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扩建金融生态系统:欧洲人民币离岸中心时间表

2017-10-19

如果把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看作一场竞赛,那么英国无疑在这场比赛中取得了领先优势,它是亚洲以外的首个人民币离岸中心,至少从对外宣传的角度来看是如此。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2012年4月18日庆祝正式启动公私部门联合倡议,在伦敦设立人民币离岸中心时就明确表示,“通过发挥东西方桥梁的作用,英国可以确保伦敦在未来数年保持领先金融中心的地位”。但是,这一宣言不会不受来自其他欧盟成员国的挑战。通过争取人民币业务,法兰克福、卢森堡和巴黎都在寻求强化其各自作为重要金融中心的资质。

事实上,截至2015年初,英国、德国、法国和卢森堡都已成功跨过终点线,成为了人民币离岸中心。与赢者通吃的做法不同,北京让这四家欧洲主要金融中心都认为可以自称人民币离岸中心。北京为何要这么做?通过检视这些离岸中心诞生的过程不难看出,现阶段中国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更多旨在建立一个令其在适当时机可以利用的网络,而非鼓励当前市场对人民币的消费。

时机即是一切?

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有四项标准:存在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中国向其开放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为离岸人民币指定一家官方离岸清算银行;中国内地国有金融机构或政府机构在本地(离岸)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

前三项里程碑式事件曾被凯思琳•沃尔什和杰夫•韦尔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为“三件礼物”。这是因为北京必须做出正式的政策决定,来签署本币互换协议,开放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或允许国有银行作为官方清算行运营。这些正是中国通过设立人民币离岸中心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标志。

而我在这里要加上来自北京的第四件礼物:由中国官方机构在本地(离岸)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这些机构一般为大型国有银行。中国机构发行“点心债券”是一项极具象征意义的事件,显示出中国对某个离岸中心的支持。

对于想要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地方来说,每件礼物都必不可少,这不仅是因为每件礼物自身都极具价值,更重要的是它们会合力创造出一个金融生态系统。拥有这些礼物的卢森堡、法兰克福、巴黎和伦敦可以提供一系列以人民币计价和投资的金融服务。

S2.jpg

从图1我们可以看出,在每一项里程碑式事件中,伦敦都先于其他三个欧洲城市获得了相关资质,而2012年英国率先宣布发行人民币债券更是领先了一大步。这并非名不副实,在所有国际金融中心排名中,伦敦都高居榜首,且数十年中一直保持着外汇交易全球中心的主导地位。选择伦敦,北京选择的是声望。然而,法兰克福也并不逊色。事实上,在伦敦金融城于2014年四项全部达标后,法兰克福仅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也全部达标。这显示出,虽然伦敦竭尽全力试图成为欧洲乃至西半球最重要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北京却不愿赋予其这一地位。此外,在欧元区内部,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的过程也显示出中国让欧洲这四个中心都拥有了一个“第一”。法兰克福紧随伦敦收到了全部四件礼物,看上去似乎是北京更愿意让法兰克福成为最受青睐的欧元区人民币离岸中心。但中国还未准备好,或者说还不愿意将赌注全部压在某一个城市上。巴黎和卢森堡也是人民币国际化历史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这些仅仅是接受了中国四份礼物的欧洲金融中心。所有欧元区成员理论上说都被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覆盖,但它们并没有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也没有清算银行。从全球范围来看,截至2015年底,共有32个经济体与中国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14个经济体拥有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20个经济体有人民币清算行。在债券发行领域,台湾、香港和新加坡主导着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但截至2015年年中,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和瑞士证券交易所交易的人民币债券都占到全球债权发行量的1%,而其他证券交易所人民币债券交易量全部加起来才占到1%。截至2015年年中,北京不仅在欧盟内部建立起了一个人民币离岸中心网络,还在除非洲以外的所有大洲建立了人民币离岸中心。

这意味着什么?

通过重温北京培养人民币离岸中心的时间表,我们可以看出中国采取了精心设计的措施来确保在欧盟建立一个离岸中心网络,这套网络将与人民币走出去战略共存共荣。虽然北京利用了英国想要建立全球最重要金融中心的迫切愿望,但它似乎也注重赋予法兰克福和巴黎能够反映其对欧盟和中国重要性的地位,北京同时还抓住了卢森堡提供的大量机遇。眼下随着市场逐步发展,中国与合作经济体建立了伙伴关系,而即便(或者说正是)由于英国脱欧影响了伦敦在国际市场发挥作用,这些伙伴经济体也将持续为中国提供机遇。随着人民币自身的角色在全球金融市场日益演变,中国将会有不同的礼物送给这些离岸中心。无论中国是否会在不同时期偏爱某个离岸中心,无疑它已经拥有了一个令其选择更加灵活的网络。现在,这些离岸中心可以随着需求变化而变化,当北京决定人民币应当更多发挥全球货币影响力时,它已经拥有了准备就绪的金融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