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军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特朗普的假想敌

2017-03-20
S6.jpg

上个月,中国纪念经济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逝世20周年。正是改革开放,让这个国家迅速攀上了全球经济阶梯的顶端。而就在此时,经济开放正面临着威胁。如今,领导美国的是这样一位总统,他相信“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办法就是让美国与世界隔绝。

特别是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可谓咄咄逼人,他声称中国用贸易政策“强暴”美国,包括人为压低人民币的汇率。无论特朗普会采取什么具体措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美国对华经济政策显然将更加强硬,甚至有可能触发一场贸易战。然而,对中国金融政策立场的深度研究显示,中国并不是美国的敌人。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遭遇了遏制人民币持续贬值和给过热的房地产市场降温的迫在眉睫的挑战。这绝非易事,更重要的是,由于当局竭尽全力遏制人民币的贬值,中国的外汇储备快速缩水。

形势如此严峻,以至于一些国际投资者和经济学家建议政府放弃对房价的控制,重点支撑汇率,就像日本、俄罗斯和东南亚国家做过的那样。他们觉得,中国不可以让来之不易的外汇储备付诸东流。

但自从2015年8月人民币与美元局部脱钩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尽力避免用干预手段支撑人民币汇率。随着中国经济不断放缓以及美国持续复苏,人民币汇率在不断下跌。

一些观察人士也许想知道,中国人民银行是否故意允许人民币贬值,以便赶在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很多人预计他会削弱美元)之前加强中国的贸易竞争力。也许是这样,但中国人民银行并没有主动去让人民币贬值。

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美国总统,已经坚挺的美元进一步升值,这使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加大。从2015年夏到去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约15%。随着人们对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预期迅速升高,更多的投资者将资金撤出了中国。

中国人民银行不得不采取更有力的行动遏制人民币下跌。为稳定人们对汇率的预期,它加强了对短期资本流出的管制,同时进一步延续之前人民币与美元脱钩的努力(即从固定中间价制度转变为以市场为基础的一揽子汇率),在人民币参考货币篮子增添了11个币种。至此,中国的汇率风波得到平息,人民币汇率建立起双向波动区间,这是朝人民币汇率机制市场化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中国人民银行在特朗普1月份就职前采取以上措施,适时地让特朗普指控中国操纵汇率变得缺乏事实依据,因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干预是为提振而不是削弱人民币。虽然持续限制短期资本流出可能还是会受到攻击,但这种批评也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长期以来,人们对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管制一直争论不休。几年前,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建议中国开放资本账户,从而消除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关键制度障碍。

但在林毅夫和余永定等知名经济学家看来,中国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对中国风险极大。他们还指出,没有证据证明资本跨国自由流动是经济持续增长的必要条件。

正如近来的经验表明,中国利用合格境外境内机构投资者的可调整配额来管理短期跨国资本流动,仍然是保护汇率和外汇储备的有益手段。作为一个拥有大量储蓄的、金融市场不发达的国家,中国自知必须谨慎行事。

诚然,当中国经济形势需要的时候,当局也曾采取措施减少对资本流动的管制。大约20年前,为吸引外来投资进入制造业领域,为促进出口和经济增长,中国开始允许甚至鼓励经常项目的开放。但直到2008年,为抵销大量资本流入给人民币带来的升值压力,中国的决策者才允许本国企业向海外投资。即使如此,这种投资也需要符合特殊条件。

同样的,2013年中国建立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探索如何便利短期资本流动,满足美国和IMF的金融开放要求。但是,为了减轻可能的金融风险,中国在不断构建其资本项目可兑换监管框架。

中国还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一浩大工程将为亚太及其他地区国家加强贸易投资关系建立有型的和体制性的架构,从而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在当时,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并购受到极大鼓励,其目的是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的过多资本和过剩产能提供出路,就像美国为欧洲战后重建而实施“马歇尔计划”。

邓小平曾经对中国官员说,面对新的挑战要 “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到目前为止中国正是这么做的。中国按照自己的需要和逻辑谨慎地推进金融开放,不管特朗普说什么,这些都不会让中国成为美国的敌人。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rump's Imaginary Enemy(2017-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