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新冠肺炎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COVID-19政治化加剧美国的风险

2020-03-05

在全世界,新型肺炎(COVID-19)的确诊人数可能在一周之内超过十万。我在2月初的时候曾经预言,新病例的增长速度在中国会逆转,在国际上则会加快。这是新的常态。目前,中国境外的确诊人数已经差不多与一个月前的中国一样了(图1)。

图1 疫情爆发的势头从中国转向中国以外地区

S1-CN.jpg

来源:世卫组织、中国国家卫健委、Difference Group

从最近两个月的疫情情况看,多数观察人士低估了中国的长期韧性,高估了发达经济体防止疫情爆发的能力(图2)。

图2 中国境外确诊病例的流行曲线*

S2-CN.jpg

* 按报告日期和WHO地区划分,截至2020年2月29日中国境外报告的COVID-19确诊病例(N=6567)

来源: 世卫组织

经济情境、早期数据与级别下调

1月中旬过后,我预测了中国受病毒影响的三种可能情形。根据新的证据,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这些情形。

在第一种“类似SARS”的情形下,季度性影响极大,损失巨大,但随后出现反弹。更广泛的影响相对较小,而且是地区性的。在第二种“影响扩大”的情形下,不利影响将至少持续两个季度,疫情影响的范围更广、更严重,并且波及全球经济前景,直到夏天反弹才会出现。在第三种“影响加剧”的情形下,负面损失要严重得多,并给全球经济带来可怕的后果。

IMF最近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降至5.6%,全球经济增速则比预期的3.3%减少0.1个百分点。在中国,只要财政和货币支持足够,中小企业迅速复工,反弹仍然是有可能的。中小企业占全中国就业的4/5以上,占GDP的一半以上。

鉴于国际疫情的现状,IMF对全球的预测恐怕是过于乐观了。最大的问题是,其他受影响的主要经济体——美国、欧盟/英国、日本和最大新兴国家——能不能像中国那样迅速地遏制住疫情。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的制造业活动已经以有记录以来的最快速度收缩,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1月份的50.0下降到35.7,至创纪录低点。服务业的活动也一样。但是,这两方面的骤降是在预料之中的。经济冲击转化为收缩,问题在于冲击过后的反弹力度如何。

在中国,1月时的预测是第一季度失去1.2个百分点,至5%甚至更低,第二季度的反弹将弥补大部分(但不是全部)损失。由于起点较低,3月份的数据可能很高。正是这些第一种情形的假设,使摩根大通作出了大胆预测,认为中国经济第一季度可能会跌到-4%,但第二季度可能升至15%。

IMF最近预计,美国经济的年化增长率将减少0.4个百分点,从2.0%下降到1.6%,不过前提是成功控制住了疫情。

如今,第一种最温和的“类似SARS”情形已经不太可能出现了,但如果中国经济在3月份恢复正常,第二种“影响扩大”情形不是不可避免。无奈,不确定性开始笼罩世界其他地区,这从美国和其他国家市场最近数万亿美元的回调就可见一斑。

更糟糕的是,华盛顿非但没有及时动员对抗病毒,而且试图将中国的疫情政治化。

疫情管理的早期失误

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就是一个例子,证明特朗普内阁试图在贸易战中利用这场危机。1月30日,也就是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订之后,罗斯宣称中国的冠状病毒可以给美国经济带来好处。国务卿蓬佩奥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对这种政治化攻击随声附和,指责北京应该对此次危机负责。

事实上,世卫组织称赞中国政府所采取的历史性遏制措施挽救了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无数人的生命。中国的这些措施如今已成为世界各地的部署蓝图,用以积极动员对抗病毒。

在以往,美国经常为了应对共同的威胁而推动国际合作,如今却不尽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2月4日称,在中国以外的五个世卫组织成员国当中,有三个未能及时提供足够的信息。

美国的记录也说明特朗普政府犯下一系列错误。2月份,第一批美国人从疫情中心武汉撤离,近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一名举报人要求联邦政府提供保护,因为之前她曾投诉,称在接受撤离武汉的美国人时,十多名工作人员缺少控制冠状病毒感染的适当培训,也缺少防护装备。

另外,2月中旬之后,美国国务院表示将用飞机把14名美国人送回国。这些人因为冠状病毒在臭名昭著的“钻石公主”号上被隔离了两个星期。在那次糟糕透顶的隔离中,有705人被感染,6人死亡。尽管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请求将受感染的美国公民留在日本,但蓬佩奥的国务院仍继续它的计划,把感染者和健康人一起送上了飞机。

与此同时,疾控中心还发现送往各州实验室的一部分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存在缺陷。现在的希望,是一周之后美国各州能够开始检测,而使诊断过程加快的本地检测要延迟到3-4周以后。

由于一个“超级传播者”,韩国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3200例,死亡近20人。对于此类疫情,美国也不能幸免,而且美国缺少或者没能充分做到隔离监测和自我隔离。加州的卫生官员在2月中旬后表示,已经要求病毒爆发期间从中国返回的7600人在家中自我隔离。然而,疾控中心并没有追踪每个州有多少从中国回来的人被要求自我隔离,相反,地方卫生部门有权决定采取怎样的隔离措施。

世卫组织在宣布当前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特别表示了对发展中经济体薄弱的卫生保健系统的担心。在两极分化严重的发达经济体,像美国内城区和农村边缘地区的医疗服务体系、大量的监狱人口和养老院,都很难做到免疫。人口老龄化也有可能加剧地方面临的病毒传播问题。

对领导力的挑战

根据世卫组织的最新报告,中国的遏制响应,是在习近平主席及其身边主管人员领导下的一场“真正的全政府、全社会”努力。他们与世卫组织一道,选择采取历史性的措施与COVID-19作斗争,对内团结一致,对外进行合作。

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阿扎未能保住特朗普病毒响应工作负责人的角色,被副总统迈克·彭斯接替。然而,彭斯曾忽视公共卫生健康,他的记录是有争议的。在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期间,他大幅削减公共卫生支出,2010年代初还曾推迟实施针头交换计划,导致该州发生了最严重的艾滋病疫情。

政治行为、利用危机和缺乏协调战胜不了致命病毒的爆发。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所说的,“携手,我们就强大。我们最大的资本是事实、理性和团结”。