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钟焰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学部资深研究员

浅议中美贸易摩擦背后的中美竞争战略

2018-10-19

中美贸易严重失衡是特朗普挑起贸易战的直接原因。美方要求中国降低美对华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进一步开放市场。根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2758亿美元,占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65.3%;而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占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的46.3%,高于排第二位至第九位的八个国家之和(44%)。这就直接导致出现了“美国在中美贸易中吃了亏”,“美国重建了中国”的论调。其实这些论调从本质上违反了自由贸易的基本理念。自由贸易的基础是比较优势和互利共赢。中美之间的贸易之所以增长迅速,是因这契合了中美两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需求。中美之间的贸易往来为中美两国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中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中美基于两国经济结构比较优势的贸易往来促进了美国的经济增长,降低了美国的的通胀水平,促进了美国的产业升级。美国跨国公司通过整合两国要素优势提升了国际竞争力,为美国企业创造了大量商机和利润。中美两国通过双边贸易往来共同创造实现了两国巨大的经济利益,共同促进了两国经济发展,这里不存在谁占谁利益的问题,只有谁利益分配更多些的问题。

那么美国的贸易逆差就能实际反映中美在双边往来中的真实贸易利益分配状况吗?并非如此,首先中美贸易统计存在明显差异,2017年二者相差近1000亿美元,美国官方统计的对华贸易逆差每年都被高估了20%左右。美国官方将香港的转口贸易笼统计入中美贸易总额,但这其中实际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中国并非这些货物的真正出口国。而在统计美国对中国进出口时,美国官方按离岸价格计算出口额,而按到岸价格计算进口额,这使得装卸、运输和保险等费用被双倍计入了中美货物贸易逆差。此外,在美国对中国出口货物的统计中,并未将通过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香港、澳门地区以转口贸易形式间接卖给中国的商品计算进去,这样一进一出,大大高估了美中货物贸易逆差。其次,现行的原产地货物贸易统计办法夸大了美中货物贸易逆差。在生产高度全球化的背景下,跨国公司在全球价值链的各个环节进行战略布局,中国作为“世界工厂”,通过加工组装方式加入参与到全球价值链中去,获得的利益仅为加工组装的增加值,而现行原产地货物贸易统计办法却将商品总值计入中国出口额。外商在华直接投资的贸易转移效应更是扩大了美中货物贸易逆差,外资从母国或其他第三国地区进口原材料、中间品或关键零部件,在中国加工制作成最终产品后出口美国,这实际是外资企业母国对美出口,却被计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由此可见,单纯以美中贸易逆差来衡量中美贸易利益分配状况是不合理不科学的。实际的中美贸易利益分配状况应综合考虑采用更科学的全球价值链贸易增加值评价法评估,同时综合考量美中服务贸易利益分配。事实证明,中美贸易的利益分配真实情况并不如美中货物贸易逆差所反映的那样失衡,相反美中贸易额的不断增长恰恰反映了美中贸易关系、经济结构和产业链的高度互补、互利和平衡性。

美国政府当前之所以拿中美贸易关系说事,关键在于美国一直把自由贸易做为一项重要的国家政策工具运用于美国的国家战略实践。过去美国产业竞争力强盛时,美国强调自由贸易和双向开放市场,实际是以不平衡的产业竞争力为依托扩大美国经济和企业的优势影响力。而一旦竞争对手的产业技术和市场竞争力上升构成对美国产业和企业的挑战,美国又会举起公平贸易的旗帜,综合性运用行政、立法、金融等手段来阻止竞争对手在双边市场上获得对美国企业的竞争优势。当年日美贸易战的缘起就是日本的产业进步构成了对美国经济的全面挑战,美国为此发动了一场前后跨度达近30年的“公平贸易战争”,维持了对日本的全面经济优势。今天中国经济发展的规模和技术进步的速度也使美国感到日益不安,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目的绝不只是简单地减少美中贸易逆差,他是美国传统经济发展理念的信徒,认为自由贸易的目的在于促进本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的发展,这既能增加国家税收,又能推动技术进步和企业竞争力的增强,并促进国民充分就业。如果自由贸易达不到这样的目的,那就不如弃之如敝履。他现在举起公平贸易的大旗发动中美贸易战,实质目的是全面压制中国经济竞争力的快速上升,强化美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力优势。其核心抓手有两点,一是通过制造中美经贸关系的不稳定预期吸引更多在华外资企业转投第三国或直接去美国投资,二是以公平贸易和自由市场经济原则为理由削弱中国政府支持本国产业技术发展的能力。与日美贸易战不同的是,鉴于中国目前的国际战略地位远高于当时的日本,因此为确保美国对华竞争战略的成功,美国将超越美中双边范围以及贸易摩擦领域,在全球性国际经济组织和更广泛的经贸科技文化领域开展与中国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