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上海合作组织扩容意味着什么?

2017-06-27
S1.jpg

6月9日,上海合作组织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峰会,正式批准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至此,这个由中国、俄罗斯及中亚四国发起并走过16年的区域安全及经济合作组织,完成规模庞大的首次扩容。

吸纳印巴加入,是一次改变世界地缘和经济格局的重大举动,上合八国将成为立足欧亚、影响全球的庞大区域组织:合计国土面积达到3396.5万平方公里,约为欧亚大陆五分之四;总人口超过31亿,约占世界总数的44%;GDP总量达15万亿美元,超过全球总量的24%。

通过这次扩容,上合实现了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战略横跨。然而,这并非上合扩容的最后边界,印巴后面的候选国和意向参与者已排成队。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这次峰会上表示,上合正在变成世界的重心之一,也是当前世界秩序的根基之一。上合相关成员国领导也认为,此次扩容将为下一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那么问题来了,向西扩展到哪里,才是上合的合理终点和最佳边界?从欧亚地缘关系看,最急切盼望加入上合的伊朗和土耳其,已足够让八国上合反复盘算利弊得失;从全球力量格局看,北约向东,上合向西,两大力量的对冲将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同样需要仔细权衡。

上合成员国代表皆大欢喜地在阿斯塔纳举杯庆贺扩编成功的同时,波斯湾水域陷入惊涛骇浪,由沙特和埃及等国发起的“断交风暴”正在残酷地席卷半岛小国卡塔尔。这场罕见的窝里斗表面是由卡塔尔容留穆斯林兄弟会等所谓“恐怖组织”而引起,实则要截断卡塔尔与伊朗的亲密关系。

自1979年建立伊斯兰共和国以来,由于输出包括反对世袭制、反对王权、反对资本主义及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等内容的“霍梅尼主义”,以波斯人为主体民族并作为伊斯兰教什叶派大本营的伊朗,成为沙特等周边阿拉伯君主国的战略对手,并扮演起逊尼派占据主导力量的伊斯兰世界的宗派挑战者,催生了六个阿拉伯君主国抱团取暖的区域一体化组织海湾合作委员会(GCC)。

两大阵营的博弈随着2003年萨达姆政权垮台,以及2011年“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地缘海啸而在整个中东迅速扩大,以伊朗为中心,以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政府及也门胡塞武装为盟友的“什叶派之弧”在俄罗斯支持下快速崛起,不仅与沙特等对手直接在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三大热战场展开直接博弈,其势能也波及各君主国的内部稳定。

这次来自波斯湾东岸多国对卡塔尔的舆论、外交和经济绞杀,是继沙特和埃及等国将埃及穆兄会、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标定为“恐怖组织”之后的深度清理门户,是以摊牌方式逼迫这些阿拉伯阵营的力量同伊朗彻底切割,是两大阵营传统博弈的现实演绎,也是地缘斗争的连环套之一。

五个伊斯兰大国的恩怨同时聚集在卡塔尔,足以让读者晕菜蒙圈,也足以让我们对上合继续西扩特别是将伊朗和土耳其纳入其中,保持足够清醒和慎重。单从国土面积、人口数量、自然资源、经济发展和文化影响力等维度看,吸纳伊朗和土耳其对上合都是利好,无疑将扩大这个区域安全组织的综合实力和话语权,然而,这对单一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又恰恰是襟连“五海三洲”的十字路口大户,吸纳它们加入必须考虑到长远的外溢效应。

从平衡的角度看,参照印巴同时加入模式,如果在吸纳伊朗后邀请GCC成员加入上合,地跨亚非的另一个大国埃及怎么办?如果邀请埃及加入,是否意味着上合还要逐步纳入马格里布地区进而最终将西部边界推至大西洋?将伊朗、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都纳入上合,能解决长达70年的中东争端吗?

土耳其的战略地位和麻烦不在伊朗之下,它既是早期北约成员,又是苦恋欧盟的亚洲国家,堪称北约和欧盟东扩进程在地中海的前哨。然而,接纳土耳其意味着上合不仅将整个西亚纳入囊中,而且意味着开始与巴尔干半岛接壤,深入被欧洲人视为后院的中东腹地,还意味着土耳其将面临双重身份抉择:北约土耳其还是上合土耳其?

从更宏观的层面看,北约一直没有放慢东扩脚步,最新动作是将黑山共和国吸纳为成员;北约也一直没有停止南下势头。如果上合持续扩容,特别是将伊朗、土耳其、亚美尼亚和白俄罗斯等纳入,两大安全集团迎头对进,锋面不仅延长和扩大,而且变得十分复杂。

因此,完成印巴入盟手续后,上合应该暂停扩容考虑,努力消化新的增量问题,并集中精力加强经济互动,确保双引擎保持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