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市场拥抱植物性肉类产品

2020-04-10

2019年植物性肉类产业见证了两大新巨头的崛起:Impossible Foods和Beyond Meat。欧美消费者很可能已经在本地超市以及汉堡王和芝士蛋糕工厂等餐厅的菜单上看到过这两个品牌。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两家公司在除香港外的其他中国地区业务有限。其背后的原因预示着中国替代性肉类产业或在未来数年重组。

T-1.jpg
图片来源:Thrillist

对于两家公司而言,由于中国的庞大体量,进入中国的替代性肉类市场是优先选项。Good Food Institute于2019年5月发布的研究显示,中国国内植物性肉类产业的市值接近61亿元人民币(约合9.1亿美元),与前一年相比增长了14.2%。该研究还显示,虽然美国同类市场拥有高达23%的较高增长率,但其总量仅为6.84亿美元。突出的一点在于,该研究中超过90%的中国受访者并不将自己归类为素食主义者或严格素食者,这显示出这些市场份额的增长代表的是公众对植物性肉类消费的整体兴趣增长。此外,中国的肉类产业规模巨大;该国每年消费全世界肉类制品的近1/3。任何希望提高销售额的肉类制品公司都会将目光投向中国。

Good Food Institute 2019年的研究显示,2018年中国植物性肉类产业增长令该行业产值达到近61亿元人民币(约合9.1亿美元)。

T-2.jpg
图片来源:Good Food Institute

对于两家公司而言,要想进入中国市场,存在两个主要障碍。首先是监管层面:作为外国公司,为了得到在中国的销售许可,每家植物性肉类生产商都必须达到一系列的标准。Beyond Meat正计划在2020年年底前开始在中国进行销售,而Impossible Foods由于其公司产品关键配方中含有转基因、酵母基的亚铁血红素,该公司正面临新一轮监管障碍。虽然亚铁血红素已经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批准,但中国对人类食用转基因类产品却有严格限制。这会进一步延缓Impossible Foods进入中国市场,虽然该公司在去年11月上海举办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取得了初步成功。

这些食品巨头要想进入中国市场必须面对的第二个障碍是与本地较小规模中国公司的竞争。虽然Impossible Foods和Beyond Meat一直未在中国实地开展业务,但在进入西方菜单和公众意识的这一年中,它们刺激了中国国内生产商的发展。其中一个例子是总部位于北京的植物性肉类初创企业“珍肉”。虽然该公司成立还不到一年,但它已经募集到约500万元人民币(约合723181美元),并希望在2020年可以再募集200万美元资金。用“珍肉”创始人吕中茗的话讲,与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两家美国大公司相比,虽然它们的体量更大,但他的公司拥有一个优势。吕中茗说,因为“珍肉”是一家中国企业,能更好地适应中国的营商环境,更好地服务于中国人的口味。

T-3.jpg
在上海享用“珍肉”汉堡。图片来源:CNBC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早期风险基金Lever VC是Beyond Meat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该公司2019年向两家中国替代性蛋白质初创企业进行了投资,打赌该产业将在中国持续发展。新一轮注入中国替代性肉类产业的投资理念是基于中国长久以来的肉类替代性传统,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唐朝。此外,在过去几十年中,如Omnipork、齐善食品、鸿昶生物科技(苏州)等中国公司已经在中国国内建立起了欣欣向荣的替代性肉类产品运营。

对于中国而言,持续扩张替代性肉类产业的重要性有多种原因,其中两个重要原因是出于对环境的考虑:如非洲猪瘟等牲畜疾病和气候变化。非洲猪瘟2018年8月在中国爆发,导致该国数百万头生猪被扑杀,猪肉年产量下降2000万吨,2019年猪肉价格暴涨近70%。2020年早期的报告显示,虽然非洲猪瘟已经开始得到控制,但1月初的食品价格通胀指数依然维持在17%的高位,显示疫情爆发的影响依然存在。虽然食品价格通胀指数在未来几个月将持续走高,但其影响传递出了一个更为普遍的信号,即中国65%的肉类消费由猪肉构成,而当非洲猪瘟等疫情爆发时,该国的食品安全将面临巨大威胁。

从环境层面来看,与传统肉类生产相比,植物类肉制品对环境的影响非常小。Impossible Foods称,与生产普通牛肉相比,生产Impossible Foods汉堡的用水量减少87%,用地量减少96%。与由奶牛生产出的牛肉相比,Beyond Meat汉堡的能源消耗减少46%。两种品牌的汉堡与普通汉堡相比,在产生温室气体方面分别减少89%和90%。

T-4.jpg
中国是全球高肉类消费国之一。图片来源:Undark

正如任何重大的全球性议题一样,鉴于中国人口和经济的体量,我们必须考虑动物性肉类与植物性肉类在中国市场扮演的角色。2018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牛肉消费国。由于并非所有肉牛都在中国国内饲养,中国牛肉消费的影响以南美洲生境转化的形式波及到了半个地球之外的地域。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牛肉进口国,其中的大部分来自阿根廷、乌拉圭和巴西。养牛是导致南美洲森林砍伐和生态系统破坏的重要因素。造成南美洲环境问题恶化的另一个主要农产品是大豆。大豆不仅用于直接消费,更常见的是用作猪牛等肉类牲畜的饲料。其结果就是,为了满足国人的肉类消费需求,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

T-5.jpg
巴西亚马逊的大豆种植场。图片来源:WildAid

随着中国成为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最大的牛肉进口国以及巴西和阿根廷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南美急切地想要开拓与中国的农产品贸易前景。然而,如果这种增长不能得到管理与控制,肉类消费将给亚马逊热带雨林和巴西塞拉多林地-热带亚热带草原等南美洲最脆弱的生态系统带来放大性的影响。长此以往,这些脆弱地区的农业生产将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这又将给已经饱受剧烈气候变化影响的南美地区进一步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鉴于中国成为全球气候治理领导者的意愿,加上非洲猪瘟等牲畜疾病给食品安全带来威胁以及高质量肉类替代品的生产趋于增长,中国将从进一步拥抱植物性肉类制品中获益良多。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企业家和老牌植物性肉类生产商也可以乘着当下植物性肉类热潮的东风,利用其本土优势,扩张中国现有的植物性肉类市场,与此同时,外国竞争者在未来一年内也将在中国创制极具吸引力的替代性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