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是否正把“过分的特权”武器化?

2018-08-23
1.jpg

特朗普政府看来偶然发现了把美国“过分的特权”武器化的方法。这个词语的创造者是上世纪60年代的法国财长、后来成为法国总统的吉斯卡尔·德斯坦,它指的是美国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所获得的好处。

在全球经济动荡时期,“过分的特权”意味着避险资金的流动有利于美国的金融环境,尤其有利于“零风险”的美国国债市场。如果这种流动与美联储短期利率的缓慢上升以及美国政府的大规模财政扩张相结合,全球性的动荡实际上可以让美国在经济上跑赢世界其他国家。

特朗普总统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最近夸口说:“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亿美元资金正流入美国,因为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投资者、我们的劳动力现在是碾压式的。我们是碾压式的。”要知道,外部资金流入美国,是因为此处有更好的经济前景和对短期利率的更高预期,但同时也是因为国外的经济动荡加剧。而这一次,国外经济动荡的部分原因是由于白宫所采取的经济行动。

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已经形成了一种吊诡安排:只要全球经济风险上升,资金就会流入美国,美元就会升值。哪怕经济动荡来自美国本身亦不例外。

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的时候,其金融体系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闭后几乎处在冻结状态。即使在这种极端危险的环境下,全球资金流动仍然青睐美国,使美联储得以迅速下调利率,向经济注入资金,而且还不存在资金迅速外流和货币危机随之而来的风险。

正如许多发展中国家意识到的,这是一种过分的特权。经济危机通常导致本国和外国投资者撤离,因为他们要为自己的资产寻找避风港。 在极端情况下,这种“突然的中断”会引发货币危机。但由于美元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当情况不妙时,所有人都会逃向安全的美国资产,尤其美国国债这种在全球最具流动性的市场上交易并被视为风险最小的一类资产。

这也许就是“过分的特权”最大的好处所在。当然也有弊端,比如币值不适当地过高,从而导致出口竞争力丧失和经常账户出现巨额逆差。不过,人们通常还是认为它的好处更大。

最重要的是,美国受益于更稳定的宏观经济,因为不存在货币危机的风险。美国欠的都是本币债务,所以它唯一要做的就是印更多的美元。这有助于缓和资本主义从繁荣到萧条的周期。当世界其他地方出现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趋向美元,从而让美联储有了更多的政策空间去刺激经济。

1980年以来,所有导致避险资金流向美国的经济危机往好里说是意外,往坏里说是因为市场参与者和决策者的愚蠢。例如,许多人认为美联储不够谨慎,未能预先阻止房地产泡沫,但却没人指责美联储是恶意制造房地产泡沫,以获取更多的权力。不过说到底,美国的决策者还从来没有为了吸引避险资金和降低美国利率,尤其是长期利率,而刻意制造经济危机。

我们有可能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特朗普政府不大可能考虑并以一种有预谋的方式制造当前这场对美国经济前景有利的经济动荡。而且,是一系列因素共同起作用,才使这一切成为可能。不过事实是,美国似乎正“赢得”与中国的贸易冲突,而且肯定对土耳其占了上风。

就土耳其来说,由于经常账户逆差持续扩大,以及政治干预让人们对土耳其央行的有效性失去信心,这个国家的经济已经有大的麻烦。对经济观察人士而言,土耳其本来就走入经济困境,上演着一场教科书式的新兴市场危机。

然而,特朗普政府出于政治原因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把土耳其经济推向了崩溃边缘。这是典型的经济胁迫,而且,人们对危机蔓延到其他新兴市场的担忧正促使避险资金流向美国。

这一回,资金流入美国经济的过渡机制格外强大,因为联邦政府正通过减税和巨额支出法案实施大规模经济刺激。其结果是美国长期利率较低(美联储正在调升短期利率,虽然十分缓慢),政府能够以相对低的利率借钱,经济刺激措施的成本更小。这自然会让人们对美国经济前景产生更大的信心,进而出现良性反馈环。

中国的情况也是自身使然,但同样,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冲突似乎比它的对手更能伤害到中国经济的前景。拉里·库德洛甚至认为中国经济“看上去糟透了”。尽管言过其实,但中国股市确实正处于熊市,而且自2018年4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经将近贬值10%。

中国市场低迷的部分原因是北京掀起债务去杠杆运动,同时加强了对中国地方政府基建项目融资的监管。然而,白宫的经济制裁显然意在给中国带来痛苦。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们加剧了经济的不确定性,导致出现有利于美国的避险资金流动。

关于这一点,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晓指出,中国经济崛起“实际上是(中国在)美元体系中的地位上升”。虽然中国从美元体系中受益,并成为这一体系的主要支持者和风险承载者之一,但从结构上说它仍然处在从属的地位。

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中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方面对美元多有依赖,其国民储蓄中的相当一部分也是美元。尽管北京具有政治优势,中国服从于政治的经济让它能承受更多经济上的痛苦,但中国仍被逼进了墙角。特朗普政府越是加大赌注,北京就必然越担心资本外流和金融不稳。

似乎特朗普政府通过在国外制造经济危机找到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方法。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把美国“过分的特权”武器化与特朗普一心想减少美国贸易赤字是背道而驰的。

也许特朗普最终想要的,是世界经济崩溃引起美元大规模反弹。这样一来,美国就会有更多的贸易逆差,成为全球经济中的最后消费者,这是“过分的特权”内置的一种天然稳定器作用。但这也意味着庞大的贸易逆差和美国工业全球竞争力的丧失。

特朗普不顾一切地使用经济制裁和关税,这种做法正在酿成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以这种方式滥用“过分的特权”,有可能给美元的主要国际储备货币角色带来长期灾难。目前没有可行的替代者,但为了巩固自身经济而制造经济危机,作为一个储备货币发行国,它也许很快会发现,全世界对其国际经济管家角色的信心正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