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赵天一 纽约大学纽约校区华盛顿广场在读硕士研究生

互联网管控及对在华外企的影响

2017-10-30
S1.jpg

中国政府对境内互联网无孔不入、日益增强的控制,或许看起来与其宣扬的欢迎大规模外国投资政策相左。然而,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发布的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中国依然位列全球第三大外国直接投资(FDI)接收国。桑坦德银行(Santander)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最大外国直接投资来源为制造业(43.2%)和房地产业(20.9%)。

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将进一步完善营商环境,进一步向外国投资开放市场。虽然政府宣称要扩大对外开放,但中国依然以大规模的深度网络管控和审查机构著称。然而,中国政府实施的互联网审查是以务实的方式进行:仅针对政治敏感内容,而非给企业设置壁垒。这促进了对华投资的外国企业与负责管理互联网事务的中国工信部的共存。

1978年由革命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引领的经济改革,标志着中国前所未有地向世界经济敞开了大门。本着拥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自国民党统治时代以来,中国政府第一次允许并大力鼓励外国投资进入中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国有企业与开放的市场经济共存,中央计划与市场机制相结合,而根据《人民日报》2005年的一篇报道,这令中国经济自邓小平改革开放时期以来增长了十倍。

不幸的是,向外国企业开放市场并未转化为开放互联网。互联网审查在1994年中国内地首次引入互联网起就开始同步实施。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互联网迅速成为普通民众重要的通讯工具和交流思想的公共空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6年的数据显示,高达50%的中国民众接入了互联网。而该中心2017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由于中国是全球第一人口大国,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总数高达7.51亿。

对于在华投资的外国企业来说,它们的商业运营无法离开互联网。但即便能够接入互联网,也并不意味着拥有完全的互联网自由。根据新华社的报道,中国的互联网审查针对“封建迷信、色情、暴力、赌博及其他有害信息”。但有证据表明,中国同时也针对网络上的其他内容实施审查,尤其是那些批评政府或给政府造成负面影响的内容。因此,一些主流媒体网站因潜在的敏感内容而在中国内地遭到屏蔽,包括Facebook、Twitter、谷歌及其他一些知名国外新闻媒体。几家中文网站也无法逃离审查的命运。雅虎台湾和雅虎香港以及中文维基百科都在中国内地遭到审查。

在无法保证中国将拥有一个稳定、开放的互联网环境的同时,外国企业认为当前的情况正在“恶化”,尤其考虑到中国开始禁用VPN(虚拟专用网络,用来帮助用户规避国内互联网管制的工具)。在北京生活20多年的企业高管詹姆斯•麦格雷戈告诉《南华早报》,“对在华外国企业来说,眼下或许是我经历过的最烦心、最不痛快的时刻”。在中国对VPN实施封锁以前,互联网用户可以在应用程序商店下载并安装VPN软件。但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政府开始加紧对互联网实施前所未有的管控。反网络审查组织GreatFire.org和路透社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初,有近1/4的网站、域名、加密网站、搜索引擎和IP地址被封。

封锁VPN给在华外国企业造成了直接影响,全球访问量最大的网站中有25家在中国内地被屏蔽。自2013年以来,美国贸易官员首次指出,中国的网络审查是阻碍中美两国贸易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而路透社的报道显示,中国美国商会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受制于投资限制、安全管控和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国美国商会成员在“中国的通讯和互联网领域”面临着“严峻挑战”。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迈克尔•费罗曼大使声称,中国的互联网管控正在“伤害互联网网站以及依靠网站进行企业运营的用户”。

一些跨国公司已经决定,调整公司运营以适应中国日益严苛的网络环境。作为最大、最具影响力的驻华外国企业之一的苹果公司,就展现出了与中国政府合作的意愿。今年7月,苹果中国区应用商店下架了全部VPN程序。根据CNBC的报道,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将该公司战略形容为“很显然,我们本不愿下架任何程序,但正如我们在其他国家所做的那样,无论公司在哪里运营,我们都会遵守当地的法律”。

其他公司是否会步苹果后尘值得商榷,因为这毕竟需要一家想要获利的外国企业真心承诺遵守中国的意识形态政策。事实上,很多外国企业在尽力适应中国市场前就被“递解出境”了。一家总部设在中国的外国企业老板理查德•罗宾逊对《南华早报》记者说,中国的网络管制伤害的是那些依赖VPN进行商业运营的中小型外国企业。他解释说,“大型企业在中国可以安枕无忧,因为它们可以负担得起直接接入海外服务器”。

在1998年启用“金盾工程”(即“长城防火墙”)以前,中国立法机构出台了三项法规,管控互联网内容并为互联网用户提供指导。虽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国曾一度放松了网络监管,但自那以后,中国政府通过立法手段一直在不断更新并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媒体研究学者赵靳秋认为,中国政府是在以一种务实的方式实施网络审查。在论文《当代中国互联网管理掠影:审查、盈利与责任》中,赵靳秋指出,“在'谨慎开放'原则指导下,政府一方面寻求从全球信息开放带来的经济优势中获益,另一方面则试图防范信息开放给社会价值和国家统一带来的有害影响”。换句话说,中国政府认为网络管控是为外国投资者创建稳定营商环境的有效工具。虽然中国的网络审查日益升温,但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在2016年依然增长了2.3%,而就在同一时期,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出现了下滑。

外国直接投资不是中国政府实施网络审查的目标所在。相反,中国一直在反复强调欢迎外国企业来华投资。在今年瑞士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演讲中大力维护全球化进程,而中国国务院也在1月发布了《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这再一次证明了中国对投资者秉承的开放心态。

中国是一个独特的例证,因为它挑战了关于“开放”的西方民主观念。发轫于1978年的中国经济改革将中央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导向经济。然而,这些改革并没有为中国创造出一个包容的环境。相反,改革一直在强调某种程度的排他性。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一句著名的话成为中国开放政策的核心:“窗子打开了,难免会有苍蝇飞进来。”

正如理查德•罗宾逊所说,外国企业或许需要为“直通海外服务器”做足预算准备。虽然中国市场看起来似乎难以捉摸,但对于很多外国投资者来说,中国依然是一个获利丰厚的市场,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拥有的稳定政治环境和庞大人口基数。与互联网审查相比,经济考量在外国投资者的决策过程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与中国市场可以为外国投资者带来的巨大财富相比,无法登陆Facebook和Snapchat的损失实在是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