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何伟文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

中美经贸协议的意义

2017-11-27
S2.jpg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最近访问北京期间,中美两国签下了14个大单,总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通过这些协议,波音得到总额高达350亿美元的订单,美国大豆协会可获得34亿美元出口。能源行业到目前为止份量最重,占到协议总额的50%。

新的趋势

这些协议体现出了两国经济关系中的若干新趋势。

首先,能源是双边投资与贸易的重头戏。阿拉斯加州政府、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中石油、中投和中国银行签署了43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阿拉斯加天然气田协议,协议允许将生产的部分天然气运往中国。此外,西弗吉尼亚州政府和中国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就开发西弗吉尼亚州页岩气签署了投资与贸易备忘录,价值高达830亿美元。

20年前我曾是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经商领事。1997年3月,中国一个代表团访问阿拉斯加,签署了从该州进口100万吨石油的协议。我走访过阿拉斯加北坡地区,当时普拉德霍湾已经发现巨大的天然气储量,一个初步的设想是,用一条新的跨阿拉斯加天然气管道(与现有跨阿拉斯加的石油管道平行)将普拉德霍湾与阿拉斯加南部沿海城市瓦尔迪兹连接起来,在那里将天然气液化,并装船运走。我与州政府官员和大西洋里奇菲尔德石油工程公司的代表进行了交谈。他们邀请中国企业参与投资,而美方公司则希望对中国东岸接收港口的设施进行投资。天然气满足中国的需求,中国的投资则可以支持阿拉斯加天然气的开发,增加当地就业,这显然是双赢的交易。但由于克林顿政府宣布禁止阿拉斯加石油和天然气出口,该提议后来被搁置。不过现在机会又出现了!如果成为现实,它将成为两国间良好经济关系的重要基础。

其次,高通与小米、OPPO和Vivo的协议体现了中国的技术进步,“中国制造2025”不会威胁美国的企业。相反,美国企业在中国新时期的发展过程中有着巨大的机遇。

第三,虽然中国正在开发自己的干线飞机,但它仍将继续购买数百架波音飞机,而美国交通部门也支持中国的C919客机。合作又一次占了上风。

第四,高盛与中投签署协议,显示出两国交流正向资本市场拓展。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双边合作。中美两国的投资银行和基金可以在国际市场上为中国、美国或第三方的项目筹措资金。

史无前例的协议再次证明中美两国经济互补性很强,而与未来的好处相比,2500亿美元协议也许是微不足道的。

贸易不平衡仍将存在

在访华期间进行的中美经贸对话中,特朗普总统严厉批评中国对美国存在巨额贸易顺差,表示应该立即减少这种逆差。虽然他指责说,是他的前任们造成了这一问题,但这不过是出于对东道主的礼貌而已。

这些新签的协议对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作用有限,因为其中的1260亿美元主要是对美国的投资,而不是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美国的国际贸易是由企业而不是政府来完成的,因此,贸易不平衡不能靠政府的谈判来改变,而只能通过改变全球供应链来扭转。计算机和电子产品是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大户,2016年逆差额为1440亿美元,占贸易总逆差的40%以上。以iPhone为例,其对美国的出口价值中,超过95%是来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德国、法国、荷兰和美国自己。减少美国贸易逆差的有效方法是深度调整美国的产业结构,中美两国可以为实现这一目标进行合作。

游戏规则没有因协议而改变

特朗普总统结束亚洲之行后表示,这些大单表明了贸易协定的改变。他指责“不公平贸易”是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并重申美国必须得到公平互惠的待遇。在APEC峰会发言时,他对几乎所有亚洲国家和多边及区域贸易安排提出批评,希望通过双边协议实现“美国优先”。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声称,这些协议将为“加强美中之间更加公平和互惠的关系奠定坚实的基础”。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的核心关注就是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

中美之间的这些协议其实并未改变它们的贸易协定。能源合作几十年前就已经开始。贸易协定不是由企业而是由政府通过谈判达成的。APEC峰会上,特朗普确实呼吁将多边和区域贸易安排改为双边协议,不过APEC国家的领导人都表示他们强烈支持多边贸易机制。

特朗普总统和罗斯部长要求贸易公平和互惠无可厚非,但公平贸易的标准并不是由美国,而是由WTO来确定的。不幸的是,美国是世界最大贸易强国,且从事着不公平贸易。截至2017年11月21日,WTO争端解决机制共收到532件成员国贸易纠纷案,其中130件的被告方是美国,占总数的24%。这130起投诉都与美国政府的不公平贸易行为有关。与此同时,中国作为被告的只有39件。美国应该检讨自己的贸易行为,冷静坦诚地与其他国家协商问题,同时所有协商都要以事实和WTO规则为依据。

特朗普访华期间签署协议只是第一步,其中许多协议或备忘录仍需最后的谈判和批准,而且有可能节外生枝。两国政府都应该珍惜这一巨大的收获,维护友好的氛围,以务实的态度处理贸易平衡问题和贸易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