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作为“金砖”主席必须推动全球货币改革

2016-10-31

2006年9月,纽约第61届联大会议召开期间,当时的金砖国家外长们举行了他们的首次会议。10年后,该集团(南非加入)已经定位为独立自主新兴大国之间的一个软协约,它们组成了一个相互支持的关系网,致力于协助彼此在国际经济秩序中崛起。2014年7月巴西福塔莱萨金砖领导人会议上,成立了新开发银行(NDB),建立了应急储备安排(CRA)。NDB宣布它的第一笔融资是支持所有5个金砖成员的绿色和可持续项目,它还成功发行了首期绿色金融债券。所有这些,都是金砖国家经济议程迈向制度化的重要步骤。

随着中国将接任轮值主席国,准备带领该集团进入诞生以来的第二个十年,金砖国家必须超越以开发为主的金融定位。金砖要逐渐成为最重要的新兴市场经济论坛,探讨国际货币体系的彻底改革,因为这一体系的架构已不足以应对跨境金融活动形态上、规模上日新月异的变化。

似乎是上世纪20、30年代重现: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动跨境传导着经济动荡,货币秩序无法提供系统性流动管理手段来应对震荡性事件。颇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系统内流动性泛滥,但大量跨境交易中(作为全球GDP一部分的)优质或安全资产却明显短缺。虽然美元仍然是系统中的主要储备资产,但美国当局并没有显示出对缓和资本流动波动的责任感和兴趣,除非发生极端的系统性危机。为新兴市场国家整固全球金融安全网的一些好的想法,如以IMF为中心实现货币互换多边化、美联储与各国央行的互换安排、跨境抵押贷款安排等,都因为美联储不愿承受任何信贷或法律风险而陷入僵局。美联储不愿参与这类行动,是因为不能保证补偿互换交易的潜在损失(而且美联储的使命是国内)。而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也不会允许这类金融资产流向或来自IMF。

在适应当今的资本流动需求方面,IMF的优惠融资安排也没有做到更好。年复一年,IMF提供短期贷款帮助国家克服流动性导致的收支平衡危机这个最初使命,与它的处置能力相差越来越大。

为对抗新型的、资本流动引起的收支平衡危机,欧洲稳定机制(ESM)配备了金融救助工具包,其中包括稳定宏观经济临时贷款、极短期预防性信贷额度、一级或二级市场债券收购,以及为银行直接和间接融资提供贷款与担保。但IMF的关键股东仍以道德风险为借口,拒绝几乎所有这类工具,并推延任何关于损失分担框架的讨论。然而,道德风险并没有阻止IMF的关键股东故意破坏借贷规则,为希腊提供相对于配额来说前所未有的庞大基金计划,在希腊债务交换中创下重组债务规模和债权人合计损失的世界纪录。再有就是,这些股东对雅典戏弄IMF视而不见,任其一边欠债,一边继续还私人债券持有人的钱。

未来短期内,金砖国家应该推动IMF出台“极短期流动性额度”,以便向预审合格国家预支全额获批资金(与偿还能力指标关联),并且不附带任何事后政策条件。金砖国家同时还应转型并扩大其应急储备安排,使之成为一个新兴市场危机预防基金,规模足以抵御EMBI+这类针对债券价格的新兴市场指数的剧烈波动,规避自我实现的市场恐慌。这样做,既可减轻系统性金融威胁,也不必承担迎合任何单一经济体融资需求的道德风险。

中期内,金砖国家的目标应该是在货币体系内着手扩展现有特别提款权(SDR)安排,使之能自动定期发行。它们还应建立起模式,让IMF确保短时间内向央行分配SDR,或在市场压力陡增时向资本市场借钱,为流动性业务融资。同时,还应该考虑发行由IMF提供担保的新主权债,自动收购预审合格国家的二级市场债券,直到成员国面对巨额资本损失就IMF注资达成一致。

作为新近加入SDR俱乐部的有强大外汇储备的新成员,中国人民银行应该支持更广泛地利用IMF“指定机制”,并主动准备人民币与SDR自由互换,承担自己资产负债表的任何贬值风险。这种损失风险是最小的。通常,SDR的价值和利率,要比作为其组成部分的单一国家货币稳定。

长期而言,金砖国家必须努力让IMF的全球货币合作机制回归布雷顿森林构想,成为一个非政治化、由专家而不是股东控制的机构。IMF的危机预防操作应该向着自动、而不是相机性和条件性方向倾斜,也就是类似于央行贴现窗口,能在短期内为可抵押品提供大规模信贷。IMF最大的单一知识产权,即发挥私人资本无法发挥的作用,自它成立日起就没有实现。对此必须加以纠正,通过修订IFM协定书,赋予基金对成员国账户包括资金来源国资本流动明确的管辖权。

促进国际金融稳定如同发展基础设施,是全球性公益。正是IMF孪生机构世界银行在建立基础设施开发基金上的持续不作为,才促成亚投行(AIIB)的创建。中国主办杭州G20峰会期间,国际金融架构(IFA)工作组在中断3年后恢复工作,为IMF发挥危机解决作用做出可行性设计。由于美国不愿或无力在全球金融“后银行中介”时代保证国际金融的稳定,中国作为金砖轮值主席国,也应该建立一个IFA工作组, 让金砖财长和央行行长在2017年9月的厦门金砖峰会上,就IMF在危机预防和系统性流动管理中所扮演的角色拿出一个可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