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郭栋 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院中国项目主任

特朗普因为关注贸易而迷失对华目标

2018-04-19
d.jpg

与今天的中国类似,二战后日本的经济崛起也是靠出口来拉动的。它采取一系列产业政策,支持出口,扶植明星企业,并千方百计获取美国的技术。关键的区别在于,日本在安全上依赖美国。1987年,里根政府利用1974年《美国贸易法》第301条,也就是特朗普政府眼下对付中国的同一种工具,对选中的日本商品征收100%的关税。日本不仅没有进行报复,甚至连这类威胁都不曾发出。美国现任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当年是里根政府里的中层贸易官员。里根时代关税的最终效果,如今是值得商榷的。

不是很久之前,中国经历过在大饥荒时期被前苏联取消援助的困苦。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愿意与美国打一场贸易战,他们决心不重蹈日本的覆辙。要打赢一场战争,你必须了解你的敌人。对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来说,忽视中国的民族情绪可谓战略上不智。日本的剧本在中国不会灵验。

2001年加入WTO时,中国承诺逐步调整它的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度。由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出现飙升,它开始抵制国际上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并指出正是1985年到1987年日元超过50%的升值,使日本经济的上升轨迹不可逆转地被改变了。

特朗普总统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一直竭力提醒人们,中国向来没有按照WTO的规则行事,它迫使美国转让技术,而且中国已经不再是“第三世界”国家。

当然,这些说法是有道理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辩解说,它还不是发达国家,因为按照人均GDP来衡量,它的生活水准只是美国的15%。中国还辩解说,自从加入WTO,它的经济已经明显地开放,平均关税下降到10%以下。中国市场的开放和自由化给美国的企业以及获得廉价产品的消费者所带来的好处,大大抵消了供应链转移到中国所造成的制造业就业机会的损失。况且,人民币已经对美元升值了20%以上。近年,中国消耗掉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来防止人民币贬值,其实就算是由于市场力量造成人民币贬值,特朗普政府也肯定感到不快。

然而,美国官员对中国以渐进的方式开放经济并不满意,声称开放永远“太少、太迟”。中国有可能做出让步并加快改革,但它会顶住美国要求激进变革的压力,坚持它“摸着石头过河”的渐进政策。

特朗普的首要目标看来是振兴美国制造业,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可能让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回流。不过,如果目标是让制造业的工作岗位回流,那么中国可以简单承诺从美国进口更多的汽车和半导体,同时更多地向美国的工业投资。而满足美国大幅放开市场准入、减少给战略性产业的补贴等其他要求可能要难得多,因为这与中国的渐进政策背道而驰。到最终,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满足于中国在增量上作改变,毕竟,跨国公司并不是特朗普的主要选民,而扰乱全球经济有可能带来适得其反的后果。

重要的是,在对华关系中优先考虑双边贸易,会严重迷失美国的目标。美国用30年前的剧本挑战中国,而中国正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把它的注意力转移向东南亚、拉美、非洲甚至中东。对中国来说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为了让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平地持续下去,中国需要通过培育新兴市场来做大经济蛋糕。靠国内消费来扩展已经十分庞大的经济规模,这已经被证明是困难的,而且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它只是次优选择。另一个选择是,从现有蛋糕上切掉更大一块,但这么做肯定会更加与美国和其他国家为敌。

为维护地位和保持技术优势,美国不得不在全球各个角落与中国展开竞争。由于了解美国在经济、军事上仍占据优势,习近平主席建议在“新型大国关系”下与美国在世界舞台上进行合作,并准备做出让步。前总统奥巴马虚与委蛇,他的应对手段是多边贸易协议、重返亚洲和加强在拉美地区的参与。

政策向内转,优先考虑国内少数工厂,从而枉顾美国与中国之间更大的格局演变,这似乎让特朗普因小失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也许会消退,但这不是因为他的战术取得成功,而是因为贸易会转向别处。

虽然全球化提高了经济效率,但它在分配上的效应一直不那么令人满意。美国本可以凭借它的技术和全球秩序,不断向前推进,但它未能寻找到一个公正地分配全球化利益的连贯策略,也未能说服美国人民接受全球化。以“让美国再次伟大”为目标的特朗普总统出现了,他正在与新兴世界为敌,而中国却投身于这个新兴世界,并争夺各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