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全球贸易战如何打乱全球经济复苏

2018-10-09
CC.jpg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9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说,他相信虽然美国发动了贸易战,但中国仍然是尊重他的,因为他有“非常、非常大的大脑”。无论是总统的非凡大脑使然,还是更传统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力量使然,美国的关税战都会让用十年时间才实现的全球经济复苏脱轨。

三种升级情形

当前的紧张局势会导致什么后果?特朗普关税战的进程可以透过三种情形来描述,以展示争议如何从一场双边贸易冲突,最终发展成为一场潜在的全球贸易战。特朗普政府在今年春天发出一系列关税威胁后,已经把经济赌注从500亿美元增加到2000亿美元,而现在威胁已经扩大到中国出口到美国的5000亿美元商品(表1)

情形一:单边纠缠。这个阶段从今年7月开始,两国都向对方的34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并准备对另外160亿美元商品加税。由于受牵连的商品只有500亿美元,关税对经济的影响分别仅限于中国GDP的0.1%和美国GDP的0.2%。此时特朗普的一些关键选民,如美国商会和美国农民协会,展开了反对关税的运动,不久后美国零售商和许多其他行业协会也加入进来。

情形二:“美国优先”升级。冷战后,每一位美国总统在大选中都会玩抨击中国的把戏。然而,特朗普是第一个在白宫说到做到的人。随着贸易战升级,他的赌注翻了两番,达到2000亿美元。相对于第一种情形,其潜在的附带损失也翻了两番。在中国GDP可能会减少0.4%,在美国GDP可能减少0.8%。

情形三:全球贸易战。第三种情形已经可以说是全球经济在本世纪以来所面临的一大威胁,因为中国不断被当成美国贸易逆差的替罪羊。当白宫把关税战的赌注增加到5000亿美元时,潜在的附带损失将比第一种情形大十倍。中国GDP有可能损失1%,而美国GDP的净损失可能达到2%(见表1的来源)

表1

三种关税情形: 从双边贸易冲突到全球贸易战

E1.gif

资料来源:数据来自国际贸易管理机构、标准普尔、Difference Group网站。

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破坏

继2017年出现大幅上涨后,亚洲的进出口迄今保持着良好势头,许多经济体继续以两位数增长。但目前外部环境出现了高度的不确定性。全球金融危机刚刚过去十年,作为全球经济一体化三大支柱的世界贸易、投资和人口流动如今就面临着沉重的打击。

贸易下降。据WTO估计,2018年商品贸易量将增长4.4%,比2017年的水平低了几个百分点。但随着特朗普的关税加剧了贸易紧张局势,商业信心的下降和投资决策的转变有可能影响4.4%这一增长前景。一场全面的贸易战给贸易复苏造成的破坏有可能持续好几年。

投资停滞。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全球投资飙升到了接近2万亿美元。联合国曾经预计,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动在2017年恢复了增长,2018年将超过1.8万亿美元。然而事实上,去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额跌至1.5万亿美元,比危机前的峰值还低15%。短期内,特朗普的贸易战和美联储加息看来都会削弱全球的投资前景。

移民危机。2001年恐怖袭击发生,接着就是美国领导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再加上中东和非洲其他地区的冲突,总共有超过6800万人被逐出家园。这酿成了1945年以来全球最大规模的人口流离失所。在特朗普时代,关税战和美国移民政策的历史性倒退都有可能加剧地缘政治摩擦,进而带来新的移民危机和恐怖主义。

全球经济前景不再幸免

2017/18年度,美国与中国、墨西哥、日本和德国存在着巨额贸易逆差,与其他一些国家有少量逆差。除了欧盟以外,这些经济体还包括美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区伙伴,美国在东亚的地缘政治盟友(日本和韩国),以及低成本的亚洲新兴国家(表2)。如果特朗普总统信守承诺,挑战这些与中国一样的“逆差罪犯”,那么贸易战将会四处蔓延。

表2

美国的贸易逆差,2017年-2018年7月(十亿美元)

E2.gif

资料来源:数据来自美国人口调查局、Difference Group网站。

不过,特朗普的贸易强硬进程可能已经停滞不前。特朗普的白宫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获益不少,但现在民主党和美国的贸易伙伴都准备等到中期选举之后再进行谈判。中期选举结果有可能明显(如果民主党赢得众院)或极大(如果民主党赢得参众两院)限制特朗普的影响。当美中两国重启对话时,我们预计会出现以下四种情形中的一种:

情形一: 实用主义占上风。双方从最初的立场后退,达成彼此都能接受的让步。由于两国都不是严重地依赖外部需求,关税时间表的生效或许会被推迟或淡化。为互相保全面子,双方共同采取让步措施不是没有可能,尽管可能性不大。在这种情况下,全球供应链将基本保持原状,投资者和商业信心回归,经济展望被上调。

情形二: 承认分歧。双方重申现有的经济和战略对话机制,并开始就两国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投资审查、市场准入以及战略并购等方面的分歧进行必要的对话。在这一种及其随后的情形中,地区供应链将被重置。除了市场的周期性波动,经济确定性将得到恢复。全球经济前景虽然会遭受挫折,但假以时日的话终将有所改善。

情形三: 实现某种程度的平衡贸易。在这一机会主义情形下,中国承诺通过减缓去杠杆化、推迟经济再平衡和对进口商提供大力支持,来吸纳大量的美国进口产品。看上去,贸易平衡状况将因此变得更好,双边逆差也会减少,但可持续的贸易平衡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

情形四:全球贸易战。双方都准备打持久战。双边争斗蔓延到其他地区,全球供应链中断。美中贸易战将导致亚洲经济放缓,这会使若干地区的经济前景极为黯淡,全球增长前景将被大幅下调。

在政策没有改变的情况下,情形一和情形二目前看来不太可能(尽管中期选举之后可能性增大)。由于特朗普总是爱用晚间的推特扼杀白天谈判的前景,情形三可以说已经夭折。如果是情形四胜出,那么贸易保护政策将使国际环境急剧恶化。

尽管最近的加息让美元走强,同时给本来可以推动全球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制造了普遍的困扰,但白宫正一步步走向陷阱,这个坑可以是任何东西,却唯独不会是避风港。国际社会不应该对特朗普亦步亦趋,否则,就会助长对全球贸易的新打击,引来新的保护主义者对欧盟和亚洲地区贸易大国发动攻势,这差不多就是确保让情形四成为现实。相反,我们需要的是国际社会起而支持有助于实现情形一和情形二的贸易行为。从长远来看,只有这样的情形才符合美中两国经济及全球经济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