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的游戏终局是什么?

2018-07-19
1.jpg

尽管人们预言贸易战不会轻易开打,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似乎愿意履行他的竞选承诺,并着手实施“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政策。这种做法全然不顾美国企业和金融精英们的忠告,因此也就产生了一个关键性问题:特朗普扩大贸易冲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他最后的游戏终局?他究竟是在为重建全球贸易体系而进行一场大的讨价还价,还是仅仅为了保护主义而保护主义?

专家和分析人士对特朗普的动机做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这些解释都不可能是唯一的,而是会在更完整地描绘特朗普的国际经济战略成因方面有所重叠。

第一种最常见的解释就是,特朗普是个“生意人”。为了提高谈判地位,特朗普喜欢虚张声势,用惩罚性贸易措施来加大赌注。但最终他是雷声大雨点小,一旦真出现经济麻烦,身为商人和实用主义者的特朗普就会寻求达成互利贸易协议,或者给对方一些甜头,以减轻爆发全面经济战的威胁。

金融市场和经济精英们最喜欢这个理由。特朗普交易和多变的特性,见风使舵和不惜自相矛盾的本事,也肯定支撑了这样的观点。然而,随着威胁和报复措施不断升级,很多人又有了第二种想法,那就是总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种常见的解释是,特朗普在迎合他的基础选民。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作为“精明的政客”正确地觉察到贸易是一个团结选民的重大议题。新的民调显示,这些选民仍然支持总统,哪怕针锋相对的贸易措施会带来经济麻烦——最明显的就是破坏心脏地带的农业利益。

根据这种观点,特朗普对竞选期间所说的一切都言而有信,而且到目前为止,金融市场和消费者信心并没有实质性被削弱,所以他的基础选民都还与他站在一道。根据最近《华盛顿邮报》与沙尔学院合作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虽然多数人不赞成特朗普对国际贸易问题的处理,但他在最有可能受到报复性关税打击的15个州里仍有57%的支持率。

第三种解释比较有恶意,基本上是由那些批评特朗普最狠的人提出来的。这种解释认为,特朗普是一位传统的“裙带资本家”。这位美国总统通过利用惩罚性关税,激怒商界和国际贸易伙伴,而这种不确定性加大了总统的自由量裁权,并迫使公司CEO和各国领导人迎合他的怪念头,从而使他能借机进一步做大自己家族的生意。

这种解释的出现是由于5月中旬有消息爆出来说,一个特朗普有直接经济利益的重要房地产开发项目获得了一家中国国有银行的支持。这个在印尼的所谓“丽都城(Lido City)”项目,得到了中国中冶集团5亿美元的有担保贷款。不过,也许是为了证明他的批评者是错的,特朗普在7月份仍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如今更威胁要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行一场全面的贸易战。

第四种解释完全是诅咒:特朗普患有心理疾病,包括极度自恋。所以他彻底被欲望吞噬,总想成为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而贸易战就是博取新闻头条的好办法。然而,这种对特朗普是自我陶醉般“作秀”的解释,却不能说明为什么他始终执迷于保护主义政策。除了有可能是一个自恋狂为了经济浩劫而制造经济浩劫,它没有提供任何启发,来说明这场游戏的终局会是什么样子。

最后的第五种解释也最不常见。这种解释与把特朗普看成“交易者”和商人的第一种解释截然相反。它认为,特朗普是一个“意识形态主义者”,有一套固定的意识形态棱镜,并透过这个棱镜来了解世界。对这个棱镜的最佳描述就是“新孤立主义”,虽然这其中也有对其他意识形态及浓重的经济重商主义的承袭。

正因为特朗普已经在纽约打造出一个成功的房地产企业,并且撰写过《交易的艺术》一书,所以,很少有人认真看待他那些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对国际经济问题的表态。但特朗普的确有十分明确的意识形态立场,这种立场曾在美国历史上产生过深深的共鸣,而且在共和党特别是茶党一派,其门第正日渐壮大。

新孤立主义不相信一切国际参与,特别是不相信任何单一国家都不能轻易推翻的具有明确规则和规范的多边协议。经济上,它追求高度的自给自足,并保护钢铁和铝这类国内主要产业。当前,这种理论还意味着要齐心协力巩固美国在全球的技术领先地位。

依照其逻辑结论,这种愿景将导致进口替代工业化的重演:美国在各行各业都会变得自给自足,同时出口剩余商品,如农产品和全球需求强劲的高科技投入品。最终,这些政策将从根本上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甚至可能对全球其他国家产生贸易盈余。

即便经济上变得更加自给自足有可能导致经济混乱,但终究是值得的。美国仍是最大和最有创新性的经济体,因此应当有足够力量推动这种转变。对关键的进口工业品和消费品采取保护手段(尤其这些进口品是来自中国这样的潜在竞争对手),可以把美国重新打造成世界最强大、最自立的经济体。

由于新孤立主义意识形态有其固有的内在逻辑,因此它的决策可以无视直接的经济影响和意外后果。作为“意识形态主义者”的特朗普将使观察人士不得不严肃看待他退出WTO和颠覆全球国际贸易规则的威胁。

虽然没有什么人认真考虑上述可能,但它在一定程度上仍引起观察人士的注意,因为特朗普正在实施差不多所有的、甚至遭到官方复审的贸易保护措施。绝对并且的确可能的情况就是,特朗普有的时候会是“交易者”和“精明的政客”,其他时候则喜欢“作秀”和扮演“意识形态主义者”。

虽然动机并不明晰,但我们现在知道,在关税问题上特朗普绝不仅仅是虚张声势。他看上去非常乐于继续给经济制造巨大的不确定性。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保护主义政策的负面影响并没有多少是出自关税的实施(很多关税尚未生效),而更多是出自商业未知因素的增加所带来的混乱。而一旦爆发全面的贸易战,意外后果还可能成倍增加。

作为一个人,特朗普与其他人一样是多面的,对于他的意识形态倾向,人们有必要严肃对待。它迫使我们接受这样一种前景,即他愿意为了基于新孤立主义和新重商主义的“美国优先”这一明确原则而牺牲美国的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