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航空航天工业的未来

2018-04-16
3.jpg

4月伊始,中美贸易战迫在眉睫。3月22日,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指示美国贸易代表为大约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确定新的关税。此举表面看是回应所谓的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但预计关税将覆盖到一系列行业,如机械、消费电子、零部件制造,或许还有更多。如果中国决定报复,它有大量可选项,但航空航天工业应该是中美贸易中不被触及的重点之一,至少目前如此。

预计到2024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民航客运市场,但它的飞机仍由外国公司提供。中国市场对波音这样的公司来说是块肥肉。去年11月波音宣布向中国销售370亿美元产品,而且它预计到2036年中国的航空公司将购买价值1.1万亿美元的新飞机。换作其他情况的话,美国航空航天工业会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理想靶子,因为除了零部件制造,航空航天产品在双边贸易中规模巨大,而且是单向的。目前,“中国商飞”等中国公司正热火朝天地开发国产商用飞机,以替代波音和空客,但其产品要经过很多年才能进入市场,而且它在竞争中也落后很多年。

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讲话中,习近平对他的“中国制造2025”倡议作了扼要说明,这将加快中国新兴的航空航天工业的发展。由于航空航天领域的国际合资企业对技术转让有严格限制,在推动中国飞机制造商的成长与成熟方面,旨在创建新的研究、工程师和专业网络的国内政策前途无量。

中国政府还可以在行政一级为新飞机进入市场提供便利。2008年完成处女航之后,“中国商飞”的ARJ21喷气式支线客机饱受挫折,中国民航总局对它的批量生产认证拖了九年。而波音和庞巴迪制造的同类飞机,通常能在两年内获得证书和进行商业投放。这凸显了中国企业面临的困难。如果得到适当帮助,“中国商飞”预计它的C919大型商用飞机可在2021年,也就是首飞四年之后获得适航证书。这样的目标并非不可能,但肯定算是乐观的。

说到中国政府对本国航空航天工业的支持,人们有更多的理由比过去感到乐观。正如布鲁金斯学会的李成和露西·徐在“中美聚焦”的一篇文章中所述,习近平主席任命国有企业负责人担任重点省份的省长,体现了他对这一产业的重视。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以来,航空航天业负责人(包括三位中国国家航天局前局长)被任命为河北、辽宁、湖南和广东省省长。其中,张庆伟(原“中国商飞”董事长及河北省长)和陈求发(原国家航天局局长及辽宁省长)已经分别被提拔为黑龙江省委书记和辽宁省委书记。

李成和露西·徐推测,这些航空航天领域的负责人,其中一部分从表面上说是火箭科学家,但也可能是正在上位的党的领导人,他们能够用新的方式塑造决策。人们期望,随着这批人数量的增加,以及他们在中共组织内部得到提拔,他们将倡导中国航空航天工业的创新。即使短期内,他们的存在也是一个信号,表明中共内部有更多人支持加速发展航空航天产业。不过,即便假定中国领导层对飞机和航天器有新的热情,未来几年的实际结果又将如何呢?兰德公司2017发表的研究报告提供了一些思路:

首先,我们应该预见到,中国的大学和企业会助力发动机和航电技术的发展,这是中国落后最多的的主要技术领域。就连“中国商飞”的C919,也严重依赖从通用电气等外国公司采购的零部件和技术。如果不能迅速追赶,中国第一代商用飞机就不算真正的“国产”。

中国商用飞机的研发也具有重要的军事利益。除了发动机和航电技术,它们在中国军事应用方面同样滞后,大型商用机身的成熟还有可能解决中国军队运输机群的不足。正如我以前写的,解放军空军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硬件问题,技术进步也非常重要。

最后,我们可以预计,国有和私营公司会建起越来越大的专业工程师和专家网络。未来几年,行业的最优实践和管理流程的简化可能形成合力,从而使创新和产出呈现指数而非线性增长。

在对中国航空航天业感到乐观时,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考虑。美国和欧洲都有长达一个世纪的商业航空史,并且拥有与之不相上下的通用航空业。通用航空的定义包括军用和商用以外的所有飞行器,由于严格的天空管制,中国的通用航空业严重落后,公务机、直升机和私人飞机寥寥无几。通用航空业一直是创新的孕育场,为工程师和公司提供以较低风险和较少投资获得专门技术的机会。如果中国继续忽视这个市场,其国内产业的起飞会更慢。

美国和欧盟的大型商用飞机公司仍然有极大的影响力。双双垄断着大型商用飞机这个庞大市场的波音和空客应该调整它们对中国竞争对手的预测——如果它们还没有这么做的话。亚洲的客机需求增长速度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快,而亚洲航空公司已经表明,它们对机身特性的偏好与波音和空客目前所提供的有很大不同。如果中国挑战者迎合这些偏好,它们就会在国内外获得巨大的收益。

西方决策者也应该转变思路,以适应航空航天工业的新发展。让空客和波音互为备选,肯定意味着在一场假定的贸易战中有更多筹码,但这没有实际意义。如果中国的航空公司能获得国产飞机,并有充足的政府补贴抵消其相对低的效益,那么波音和空客肯定会失去在中国这个占全球20%市场的优势。正如兰德公司所指出的,政府给飞机制造商提供补贴,是波音和空客的冲突所在,而美国和欧盟至今未能解决这一问题。如果现在不确立规范,未来几年,面对中国政府对其航空航天业的慷慨扶持,它们将束手无策。

所有这一切还没涉及中国在外层空间取得的进展,那里更加缺乏对创新、扩张甚至侵略的管理规范。中国在大气层航空领域的做法,以及让被提拔到党的领导岗位上的老产业负责人发挥作用,说明它的国家技术进步战略出现更广的范式转变。如果中国的飞机制造商能在未来几年内为全球商用客机市场生产出合格产品,那么,它们将为中共打造出下一代高技术产业的发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