,经常账户盈余相当于GDP的3%,购入外汇净额超过GDP的2%)是由巴拉克·奥巴马的财政部高级官员设计的。鉴于特朗普政府痴迷于“否定奥巴马的一切”,财长姆努钦大可以在其中做手脚,找理由顺势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或者为2019年春季报告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做准备)。

更恶劣的话,他还可以借用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的污点剧本,在没有证实北京对美国与汇率相关的国际法律权利有任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建议对中国征收反补贴税,以抵消近期人民币(在市场驱动下)贬值而对中国出口形成的“补贴”。要知道,这些关税违反了WTO的《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议》。一国货币的币值不能被当成违禁品,并且被看作是抵消出口补贴。然而,遵守国际经济条约法规并非本届政府的强项。公然违背WTO最重要的两个条款并没有阻止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推荐(并且特朗普总统实施)301条款关税。目前关税已经覆盖到250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

在这两方面,财长姆努钦都证明他比整个白宫经济团队更有原则、更正直。

8月下旬,温文而雅的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断然排除了中国接受第二个“广场协议”的可能,它将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强加给日本的协议。1985年9月的“广场协议”使日元对美元汇率从242日元飙升至1988年的120日元。再宽泛说,日元兑美元从“广场协议”签订时的242日元,上升到了1995年4月的81日元。可是,日元升值并没有纠正美日之间巨大的贸易失衡,反而促使日本经济陷入停滞和通缩。更糟糕的是,在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试图把令人不快的市场开放强加给东京的时候,威胁让日元升值成为他们工具包中一个顺手的工具。无疑,中国人民银行汲取了日本银行的惨痛教训,即不能(为了贸易再平衡)让国际汇率协调优先于国内的货币与金融稳定。美国不应指望用第二个“广场协议”来补救它对中国的贸易失衡。

令人欣慰的是,在一个固步自封于80年代的亚洲政策,并且似乎决心重拾当年那种不合时宜的贸易执法工具包的政府内部,还存在着理智和理性的声音。唐纳德·特朗普在2018年4月发起多边贸易战,可能没有比现在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标签并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额外关税更好的时机了。所幸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在很大程度上,这要归功于财长姆努钦和他在财政部的高级班子。至少未来六个月内,贸易战不会扩大到汇率战场。到那时,希望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能为摆脱相互破坏的贸易与技术政策之争找到一条新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