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徐洪才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

建立G20秘书处与“5+1”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机制

2016-04-08

如今,G20的全球经济合作核心功能正面临一系列挑战,例如缺乏权威性与执行力。G20的使命也正从短期应对金融危机转向促进世界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G20第11次领导人峰会将于今年9月在杭州召开,中国应抓住这一特殊机遇,积极引领G20机制转型,在全球治理中扮演更积极主动的角色。

G20.jpg

一方面,由于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各国经济走势和政策严重分化,全球系统性金融风险上升。为避免另一场金融危机,亟待完善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机制。另一方面,现有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机制难以满足全球金融稳定和世界经济健康发展的需要。在财政与货币政策协调方面,G20成员每两年一次对各国财政状况、公共债务和潜在风险进行评估,然而,这一评估体系没有任何约束力。在结构性改革方面,G20成员同样需要加强政策协调。

G20的主要形式是由轮值主席国组织召开相关会议,包括G20国家领导人峰会及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派生形式还包括商业20国集团(B20)会议和智库20国集团(T20)会议等。但协调工作的难度非常大。拟议中的G20秘书处作为常设机构,将负责G20相关会议休会期间各项工作的组织协调。它有助于提高成员国决策过程中沟通与协调的有效性,有助于督促G20会议相关决议的落实,有助于加强G20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合作,有助于避免G20会议议题和风格受每年轮值主席国的过份影响。

基于以上分析,我的建议是:

首先,依托IMF设立G20秘书处。IMF作为二战之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一部分,在协调国际间宏观经济政策方面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IMF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方面扮演了积极角色。而且,它拥有丰富的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经验,十分熟悉多边组织的内部运作。之前的相关会议早有此类呼声,中国作为今年的主席国,提出该议题必然会得到G20成员的拥护。

第二,构建“5+1”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机制。作为IMF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成员的五大经济体,即美国、欧盟、中国、英国和日本,都是对当今世界经济具有系统重要性的经济体。加强五大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无疑有助于有效控制政策变化的负面溢出效应,维护全球金融系统稳定,促进世界经济的强劲、可持续与平衡。所谓“5+1”,即美国、欧元区、中国、日本和英国,再加上IMF。“5+1”将定期开会,内容着重于各自的宏观经济政策,包括财政、货币、外汇、贸易和结构性改革等,目的在于扩大五大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的正面溢出效应,把负面溢出效应减少到最小。

第三,扩大SDR使用范围。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仍以美国为主导,这意味着责任过多集中于美元。这不仅不利于全球金融稳定,而且由于存在特里芬悖论,实际上也不利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在很多情况下,美联储在维护美元币值稳定和国际流动性供求平衡之间经常面临困难选择。提升SDR作为“超主权”货币在国际支付中的地位,将有利于降低国际货币体系风险,增加IMF金融资源。如何扩大SDR的使用?一是修订SDR相关制度,包括定值和发行方式,同时建立和其他货币之间的清算关系;二是扩大SDR在IMF成员国际收支和危机救助中的使用;三是拓宽SDR在国际贸易与投资中作为计价单位的使用范围;四是IMF向成员央行和其他多边开发银行提供SDR贷款,推动SDR在全球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投资中的使用。

为落实这些建议,好的办法是倾听更多声音,为后续行动营造良好气氛。可以由智库组织召开相关主题研讨会,就这些问题展开学术讨论,内容包括组织架构、决策规则、运行机制等。与此同时,中国可以在场外积极与有关方面沟通,力求形成更多共识。然后,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正式提出。最后,在9月份G20领导人峰会上就这一主题形成正式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