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对中国的知识产权调查为何跑偏?

2017-08-21
S3.jpg

似乎有一个共同叙事支撑着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世界地位形象。简单说就是,二战结束以后,美国(以及程度稍低的欧洲)建立起了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开放的全球经济秩序,这个秩序准许共同发展与繁荣。冷战结束后,东方集团消失,这种秩序得以推向世界其他地区。出于“我们的”仁慈,我们欢迎中国加入这一秩序,期待它看到光明并成为“我们”的一个化身。而由于好心没好报,它现在开始抢我们的饭碗了。

看来,正是这种说法促使唐纳德•特朗普最近下令,让美国贸易代表决定是否对中国涉嫌剽窃美国知识产权展开调查。与此同时,包括总统助手彼得·纳瓦罗、前国家情报总监丹尼斯·布莱尔、前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在内的一些高层人物纷纷撰文表示支持,他们称这一举措来的太迟,中国对知识产权的剽窃让美国经济每年损失6000亿美元,中国必须收手。不过,这些人提出的论据含糊、混乱,甚至有些地方有误导性。

首先,他们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试图解决什么实际问题。他们的第一类要求涉及中国对技术转让、研发本土化和在华企业用户数据实行强制性政策。不难看出企业为什么关心这些,因为那让它们的成本上升,制造了未来的竞争对手,并存在着数据安全风险。不过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从未强迫任何外国公司前来中国境内经营,作为主权国家,它有制定当地规则的合法权利。对于外国企业,这些措施属于浮士德式交易,使它们能以较低成本进行生产,从而大幅增加利润,或者能让它们打进一个飞速增长的庞大市场。各国政府也是同谋,因为在中产阶级工资徘徊不前之际,中国生产成本的低廉人为提升了他们的生活水准和购买力。遗憾的是,这种模式到头来不可持续,但不能说中国根据本国利益而不是外国人的要求制定规则是错的。

第二类让人头疼的事情,涉及通过盗版和仿制侵犯知识产权。要知道,中国执行知识产权法的历史并不光彩。不过许多情况下,它在损害外国企业的同时也削弱了中国企业的发展。而且总体上说,中国法院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似乎在逐步向好。在这方面采取任何行动,都只是告诉中国政府他们早已明白的事情。

最后,上述作者指责中国窃取技术、从事工业间谍活动和实施黑客攻击,尤其是布莱尔和亚历山大指出间谍活动针对的是美国武器系统。然而,按照华盛顿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的规范,以国家安全为目的的间谍活动是合法的,虽然不可以拿它来不公平地创造经济利益。如果试图获取隐形战斗机和导弹系统的情报与国家安全无关,哪也想象不出到底会有什么与之有关了。而且,前政府在这方面对中国采取的行动,包括起诉5名解放军军官,似乎已经起了作用。有报告显示,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已经减少,纵然这也许只是中方的战术重组。

就算发起调查是要解决美国相对优势的下降,或抚平美国中产阶级经济上的不安,它也难免给人留下让中国当替罪羊比反思华盛顿的错误更加容易的印象,这些错误包括未能利用贸易带来的更多财富舒缓对受贸易影响人群的冲击,未能有效监管金融部门,以及发动所费不菲的军事冲突等。看看另外一方的论点也可能有益。中国对“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的解读疑神疑鬼,但也并非完全错误,对经济强国来说,它就是一个输送自身利益的工具,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丢在一旁。如果美国出于政治原因认为违反WTO规则为民用飞机部门和跨境博彩服务提供补贴是适当的,那中国为何不能这么做呢?(沾沾自喜的欧洲人也许注意到欧洲也正是这么做的,例如对待进口的含激素牛肉,以及再次为民用航空业提供补贴)。

一个更加冷嘲热讽但并非一无是处的论点是,虽然美国今天也许认为自己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财富转移,但实际上它过去也曾得益于类似的行为。19世纪,查尔斯·狄更斯来到北美,希望阻止其作品盗版的泛滥。好莱坞在西海岸发展,就是为了躲避爱迪生要求实施专利权。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无论是困境中的英国自愿转让,还是赦免并雇用德国、日本科学家或利用他们的数据,都成为获取技术的天赐良机。是什么让英国人成批偷走茶树以及加工技巧,以便减少对华贸易逆差,帮助扩大他们在印度的殖民地?从中国人的角度看,美国人是要踢开他们晋级的梯子。

以上并不是说,要否认中国经济监管和国际贸易行为给外国企业和政府带来了大量合理的担忧。但必须认识到这种措施(实际上是对有可能实施的调查展开调查)除了虚耗本来可以更好地用在别处的政治资本以外,不会有任何的作用。相反,为有效与中国接触,更富有成效的做法或许是:

(1) 明白中国没有义务(也没有意向)延续美国的经济优势,相反它将按照自己的利益行事。

(2) 解决具体问题,最好是抓住中国作出承诺而又不履行承诺的实例。目前在各种知识产权指控上的含糊不清都是弄巧成拙。

(3) 准备好有形的大棒和胡萝卜。中国不会因为外国人提出要求而制定或改变政策,但我们有可能影响它的成本收益计算,或找出与我们持相同观点的国内行为体。还必须包括退出这一选项,尤其对企业来说。

更具体地说,就知识产权而言,在政府进行调查的同时,企业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一个健全的公司知识产权战略,应当包括企业与中方经营伙伴或人员的保密协议、周密的知识产权注册与文档化规程,以及对侵权者展开积极诉讼。对工作人员进行网络安全培训和采取其他形式的黑客攻击防护措施都是公司良好管理的关键组成部分,不仅对知识产权,对敏感的商业信息来说亦是如此。而最重要的恐怕是企业必须不断创新。知识产权只是企业成功的要素之一,产品质量、维护与支持、品牌、不断改进提高,这些至少对保持企业的领先地位来说都是同等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