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马志昂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商业咨询部经理
  • 叶谌珺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商业咨询部研究助理

地点、地点、地点,经济增长取决于你身处何地

2016-06-06

2010年因为中国GDP超越日本,中国成为全球新闻的头条,这也是40年来全球经济序列首次出现变动。不过,就在同一年,中国经济开始显现出增速放缓迹象。

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再次上了全球新闻头条,但这次的关注焦点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增速放缓。关于中国如何适应“新常态”已有大量解读, 尽管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成员企业认为,中国依然是增速快于全球其他地区的优先市场。不过,中国不是铁板一块,不同地区增长模式不同,这意味着新模式正在出现。

中1.jpg

分解

尽管外界对中国经济统计有所怀疑,但6.9%的增速至少反应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整体经济增长率放缓至25年来最低。这种放缓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中国经济规模越来越大,维持年度增长率从数学上来看也变得越来越困难。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6.9%所带来的经济增量,远远大于10年前中国经济增长12%所带来的经济增量。此外,地区经济增速差异揭示出更具意义的图景。三个省和一个直辖市——贵州、西藏、甘肃和重庆——经济增速超过10%,而两个“铁锈带”省份——辽宁和山西——经济增速仅为可怜的3%左右。同时,很多省份,例如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和河南,经济增速稳定在8%左右。

这种差异来自于中国的经济多样性,并且不同地区的增长动力也有所不同。例如,过分依赖传统工业——例如煤炭、重工业,或国有企业控股行业——的省份出现了显著的经济增速下滑。USCBC对政府数据的研究揭示了临近省份的经济增长率是如何,以及为何,出现差异的。

中2.jpg

京津冀

北京-天津-河北(京津冀)是中国北方重要的经济区域,在2014年和2015年这一地区GDP占全国总量的10%左右。长期以来,政策制定者一直在讨论将京津冀整合成为一个更加中心化的大城市区,这就是国家级倡议“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这一构想将利用北京作为科技创新中心和中国政治中心的地位,天津作为高端制造业、航运和金融创新领先者的地位,以及河北作为后勤服务基地的地位,来复兴并创造基于服务业和清洁发展的地区增长引擎。

京津冀三地不同的经济增长水平代表着一体化可能带来的潜在挑战。天津2015年增速达9%,意味着这个城市仍享有相对较高的增速;而北京和河北6.9%和6.8%的增速,意味着转型期更低的经济增速,因为地方政府正在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并关闭和转移高污染产业。

考虑到中国按照十三五规划正在实施的供给侧改革,很难预计这一地区经济增速在未来五年会受何种影响。河北是中国钢产量最高的省份,当地政府在5月初宣布(在公布GDP增速目标前),到2020年河北将削减60%的钢铁产量。和北京和天津的一体化整合,是否能够帮助河北在2016年实现其增长目标,目前仍不确定。

超大城市

除了北京和天津,中国另外两个超大城市——上海和重庆——2015年的经济增速说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在不同地区感受不同。

上海GDP增速在2014年为7%,此后上海就不再设置经济增长目标,这也是中国唯一一个打破这一惯例的省级(直辖市)地方政府。官方统计显示,2015年上海GDP增速为6.9%。当地媒体认为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包括,上海面临不利的全球贸易大环境,转向服务业驱动的经济模式造成的投资增速放缓,以及考虑到资源瓶颈而进行的低附加值制造业产业转移。此外,上海的自身经济规模也意味着,其经济增长率上限将自然放缓。政策制定者今年设定了一个更富弹性的增长目标区间:6.5%-7%。

相反,在过去几年里,重庆的GDP增长速度更快,2014年为10.9%,2015年继续小幅提升至11%。其毗邻四川的地理位置令其可以享受中央政府旨在推动西部发展的政策,例如“一带一路”倡议,以及政府对招商引资的激励措施。

中3.jpg

“铁锈带”省份

经济减速对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的打击尤其巨大。这三个省的经济增速没有一个能达到6.9%的全国经济增速。其中,黑龙江和辽宁经济增速低于其设定的目标,而吉林则勉强达到自己设定的6.5%的增长目标。

这一地区是中国的重工业基地,包括煤炭、铁、钢和铝业。宛如一个迟暮的巨人,中国的重工业基地步履蹒跚,被过时的产业结构和数量巨大的低效、高负债的国有企业所拖累。这些经济问题,加上不断减少的人口(因此导致了疲软的房地产市场),将东北部的中国描绘成了经济减速的象征。

中4.jpg

东部和东南沿海地区

和北方面临困境不同的是,中国五个东部和东南沿海省份2015年的经济增速超过了8%。其中四个省——广东、江苏、山东和浙江——GDP增速达8%和8.5%,而福建经济增速更是达9%。其中两个省份增速未达其2015年目标值。

按照规划,这一地区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沿海区域。一心发展的福建预计明年将跻身中国前十大经济增速最快省份。

中5.jpg

西部核心区

由于中国政策制定者推动西部大开发,因此这一区域省份的经济增速显然和新闻标题里的“减速”描述完全不同。新疆、山西、宁夏、青海、内蒙古、云南和西藏经济增速超过7.7%。按照规划,这些省份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陆地区域,将聚焦深化和中亚、南亚的经济联系。不过,这些省份依然是中国最贫困、人口最稀少的地区,较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更为落后。

中6.jpg

中国中部

中部的六个省份——江西、湖北、安徽、湖南、河南和山西——贡献了全国约20%的GDP,人口占全国的27.3%。

和东南沿海和西部地区不同的是,这些省份鲜有发展规划或经济试验区这样的高调支持性措施。不过,2015年六个省份中有五个都取得了稳定的GDP增速,略高于8.3%,尽管高度依赖煤炭的山西经济增速仅为3.1%。

山西是中国最大的煤炭省,随着聚焦供给侧改革和经济结构转型,山西实施的旨在削减产能的产业结构转型令其经济大受打击。自2014年以来,山西GDP增速被腰斩,2015年全省七家主要国有煤矿企业的总负债额相当于全省GDP。

为了抵消负面影响,地方政府开始以来固定资产投资来稳定经济增长,去年地方数据显示,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超过了本省GDP,接近1.4万亿人民币。

这意味着什么?

尽管全国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黑龙江发生的事不代表四川、广东、福建和上海。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经济情况不同,这反映出中国的经济转型。不同企业增长情况也各不相同,非政府、私营部门和政府、国有企业增长情况有所不同。

总体来看,USCBC成员企业报告了更低的收入增速,这和GDP增速放缓一致。今年一季度地方GDP增长数字展示出了比往年更为暗淡的图景,特别是非常依赖重工业的辽宁省,出现了七年来首次季度经济负增长。但即便在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增速只有5%-6%,中国经济的增量仍相当于两个德国或者四个印度。

考虑到依然存在的市场准入壁垒,以及公平竞争担忧,更好的问题是,美国企业能否充分参与到中国持续的经济增长中去。USCBC董事会“关于美中商业关系优先议题的声明“捕捉到了很多这方面的担忧,并因此制定了该组织全年的游说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